成都籍远征军埋骨滇西70年,亲属怀抱家乡土撒在墓前祭奠

李逢春 杨涛 钟晓璐/封面新闻

2017-07-06 14:45

字号
大概74年前的一天,现场前线,身边炮火断续不止,一位年轻的远征军军官在战友的怀里离世。这里是云南怒江两岸,中国军人和日寇在两岸对峙,在这条关乎民族生存的地理屏障前沿,这位军官客死异乡,长眠于此。
几十年后,墓地从一片茂密的玉米地中被发现,尘封的历史由此打开。穿越70多年的碑文斑驳脱色,但铭刻记载却清晰可辨,这是一位为国捐躯的成都籍将士。怒江畔云南施甸县孤山上的墓地,呼唤着他在成都的亲眷族人。在众多志愿者的努力下,通过封面新闻独家报道和寻找,70多年后,我们在成都找到了这位叫简少良的牺牲将士家人。
7月6日中午,简少良的侄儿、弟媳、侄儿媳、侄孙一行4人飞抵云南,这趟70多年后特别的“会面”,成都带来的最特别的礼物,是怀抱一捧成都家乡的土。他们说,要把这捧家乡土撒在简少良的墓前。而因为年事太高,担心旅途劳顿出现状况,唯一健在的同辈、今年已87岁高龄的六弟简绍云临时取消了赴滇行程。
六弟激动未眠,特地嘱咐带来一捧家乡土
6日中午,华西都市报记者抵达昆明机场,随后不久将转机前往保山市,地处怒江东岸的施甸县离保山市不远,大概几十公里。
在机场,记者遇到了专程前往施甸祭拜的简少良亲属一行。这一次,简家原本计划来5个人,除了一直和记者联系的简少良侄子简张红,还有简张红的妻子、9岁儿子和老母亲。“老父亲年纪大了,他虽然本人很想来,但考虑到身体状况,最终他老人家就不亲自来了。”简张红说。
简张红怀里抱着一个瓶子,里面装的是土。“这是专门从老家带的土。”简张红说,此土是在老家崇州大华镇的村里挖的,这是全家去看往大伯最重要的物件,也是老父亲简绍云特地嘱咐的。
老父亲简绍云虽然身体不好,晚年老两口也一直生活很平静,但“消失”70多年的大哥突然有了消息,简绍云生活起了波澜,几十年的很多记忆又重新打开。在家人前往云南的头一晚,简绍云几乎激动未眠,天亮时又反复询问土放好了没有。
按照计划,‪今天下午‬,简绍云一家4口将继续飞往保山,当地政府和志愿者团队将会为他们一家,以及另外几家来自外省的亲属团做好妥善安排。
记忆打开:“大哥去打鬼子,去云南就没消息了”
几天前,华西都市报记者曾到崇州找过简绍云老人,简绍云对大哥的记忆又重新打开,虽然过去70余年,但很多事情他还记得比较清楚。
“我在家排行老六,大哥就叫简绍良(简少良)。”简绍云说。今年87岁的他是家里排行最小的,简少良是排行老大,比他大十几岁。现在,前面的亲人都相继去世,他们这一辈实际上只剩他健在。
这么多年来,简张红不止一次听到老父亲念叨,知道有一个叫简少良的大伯去打日本鬼子,后来就再也没消息了,到底人在哪也不清楚。
“家里人都认为哥哥可能战死了,但我一直惦念着他。”简绍云几十年的念叨,在最近真的寻到了答案。
简少良去当兵的时候,简绍良已经七八岁记事,还记得大哥童年陪伴的片段。“我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跑,让他用枪打鸟。”那时候,简家住在崇州大华镇简家岭一带,简绍云有几个哥哥,后来因为家里穷,包括简少良在内几个兄弟被送到成都水井街学裁缝,谋一个生存的手艺。
根据简绍云的回忆和志愿者及史学专家的对照,基本确定当年简少良应该是被抓壮丁当了兵,走上抗日前线,可能就是在水井街被带走的,最后墓碑名字写的是简少良,而不是绍良,应该是登记的时候为了方便简写所致。
后来,简少良在部队立功升官,简绍云还记得不久后,大哥还回过家一趟,衣着灰色军装,扛着枪。没几天,简绍云一家送别大哥,但令简家人都没想到的是,一去竟成了永别。此后几十年,再无简少良的任何音讯。
拨散历史尘封,碑刻指向成都寻找亲属
简绍云已经不能再记得,具体是哪年一家送别大哥。根据远征军战史的记载对照,或许当年简少良跟随部队开拨到云南怒江前线,也就是他最后长眠的地方。
说到远征军,就不能不提怒江。这条发源于那曲,最后从缅甸流入印度洋的大江,曾对民族抗战有着重要意义,在日寇意图进犯西南,中华民族最危难的那几年,怒江几乎是民族存亡的最后一道地理屏障,中日两军对峙于江两岸。
1942年5月,日军攻陷龙陵县城,连夜占据怒江西岸松山,进逼怒江东岸。怒涛滚滚,为防日军持续进犯,中国军队当机立断炸毁了唯一的通道——惠通桥。之后,凭借怒江天险等因素,中日两军陷入僵持。从1942年5月至1944年5月,两军多次有试探性的袭击,未产生大规模战役。而从简少良的墓碑可看见,他牺牲正是在这期间。
1943年的一天,简少良客死他乡,他的战友在战场周围将他掩埋,得于一个军官身份,而立碑铭记。匆匆掩埋,战友又继续去打仗了。
日寇被击溃,敌人被赶走,硝烟慢慢散去。郁郁葱葱的树木让曾经保家卫国的战场归于平静。
就这样,几十年过去了。直到20多年前,云南施甸县一位叫苏泽锦的当地志愿者,一次偶然的机会走进太平镇乌木村一块玉米地,周围种满1人多高玉米地的深处,她第一次看到了简少良的墓地。它静静地躺在那儿,看不出有祭扫的痕迹。
出于对军人的尊重,她刨开了周围的玉米和坟头杂草,一座墓门残破、充满历史感的远征军墓清晰呈现在眼前。
轻轻拭去碑上泥土,如同拨散历史尘封。“71军、殁于癸未年、成都”等字样,依然清晰可辨。铭刻所载,墓主人是远征军71军87师260团1营3连上士排副成都人简少良,不幸牺牲于此,战友将他埋葬在半山腰上,并立下此碑。苏泽锦回忆说:“我有家人参加过远征军,所以对抗日战争这段历史很感兴趣。”她仔细记下碑文信息,并指向成都,寻找简少良的家属族人。
家乡来人祭拜,“一捧墓地的土,也要专门带回家乡”
因为特殊的地理位置,当年抗击日寇惨烈之战役,滇缅不在少数。苏泽锦说,像简少良这样的墓,在滇西一带有很多,大多都是保家卫国的战士留下,有的只有坟堆。简少良有完整的墓碑,埋没在一片玉米地里,很难引起注意,也碰巧因此而妥善存于至今。由于担心墓地被破坏,她发现后即联系了当地文管所,呼吁村民一同保护。2014年,在多方努力之下,这座远征军孤坟,得以重新修缮,新立了墓门架。
滇缅抗战史专家戈叔亚告诉记者,简少良牺牲之时,中日两军正对峙于怒江两岸。作为远征军71军87师一员的简少良,当年应该与部队驻扎在怒江以西的施甸一带,1942年5月后对峙2年,互有试探性袭击。因此,简少良的牺牲可能性,要么是在敌我交火中阵亡,要么是恶劣艰苦环境中染疾而终,他的战友只能在艰苦的战场前线,在山上就地找一块地给他安葬,能在异乡长眠。
今年6月,从苏泽锦偶寻简少良70多年前墓地开启的寻找简少良亲人活动,通过云南四川两地众多网友和志愿者的一一相传,在本报独家报道并持续努力寻找下,找到简少良尚健在六弟——87岁的简绍云老人及其后人。
“畏惧他太冲动,家人花了一周的时间,一点点告诉他这个消息。”在昆明机场,简张红说到了找到大伯后的细节,这个消息让老父亲包括他在内的每位家人都很激动。虽然这次作为简少良最亲的直系亲属、手足兄弟没能赶来,但他们一家4口到达云南,除了特地从老家村子带来的泥土,明天到施甸县大伯墓地祭拜后,还将带一捧墓地的土,专门带回成都老家,撒到村子里的那条小溪。“70多年了,我们对这种亲情,需要有这么一个仪式感强的过程,把家乡的土带给大伯,让他闻一闻;把墓前的土带回老家,就像带他回家一样的感觉。”
计划:民政部门将出具证明材料
记者联系施甸县委宣传部及相关热心志愿者团队了解到,今天简少良的4位亲属代表按期抵达施甸县后,将和另外两位来自河南的王春泉,来自陕西的郑发平的亲属会合,7日7日当天,将由专车安排前往三位牺牲将士的墓地进行祭奠活动,并举行滇西远征军阵亡将士墓地普查及遗骸寻找活动启动仪式,重走当年的滇缅公路,远眺惠通桥,参观碉堡等战场遗迹。
同时,施甸县民政局将向三位亲属出具证明材料,以便各位亲属向当地民政部门申报烈士。
(原题《成都籍远征军埋骨滇西70年 侄儿怀抱一杯家乡土撒在大伯墓前》)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远征军,简少良

继续阅读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