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思想周报|民粹主义的经济根源;反思性机器人

季寺

2017-07-10 09:4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民粹主义的经济根源
本周马丁·沃尔夫在《金融时报》撰文,认为当前对民粹主义原因的解释存在局限。
为什么西方社会对民粹主义思想的兴趣日益浓厚?这是暂时现象吗?英国退欧和唐纳德·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法国老牌政党的支持率暴跌,意大利“五星运动”(Five Star Movement)崛起,更不用说中欧和东欧威权民粹主义升温了,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这些是重要的问题。
意大利“五星运动”领导人Beppe Grillo参加集会。东方IC 资料
首先,什么是民粹主义者?民粹主义的永恒特点在于它把世界上所有的人分为两种,一种是高尚的人,一种是腐败的精英阶层和带来威胁的外来者。民粹主义者不信任制度,特别是那些制约“人民意愿”的机构,比如法院、独立媒体、官僚机构、财政或货币政策规则。民粹主义者不接受有资历的专家。他们还对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持怀疑态度。
为什么这些思想体系变得更有市场了?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教授罗纳德·英格尔哈特(Ronald Inglehart)和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Harvard Kennedy School)的皮帕·诺里斯(Pippa Norris)认为,年纪较大和受教育水平较低的白人男性对文化变迁(比如移民)作出的反应,比经济不确定性更好地解释了民粹主义崛起。
作者认为,这是真相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的真相。经济现象和文化现象是相互关联的。这项研究认为移民是一种文化变迁。不过,移民也可以被合理地视为一种经济现象。更重要的是,该研究并没有关注近年发生了什么变化。答案是金融危机和随后的经济冲击。这些冲击不仅造成了巨大代价,还损害了人们对金融和政策制定精英的信心,以及这些精英的合法性。“皇帝们”的新衣被证实并不存在。
文化变迁和工人阶级经济地位下降加剧了人们的不满。但金融危机为民粹主义者人气激增打开了大门。
为了评估这一点,作者整理了七国集团(G7)主要经济体外加西班牙的较长期经济变化指标和后危机时代指标。较长期指标包括制造业就业流失、供应链全球化、移民、不平等、失业和劳动参与率。
长期来看,这些经济体中受到最大负面影响的四个国家(依次)是意大利、西班牙、英国和美国。后危机时代受到最大负面影响的国家是西班牙、美国、意大利和英国。德国是受危机影响最小的国家,加拿大和日本与德国接近。
并不令人意外的是,加拿大、德国和日本基本上对后危机时代民粹主义升温免疫,而美国、英国、意大利和西班牙受民粹主义影响较大,尽管后两个国家相对成功地遏制住了民粹主义。
很多西方民主大国经历的政治动荡在一定程度上是金融危机的又一个后遗症。随着经济复苏、冲击减弱,金融危机引发的愤怒和失望可能也会消退。随着时间推移,对民主体制正常运转不可或缺的机构(例如立法机关、官僚机构、法院、媒体、甚至政客)可能重获信任。银行家甚至可能会发现自己颇受欢迎。
不过,这种乐观遇到了两大障碍。第一个障碍是过去政治愚蠢之举的结果仍未充分显现。英国脱离欧盟仍然处于进程中,结果难料。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也是一样。美国放弃领导地位是一起潜在毁灭性的事件。
第二个障碍是,文化和经济脆弱性的一些长期源头仍然存在,包括高度不平等和美国的壮年工作者劳动参与率较低。同样的,需要保持较高移民水平的压力继续存在,尤其是老龄化带来的财政压力也可能增加。出于上述所有原因,民粹主义愤怒很可能继续存在。

性机器人:由性幻想驱动的创新不是一场革命
本周,苏珊·摩尔《卫报》发表文章,反思当前出现的性机器人。
今天,人们正处于另一场性革命之中,新的理想女人将成为一个机器人:逼真的娃娃,感觉真实,还能传达她们的“需求”。负责的机器人基金会(Foundation for Responsible Robotics)的一份报告的表示,性机器人可以为那些难以保持亲密关系的人们提供帮助:护理人员,痴呆症患者,残疾人士。这可能是一个崇高的想法,即人们接受每个人都享有作为人权的性的权利。但实际上,那些制造性机器人的人是模仿了男人要买的女人。
当地时间2017年3月26日,西班牙巴塞罗那,纳米技术与电子工程师Sergi Santos与他发明的带人工智能的性爱机器人。东方IC 资料
有人认为这些机器人娃娃将有助于阻止女孩被贩卖进入性工作。其他人则认为,如果机器人开始接近意识,那么这些自动的性工作者也应该享有一定的权利。对这一议题,可以进行各种伦理讨论,但应该记住的一点是,性别机器人不是在中性世界中创造的,而是从一个划分了性别的世界中被创造的。
事实上,关于自动化和技术的许多激动人心的讨论完全忽视了性别。经常看到人们在说20年内,40%至50%的工作将自动化。这是全民基本收入的论点之一。但这些工作指的是谁的工作?谁来做保育?休闲娱乐也全面自动化时会发生什么?会不会只是意味着男人花更多的时间满足他们的机器人性工作者?
质疑这些问题,并不意味着就是反技术的。女性主义者如唐娜·哈拉维(Donna Haraway)长期以来一直关注着cyborg的巨大潜质。她看到它们的创造如何使我们重新思考身份和自我的本质。我们已经如此迷恋与机器发生性关系的技术。到2020年,韩国的目标是让每个房子都有机器人。日本销售性玩偶,各种流行文化鼓励通过科技实现亲密接触,而不是人与人之间的连结。
然而,有一条线,即使是最自由主义的人也不想越过。似乎没有人喜欢看起来像孩子的性玩偶。机器人可以“帮助”恋童癖的论据仍然是可疑的,禁止这些事情需要国际合作,比如发生过这样的事,从日本购买了一个小孩娃娃的老板被控在加拿大拥有儿童色情制品。
作者认为,这是问题所在:如果不能用小孩的复制品,为什么要用成年女性的复制品呢?因为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满足男性性需求是有利可图的,不可避免的,而这种想法已经被接受了。这是关于男性欲望特权的更大的文化问题的一部分。由手淫幻想驱动的技术无法增强女性的生活,一个真正的革命将是由一套不同人群的“需求”一起驱动的技术。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际思想周报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