瀛寰新谭|迪士尼与“飞虎队”:抗战时中国如何争取美国援助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曹嘉涵

2017-07-08 08: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自“七七事变”抗战全面爆发后,中国对英、德等主要欧洲大国开展的外交行动屡屡受挫。总体上,国民政府对英国的求援活动进展缓慢,中德关系的逐渐恶化也促使德国对华武器援助的数量大幅减少。在此背景下,中国自1938年下半年起开始调整外交方针,决定寻求对美外交的突破。
美国孤立主义氛围的逐渐转变
1938年9月,蒋介石响应美国财政部长摩根索(Henry Morgenthau, Jr.)的提议,派时任国民政府财政部贸易委员会主任委员的陈光甫赴美商谈借款事宜。陈光甫不辱使命,先后与美方达成两笔总额为4500万美元的易货借款。根据双方协议,中国可使用上述借款在美购买军火以外的农工产品,同时按期运送指定数量的桐油与滇锡至美销售,以偿还借款。
陈光甫驻美期间,外交工作开展得异常艰难。美国对华政策始终在维持中国抗战与不激怒日本报复之间反复徘徊,陈光甫之所以能在这样的处境中小有成就,与摩根索的青睐密不可分。摩根索不仅是罗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总统内阁中援华态度最积极的成员,同时他也深深意识到美国自身备战的重要性。当罗斯福面对国会与民间浓重的孤立主义氛围时,他便积极寻求摩根索的支持与合作,摩根索因此也得以向总统施加正面影响。这就为陈光甫对美促成两笔借款提供了难得的机遇。
1940年,欧亚战局发展极为迅速。就在中美达成滇锡借款的当月,由日本扶植的汪精卫傀儡政权在南京建立,美国朝野内部有关加强援华的呼声也日趋高涨。于是,蒋介石趁陈光甫5月回国之际,选派宋子文作为其私人代表赴美,希望进一步打开美国援华的大门。
宋子文 东方IC 资料图
与派陈光甫使美不同,蒋介石从一开始就将宋子文定位为他与罗斯福的直接联络人并授予全权。宋子文抵美之后,很快与美方达成了总价值7500万美元的钨砂、金属借款。值得关注的是,宋子文赴美之时正值罗斯福内阁改组,主张积极备战的史汀生(Henry L. Stimson)与诺克斯(Frank Knox)分别出任陆军部长与海军部长,罗斯福政府的援华氛围因而得到很大加强,罗斯福在获得内阁成员的普遍支持下,开始积极寻求突破由国会主导的孤立主义外交政策。
1941年1月6日,罗斯福发表年度国情咨文,要求国会授权并拨款制造额外的武器与军用物品,提供给那些正在与法西斯力量斗争的国家,并允许这些国家在战后以相应的实物或劳务形式归还。罗斯福的讲话发表后,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倾向于支持总统的态度与立场,认为必须向反侵略国家伸出援助之手。
当年3月,美国国会通过《租借法》(Lend-Lease Act),该法案经罗斯福总统签署后正式成为法律。就在《租借法》正式生效后数日,罗斯福公开声明美国将无条件地即时给予中国租借援助。随后,宋子文迅速行动起来,对白宫展开私人外交攻势。除尽可能抓住时机与罗斯福总统直接会谈租借援华事务外,宋子文还不断向罗斯福的几位亲信幕僚,如霍普金斯(Harry L. Hopkins)、摩根索等人传递信息,从而间接向总统施加影响力。宋子文以及国民政府各部派驻美国的技术人员,也陆续向美方提交了多份租借物资申请单。
1942年3月,美国“飞虎队”队员在昆明机场P-40战斗机前合影。
中国国防供应公司的有限成果
1941年5月,宋子文经过多方游说联络,在华盛顿创办了中国国防供应公司(China Defense Supplies, Inc.),聘请包括罗斯福总统的舅舅德拉诺(Frederick Delano)在内的与美国政要关系密切的人士担任经理人,代表中国向美国政府各部门接洽租借援助事宜。同时,宋子文还将国民政府军政部、航空委员会等机构先前派驻美国采办物资的技术人员统一隶属于该公司管理,从而提高了中国开展美援外交的效率。
有趣的是,中国国防供应公司表面上是一家在美国特拉华州注册的股份制商业公司,但实际却由国民政府独资设立,资本金与日常运营开支均由宋子文主持下的中国银行垫付,因此可以视作中国在海外运营的官方企业,这在当时是非常罕见的。然而,这家企业并不以盈利为目的,其使命在于采用美国人更易接受的方式为中国接洽租借援助。
中国国防供应公司申请租借飞机与武器弹药的工作,在太平洋战争爆发前取得了有限的成果。
首先,由于租借援助计划执行初期美方战争物资产能不足,当时全美上下只有不到15%的工厂投入了战争物资的生产中,导致各受援国租借物资申请计划与实际所得之间出现巨大差异。与此同时,各受援国的需求却与日俱增。受此影响,美国的租借物资一次又一次地陷入供不应求的状态中。
其次,美国始终坚持欧洲优先战略,对援助英国不遗余力。苏德战争爆发后,又不惜将大批租借物资投向苏联。相比之下,美国对亚洲战场的关注程度要低许多,对中国的援助请求一再拖延。
再次,由于美国到中国大后方的运输路线十分漫长,租借物资运抵缅甸仰光往往需要花费一两个月时间,加之连接缅甸和中国云南的滇缅公路运输条件与运输效率极为低下,最后真正到达中国的美国租借物资数量势必又要打上折扣。
迪士尼与“飞虎队”的Logo
除积极接洽租借援助物资外,中国国防供应公司还大力支持着美国志愿航空队(American Volunteer Group, AVG)的建设工作。早在1940年底,中国就已将争取美国飞行员来华作战列入外交议程。
美国租借援华启动后,希望实现更大规模的空军援华计划,即由美国提供作战飞机与飞行人员,逐步帮助中国建立起一支强大的空军。与美方协调之后,宋子文一边着手提出歼击机与轰炸机的申请要求,同时委托美国联洲航空公司招募美国空军志愿人员来华作战。与申请租借飞机的困难相比,空军志愿人员的招募进程显得较为顺利。1941年7月上旬,由110名歼击机飞行员与150名机械师组成的首批美国志愿航空队队员在陈纳德(Claire L. Chennault)的率领下启程离开美国,前往缅甸展开战前训练。
美国志愿航空队在训练过程中,始终面临着零部件补给困难的问题,同时也不断有新的急需的物资采购请求提出。对此,宋子文与中国国防供应公司尽可能通过各种方式予以满足。
宋子文首先要求陈纳德将关于零部件或其他物资的需求直接发往华盛顿,由中国国防供应公司与美国政府协商,在租借法案下安排最佳的购运优先权。太平洋战争爆发前,中国国防供应公司通过租借渠道,为美国志愿航空队申请到Ryan公司生产的PT-22型教练机与P-40歼击机用轮胎、副翼及其他部件。这些物资与招募得来的飞行员、地勤人员一起,由美国总统轮船公司货轮或泛美航空公司(Pan American Airways)的“飞剪号”(Clipper)空中快线运送来华。
除设法从美国向在缅甸活动的志愿航空队提供人员与物资支持外,宋子文还尽力在新加坡、菲律宾等地的英美驻军中寻找可能用于航空队补给的器材。他一面指派时在陈纳德航空队服务的罗斯福远亲艾尔索普(Joseph Alsop)前往马尼拉寻觅机会,一面又致函霍普金斯,希望他能要求菲律宾的美军指挥官迅速协助陈纳德获得所需装备。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志愿航空队飞机机身上的“飞虎”图案也是中国国防供应公司专门请美国迪士尼动画公司设计制作的。迪士尼最初设计的图案包括“猎鹰”与“飞虎”,草图出炉后曾提交宋子文与中国国防供应公司其他成员讨论,结果大家都认为“飞虎”是志愿航空队的最佳象征。随着1941年12月20日美国志愿航空队正式投入对日作战,这支由陈纳德率领的部队逐渐赢得了“飞虎队”的美名,被载入抗战史册。
抗战初年,中国艰苦卓绝御击外侮的努力面临着极为艰难的国际环境。在与主要欧洲国家关系恶化的情况下,中国开启了美援外交的尝试。经过陈光甫、宋子文等人的不懈努力,美国先后向中国提供了易货借款和租借援助。美国的援手有力地支撑了中国抗战,同时,中国的美援外交活动虽困难重重,但也影响了美国战略决策的走向,使其最终加入到对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扩张的反法西斯同盟队伍之中。
(作者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抗日战争,中国,美国,日本

继续阅读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