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半生》:让亦舒的归小说,电视剧的归电视剧

戴桃疆

2017-07-10 07:4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简单地介绍一下主角的故事,其实是无所谓细究国产剧《我的前半生》到底是亦舒的作品,抑或出自末代皇帝溥仪之手的,反正状态都差不多。
溥仪是皇帝,生来养尊处优;亦舒笔下的女主人公子君靠不上娘家,但活得还是要比同时期绝大多数人要好。她不用工作、不辅导孩子、不做家务,也没有烦恼;她喜欢消费贵而无用的东西,和公婆的关系很差,喜欢往娘家搬财搬物;涓生有外遇的事人尽皆知,连她自己十几岁的女儿都气到几个月不同爸爸讲话,她自己却浑然不觉的样子,继续沉浸在消费带来的愉悦中,别人以为她是在报复丈夫,连涓生本人也这样认为,其实不是的。
皇宫里公主一样的日子持续了十三年,子君离了婚但并不惨,前夫给她买了房子,付给她赡养费,孩子们归前夫和后妻照顾。本来就没心没肺的子君持着一副金刚不坏之身从头来过,前夫回头来找她时,她已经有了更好的选择。
亦舒笔下子君的故事原封不动地拍出来,也是免不了要挨观众骂的——子君自始至终都是完整的,是一个随时可以满血复活的人。本来没什么人望,丈夫出轨反而成全了她,叫一些同情心泛滥的人把她送上了道德制高点。想一想都叫人嫉妒、叫人气,绝大多数做不成子君的人都要含着葡萄酸骂上一骂。
电视剧版本的《我的前半生》没照着亦舒的小说拍,骂声当然也没有停。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有点像参照亦舒小说和溥仪传记编撰出的合成体,亦舒小说里不肯发嗲撒娇的子君变成了热衷于穿着翠绿翠绿原谅色衣裳的上海小女人,说话结尾总不会忘记带上“的呀”“好伐”,和那个在得知婚姻大势已去、破镜难圆后说出“不必哭,我会争气,我会站起来”的女人已经没了干系。
马伊俐饰罗子君
喜欢亦舒作品的人纷纷指责电视剧毁掉了原作,犯不上拉上师太的名字给戏贴金、为戏吸睛。
但换个角度来讲,喜欢亦舒作品的人并不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或者说远没有想象中庞大。拍给绝大多数人看的东西,似乎并不在乎一小撮人的声音,哪怕这一小撮人里有作者本尊,哪怕这一小撮人的声音很尖刻。
电视剧的女主角选择马伊俐来演,从选角定下来的那一刻起大概就注定和小说渐行渐远。
马伊俐本人出生在上海,但始终和公众印象中的“上海女性”存在偏差。公众印象中上海女性的典型是张爱玲笔下的白流苏、王安忆笔下的王琦瑶,马伊俐演不了这样的角色。上海女性可以是红玫瑰,也可以是白月光,可以是陈冲,可以是杜鹃,可一旦把面孔换成马伊俐,就变成了蚊子血和白饭粒。
玫瑰、月光哪里是天天都能有、天天都能见的?不如蚊子血和白饭粒在人群中吃得开。马伊俐不是没有演技,但她从外形到气质,再到公众形象,都和亦舒笔下那些输人不输阵的女主角相差甚远。她像是开封后久置的碳酸饮料,别看只差一口气,味道却完全不一样了。
国产剧是拍不出真正生于斯、长于斯的都市独立女性的。一来真正的独立女性不大喜欢给自己加戏,拍出来要么狠、要么蠢,稍不留神就容易滑向二十一世纪狗血玛丽苏战士的边缘;二来是时代虽然倡导女性独立,但独立的概念却是模糊的,众口难调,感情在钢筋水泥结构的都市中早已挤压变形,损失了感情没什么,损失了利益,大家才会同情她。
电视剧里的子君喜欢把利益和感情挂钩,一个重视物质的人很难被归类为天真,她理直气壮的蠢劲和理所应当的愚昧都让这个角色处于一个相对较低的起点,对比吴越饰演的那个柔声细语的职业女性,观众觉得陈俊生(雷佳音饰)离开女主角也在情理之中,但又难免因为女主角的愚蠢而对她产生恻隐之心——人性中同情弱者的心态使然,人们喜欢公开表示对弱者的厌恶和嫌弃,但对象仅针对危害到自身利益的人,罗子君是一线城市里生活在有钱人圈子里的人,她的蠢似乎于大多数人都是无害的。
吴越饰凌玲,雷佳音饰陈俊生
写女性故事的电视剧,低开高走是大趋势。无论是都市情感还是青春偶像,近几年来的趋势莫不如此。比起拔高,依靠制造极低的起点加大落差相对容易一些,当然问题并不比拔高要少。
剧中的罗子君是一个高自尊、低智商的人,放不下架子,脑子不大灵光。即便离婚对于她而言是一个致命的打击,这种打击未必可以刺激大脑的第三次发育。这种设定很难让人对罗子君自立自强后在社会上闯荡出一番名堂抱有期望。
所以,小说中后半程才出场的那个“更好的选择”到了电视剧里一开始就要蹦出来,活跃在女主角身边,为其保驾护航。
靳东饰贺涵
靳东大概已经被都市题材类型化了,一旦角色落户上海,他就成了一个又一个成熟稳重单身都市男,温柔体贴,智趣不凡,在《欢乐颂》里这个角色被唤为“老谭”,到了《我的前半生》里则被唤作“贺涵”。
贺涵其实是沪上老娘舅的一重化身,即便编剧安排他是被唐晶送到好友罗子君身边去的,仍然从人物结构和对话中看出这个角色对于女性友谊、女性世界的关心,按照这样的路数发展下去,一个男人夹在两个女人之间,且这两个女人又是好朋友的故事,彻底将故事从师太笔下的港女传说中解脱出来,成了更为观众熟知的情感纠纷调解节目中的阶段性剧情。
至于国产都市剧里的工作场景,压根不值一提。安排这些场景的主要作用并不是渲染角色,而是为了植入广告,以及提供一场市井老丈母娘大闹单位大堂的上世纪八十年代桥段。
和这些没什么必要较真的工作场景同样令人感到厌倦的还有剧中的那家日式餐馆——“深夜食堂”的概念是不是已经妖魔化了?搞得好像每一个有品位、有经济实力的中国人心里都住着一个冷峻幽默、通晓人情世故、见过人生百态、处于半出家状态日本欧吉桑一样。黄磊版本的《深夜食堂》活该倒闭,不代表陈道明演出来就不是中华土味呀。
陈道明饰老板“老卓”
抛开亦舒不谈,以都市狗血婆婆妈妈剧的标准衡量《我的前半生》,电视剧并不缺看点,也并非不能看,让亦舒的归小说,让电视剧的归电视剧。国产电视剧想好好地讨论什么是爱以及如何去爱,仍然需要等待。影视市场太习惯在封建阶级社会的大背景下讨论男女关系了,太习惯玄幻武侠飞来飞去,既不存在赛先生,也意识不到德先生的存在。
袁泉饰唐晶
人和人之间建立关系,是要以平等、自由为前提的。没有自由、没有平等,而是一个攀附于另一个,是不可能产生真正的爱的。国产剧习惯靠调整社会地位和经济实力上的差距制造或解决人物矛盾冲突,但很少意识到收入并不是自由、平等的等价物,成摞的钱并不能堆出一个独立的人,《我的前半生》不存在独立人格生长的土壤,也没在女主角心中埋下独立人格的种子,女主角成了无根又可以窜天的烟火,在半空中开出灿烂的夏花。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我的前半生

相关推荐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