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章已下线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14

小众边缘其实是有某种先锋性的,使命并不在于等待被主流化,而是为主流探索可能性。您关注到了腐女和耽美和主流化的关系,很好,举个例子,很多人不知道,《琅琊榜》最初连载的时候是耽美小说,后来改成言情的,但是这种基因没怎么大改,所以梅长苏和靖王这对CP才那么动人,女主没什么存在感,因为压根儿就没有女主的事儿。。。是不是很意外?相关资料和论述,请参考我们团队的研究成果,http://mp.weixin.qq.com/s/hlmavDKYXIcmp5zOjTynrg 但是大家在主流的位置只会觉得《琅琊榜》好哇好,新啊新,但是一旦让他讲为什么好为什么新,讲出来的都是主流套话,缺了新的参照系和文化结构。主流所讲的这些套话哪里都适用,为什么偏偏是《琅琊榜》?如果原因在于制作方的话,山影做了那么多所谓的“良心剧”,为什么偏偏是《琅琊榜》?在耽美或者同人这种小众类型里,对于生命历史性别政治这些议题讨论得很先锋。甚至,大家所迷恋的那个梅长苏,可能不是传统体系里能够塑造的。对于主流来说,先锋的探索都是新鲜的经验,其中部分被转化到主流之中,就有巨大的冲击力。所以小众啊边缘啊比主流先锋多了,有自己的位置和使命,大家看到的可能是“主流收编亚文化收编小众的”什么的,其实这个过程中,主流也在学习新的东西一直被改造。或者说,从来就不存在一成不变的主流。小众和边缘文化应该做好自己的事情,让主流来学习,为什么要想着去主流化呢,那不是自求退步了嘛。当然,理想状况不是这样,商业利益驱动,会让很多小众的亚文化的,变成大路货,强行主流化。比如最初有先锋性的后来烂大街的民谣、艺术区……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