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调查草根女足现状:俩月没工资不算啥,有球踢就很好了

郑昕、王君宝/新华网

2017-07-08 16:06

字号
新华网天津7月8日消息,头顶有高铁驶过,身旁有致远塔矗立,在天津市火车头体育场展开的第十三届全运会群众比赛笼式足球项目可谓融汇古今。在首日的比赛中,一位挑染金发、酷似贝克汉姆出道时造型的女选手,与其他发型朴素的女孩对照更显独特。来自陕西队的张静踢球已经有十多年,在一群年龄小很多的队友中,她对此次比赛看得尤重,但足球梦中的烦恼也有不少。
与名字的寓意很不相符,张静一直是个并不安静的女孩,特别是对足球的喜爱达到了痴迷的程度。与其他女孩不同,她说自己爱上足球并不是因为帅气的球星或是经典的比赛,而是单纯喜欢在场上奔跑争抢的感觉。“我上中学就踢球,当时在学校哪有女孩踢球啊,但我就是喜欢,大不了就和男孩子一起踢嘛。”
1988年1月出生的张静,如今在西安一家物业公司工作,像任何一位上班族一样两点一线地在城市奔波打拼,运动成了她工作之余仅有的爱好。相比之下,这次代表陕西参加笼式足球项目的女球员中,除她之外都是1995年后生人,还不乏“00后”球员。年近三十的她,自然成了队中的“大姐大”。
“毕竟年龄大,阅历多一些,在队里面大家也都比较尊重我。”虽然话说的很谦虚,但司职前卫的她无论场上场下,都有球队核心与精神领袖的风范。
对于这次比赛,张静特别看重。上半年预赛时就请了一个月的假,如今集训加上来津参赛,她又跟老板开了张为期一个月的请假单。“相当于两个月没有工资和奖金,年终奖也会受到影响。”张静低着头说得很平淡,“但是跟来参赛相比,这些都不算什么。能参加全运会,这个经历是用钱买不到的。”
在她看来,这次比赛之所以珍贵,不仅是能代表陕西出战国家赛事,还有可以多打比赛的兴奋。“毕竟在陕西想和同水平的女足对手们好好踢一场球,实在太难了。”说到这里,她的双眼突然亮了起来。
“陕西虽然民间足球很发达、草根联赛很多,但是踢球的女孩太少了,有的话也组织不起来比赛。”张静也道出了自己的烦恼,“全陕西算的上的民间女足队只有我常去的那一支俱乐部,所以基本每周至少一场的比赛,我们都是和男子踢,虽然也不是一定打不赢,但是毕竟体能上对抗上差了很多,最后我们踢得没意思,他们也踢得没劲头。”
据陕西省足协的李乐透露,这个名叫DGA的女足俱乐部除了本地各行各业的女球迷,还有陕西女足专业队的退役队员,平时聚在一起踢踢球,“但俱乐部其实一共也就20来人,规模不大组织也并不固定”。
“去年这家女足俱乐部和河南的业余球队打了对抗赛,终于算是真刀真枪的对决。但今年还办不办也不好说,毕竟拉一支队外出各项开支就来了,女足的赞助不太好找,特别是草根球员。”他说。
上学时有足球爱好的女孩不少,但走进社会,又有几人能将足球的梦想坚持下去?这是张静的烦恼,她的队友中有不少也存在同样的困惑。陕西队的万璐目前在陕西理工大学上学,她从小学就开始练球,之后进入校园足球圈内知名的留坝县中学,足球梦一直伴随着她。“小时候想着能够成为孙雯那样的球星为国家效力,但是感觉今后想走职业化道路、甚至安安心心地踢球还是不太容易。”
张静说,她们那支俱乐部的全名是“Dream Girl Alive”(足球女孩的梦想长存),当初大家集思广益起这个名字,就是想要致敬那个在绿茵场上自由奔跑的自己。
“踢球的女孩最美丽。”撂下一句话,她踏上绿茵场开始了比赛。
(本文原题为《俩月没工资不算啥 有球踢就很好了——草根女足的生存困惑》)
责任编辑:周子静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女足,草根女足

继续阅读

评论(3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