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8天攀登5200米珠峰大本营,只为在世界之巅做一顿饭

林凡靖

2017-07-07 09:2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同许多年轻人一样,詹姆斯·沙曼也有一个环游世界的梦想,并且正在实现中。不过,他的行李里可没有沙滩装、太阳眼镜和游戏机,而是塞满了锅碗瓢盆。作为一名厨师,詹姆斯·沙曼和他的小伙伴正在执行他们“20个月,20个目的地,20个餐厅”的快闪计划,每个月到一个新城市开一家新餐厅。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他们要考察当地饮食、设定菜单、装修餐厅,最后是一周的经营,之后他们就打包离开,前往下一个目的地。
珠峰大本营是詹姆斯开过的海拔最高的餐厅 本文图均为 One Star House Party图
北京、胡志明市、肯尼亚、孟买、开普敦……光看这些地名,就可以知道他们的食物有多么大相径庭,更毋论语言和文化上的隔阂。但这种未知的新鲜感正是詹姆斯追求的。这名26岁的英国年轻人曾在世界排名第一的丹麦NOMA餐厅供职。但由于生活过于安逸且单调,每天只做一样的事情,他只做了半年就辞职了,转而集合一班志同道合的小伙伴,开始了快闪餐厅计划。从53层的曼谷高层酒店、印度孟买的Airbnb民宿,他们的“一星派对”(One Star House  Party)遍布各处,而其中最夸张的一个地点,就是5200米的珠峰大本营。今年夏天,在走访了8个地点之后,作为一次小小的中途休息,“一星派对”又回到了香港,而8月份他们将启程前往欧洲,在柏林、佛罗伦萨、雷克雅未克和伦敦开出他们的快闪餐厅。
搭本地人的卡车在中国山区寻找辣椒
澎湃新闻:在走过了8个城市后,上个月底“一星派对”又回到了香港。这次你们带来什么新鲜的?
詹姆斯·沙曼:香港是我们开始的地方,对我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就像家一样。这次带回香港的这套菜单就像一份归乡礼物,是我们对过去一年多旅行的一次回顾,它包含8道菜,每一道都是我们在每个目的地的最爱,泰国、尼泊尔、印度、南非等等,你可以一次吃遍半个地球,哈哈!
澎湃新闻:你是怎么开始这个快闪餐馆的计划的?
詹姆斯·沙曼:作为一名厨师,很幸运的一件事便是当我开始自己的职业生涯时,就在世界上一些顶级的餐厅工作。在此期间,我愈来愈发现,食物这件事其实具有很顽固的地域性。要想让一个全新的国家完全接受外来的食物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好的方法其实是去尽量贴近当地,利用本土的食材和烹饪技术,来创造一个新的餐厅。
香港的“一星派对”有种都市的冷酷感
澎湃新闻:你是如何选择目的地的呢?对你来说,这些地方有什么相同点吗?
詹姆斯·沙曼:原则只有一个:这个地方的餐饮是不是有足够多的可以让我们学习的地方。这是一次对美食的追根溯源之旅,那些食材,当它们出现在欧洲的餐桌上和东南亚的菜市场里时,或许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东西,对人们的意义也截然不同。20家只是我们初定的目标,我们还在计划去更多地方。
澎湃新闻:你是如何决定菜单和店铺的位置呢?
詹姆斯·沙曼:很多时候是地点选择了我们,而不是我们选择地点。比如在南非开普敦的餐厅,其实就是我们租借的公寓。当时我们走进那间房子,四处逛了逛,大家对视了一眼,就很有默契地决定餐厅就开在这间公寓里吧!
餐厅的装修也是如此,看看你周围现有的物件,总会找到些许灵感。在韩国,我们的餐厅开在一个农场边,农场里有很多竹子,所以我们就用那些竹子做了桌椅。
就菜单来说,“个人化”是快闪餐厅的最大风格,你能吃到什么,取决于我们在这个城市遇到了什么。我们交谈的每一个农场主、每一个小贩、每一个渔夫也许都会给我们灵感。最后,当你坐在餐桌前开始享用我们准备的晚餐时,听到的不会是一个又一个传说中的历史典故和名人轶事,而是就是发生在当下的,这个城市里最富有活力的人与你最熟悉的食材之间的真实经验。
越南的“一星派对”开在一间家具卖场里
澎湃新闻:到目前为止你最喜欢哪个地方?
詹姆斯·沙曼:香港是我们开始的城市,也是我们在环游了8个城市之后又再度回归的地方,所以对整个团队来说有特殊的意义。不过我个人更喜欢肯尼亚。我们和当地的渔夫一起捕了一整晚的鱼,早饭就吃新鲜的鱼肉和米饭,它们比我至今以来经品尝过的任何高级菜肴都要印象深刻。后来我们在湖中用木头和滚桶建造了一个漂浮的餐厅,模仿渔排的感觉,每天晚上招待38个客人,我们给他们做了烤罗非鱼和羽衣甘蓝,我真喜欢在星空下做菜的感觉!
澎湃新闻:哈哈,这让我想到去年冬天你们把餐厅开上喜马拉雅山的故事,是在尼泊尔吧,最后你们吃什么了?
詹姆斯·沙曼:尼泊尔的那次旅行是我迄今为止最难忘的,我背着7张椅子、半张餐桌,还有一堆杂物,用了整整8天,最后爬上了5200米的海拔高度,真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笑)
像我们在其它地方做的一样,我们从到达加德满都的那天开始就在考虑菜单。喜马拉雅地区的食材可不像你们认为的那么贫瘠,就说蘑菇和莓果吧,海拔每上升五百米,我们都能找到完全不同的,还有牦牛奶酪,味道和工艺也会随着海拔的变化有明显的差异。
我们最终的菜单是尼泊尔/喜马拉雅式的,我们用当地人教授的方法来做南瓜,每晚把南瓜埋进雪里,需要的时候在篝火边再解冻,味道有种特别的清甜。
团员们把餐厅搬上珠峰大本营
珠峰晚餐的食材
澎湃新闻:北京呢?能聊聊你们在北京的餐厅吗?
詹姆斯·沙曼:无论是从历史、技术和流派来说,中国的餐饮都实在太博大精深了。到北京后我们先去了一趟大红门京深海鲜市场,去结识那些摊主,和他们讨价还价。我看到一些很好的皮皮虾和干贝,可以用在菜单里。我们的预算很有限,不过我还蛮会砍价的,差不多能讲下七成的价钱,这个过程也很好玩。
在北京的时候我们还吃到了宫廷奶酪,唔,这个太好吃了,我们打算用它做甜点,就连食器都是现成的——装老北京酸奶的陶瓷瓶。最后我们做了西藏牦牛奶酪,加入了山楂果冻和糖浆。
詹姆斯向当地人学习香料的保存方法
澎湃新闻:在你们的旅行中,有遇见过什么能打动你的关于人和食物之间关系的故事吗?
詹姆斯·沙曼:太多了。在越南胡志明市,我们和摆路边小吃摊的一家人交上了朋友,她们是祖孙三代,从几十年前开始就在这里卖街头小吃,风吹雨打每天出摊。我们和那家人一起生活了整整三天,学做越南菜,试着了解她们的生活。从上班族每天早上要吃的牛肉河粉,到受放学的孩子们欢迎的菜卷炖牛肉,你可以看到她们是如何通过食物连接这个世界的。这个小吃摊不仅是她们谋生的生计,也寄托了她们对人最朴素的祝福与善意。讲真,在世界上任何地方你都学不到那样又地道又家常的越南菜了,除了那时那刻的那个路边摊。
与越南摆路边摊的一家人学习做当地小吃
澎湃新闻:旅行中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詹姆斯·沙曼:你知道吗?通常在每间餐厅开张前那最最混乱、充满压力的一周中,当什么事情都需要决定然而又还没决定的那几天里,突然有一刻,餐厅最后的样子会清晰地出现在我们脑海里。
在走过8个目的地之后,我愈发感觉到,这些餐厅自身是具有力量的,它们出现在某个时间某个地点,完全是自然的选择,我们的作用只是去往正确的方向推动它们。这种感觉很奇妙。
澎湃新闻:在这次快闪项目之后,你有什么新的计划吗?
杰姆斯·沙曼:我们计划与一些餐厅集团合作,为他们在世界各地开店提供咨询和帮助。我们去过不少地方,也了解当地的食材和环境,相信这些经验会对开新店有用。
www.onestarhouseparty.com

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
责任编辑:林凡靖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餐厅、快闪、环游世界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