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不着|去看看《搜神记》吧,比什么81号有意思多了

张彰

2017-07-11 22:0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如果你“不想睡”或者“睡不着”,欢迎继续阅读。
这里或许有个文艺片,这里或许有个恐怖片。不知道你会闷到睡着,还是吓得更睡不着。
今晚聊聊民间传说里鬼宅“闹鬼”,都会出现在房子的哪个角落。

随着《京城81号》系列电影上映,北京朝阳门内大街81号院已被手机地图标注为“风景名胜”。
据说,京城81号真的存在,就是现在的朝阳门内大街81号院。这里是华北协和话语学校 (North China Union Language School)的原址,曾经是语言训练中心,每一个在晚上来到这里的学子都能听到一个声音,单调而生硬的重复着:“abandon,abandon,aba……”
朝阳门内大街81号已成为许多夜游北京之人壮胆必游的所在。楼内现有住户,可别被突然出现的人影吓到。 图片提供:孔鲤。
后半部分是我从京师大学堂借的。据说81号院这两栋小洋楼闹鬼,是因为一位军官太太上吊自杀,但81号院的产权单位天主教爱国委员会的负责人说,这里曾经是一位比利时老太太的私宅,并没有住过什么军官和其太太。
《京城81号2》海报。
上吊,洋楼,鬼。这是一个民国范儿的故事。在古代,房宅之中闹鬼,并不这样。这些好朋友们,又会出现在房子的哪个角落呢?
厕所
从《搜神记》开始,文本中的灵异故事就多次将演出场景选在了厕所里,演出了一幕幕味道浓郁的悲喜剧。
《搜神记》,中华书局版封面。
东汉末年。胡母班是泰山人,泰山府君托他给嫁作河伯妇的女儿带封信。信送到了,胡母班返回家乡。路过泰山时,想起送信之事还没有回禀,就去泰山府君处回了话。此时,他做了一件改变命运的大事——上厕所。
正在小雨滴沥之时,“忽见其父着械徒作,此辈数百人。”原来是胡父死后,被泰山府君留下当差三年,今第二年,苦不堪言,胡母班代为求情,泰山府君才将胡父放归里社,算是魂归故里吧。
在中土的地域观念形成之前,泰山府君就是灵魂世界的最高统治者,胡母班在他的府中上了一个厕所,解救了自己的父亲,一场奇遇。
这个故事还有后续,胡母班回家后不久,自己的孩子就全死了,原来他的父亲回归里社后,想念孙子,就经常偷偷跑回家看,结果全吓死了。
东晋。鄢陵庾亮有一次上厕所,忽见其中有一怪物,样子像方相那样凶狠可怕,两只眼睛闪着赤光,慢慢从土中冒了出来。庾亮胆子不小,挽起袖子,一拳砸了过去,挨了打,这怪物又缩回地里去,庾亮就病了。
术士戴洋说:“这是以前苏峻作乱时候的事,你在白石的祠庙里祈神赐福,许愿用牛报祭,后来一直没有还愿,所以被这个鬼怪惩罚,无法解救。”第二年,庾亮果然病逝。
庾亮把持朝政时,手下无将可用,因此执意招历阳内史苏峻进京,结果苏峻和祖约以讨伐庾亮之名进攻建康,成立了一个短命小朝廷,要不是陶侃及时平叛,恐怕庾亮那时就死了。现实中庾亮就是病死的。
而这整件事中最古怪的,其实是戴洋。据说这位道爷十二岁时死了,五天后又复活了,对大家说:“死时,天使其酒藏吏授符箓,给吏从幡麾,将上蓬莱、昆仑、积石、太室、庐、衡等山,既而遣归。”谁知道庾亮是不是戴洋咒死的。
床底下
到东晋元年太兴年间,吴郡太守张懋听见书房床下有狗叫声,仔细搜寻,并没有看见哈士奇。紧接着地土掀开,露出两只小狗来,张懋把小狗抱出来,好生喂养,可惜没有养活。
按照晋惠帝元康中吴郡娄县怀瑶家的例子来看,没有养活的原因很可能是抱离了土地。据说这种犬叫“犀犬”或“地狼”,最大的特点是它如果呆在哪一家的地下,哪一家就有富贵荣华,如果离开了,也不会有什么祸事,尸子就很有爱心地说不要把这样的哈士奇当作“鬼神而怪之”。
但问题是,张懋把它养死了。过了没多久,张懋被沈充杀了。
谢迁造反时,学使王七襄家成了贼窝子。官兵破城后,扫荡群贼,王七襄家血满庭阶。等事情平息了,王七襄回到家,打扫干净,这才住下。到了晚上,看见床下磷火乱飞,听见墙角如有鬼哭,很是恐怖。
有一天,有一位叫王皡迪的书生借住,晚上听见床底下有窸窣之声:“皡迪!皡迪!我死得好苦呀!”紧接着哭了起来,一鬼哭百鬼哭,一时满园悲啼不住。
王七襄没有办法,只好设了水陆道场,请僧道念经超度,夜里又做好了饭抛撒在院子里放焰口,院子里处处磷火。先前一位给王七襄看门的下人,此时已经病入膏肓,昏迷数日了,这一晚忽然就坐了起来,他老婆一看很高兴,就打算叫外卖庆祝一下。他说,我不饿,刚才在王老爷家院子里已经吃过了。
这两件鬼事都不算恐怖,还有更“温馨”的呢。
三国东吴人倪彦思,家住在嘉兴县西叫埏里的地方,他家进了鬼魅。鬼魅能吃能说,除了看不见并无异常。他的婢女有人私下议论主人,他还帮着制止。请了道士来抓他,他不是把草粪扣在供品上,就是把夜壶挂在道士背上,谁拿他也没辙。
倪彦思和他老婆在被窝里说悄悄话,鬼魅就在床底下听着,听到说到他了,就跑出来恶作剧,猛晃房梁,把所有人都赶到院子里,让他们深情地对彼此说,“你看,今夜的月色多美。”
这位鬼魅在倪家待了三年,什么出格的事也没干。后来自己走了,谁也不知道他的去向。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床底下都这么“温馨”。《聊斋志异》里面写,举人苏贞下的祖父睡午觉的时候,看见一个人头从地下冒了出来,有能盛五斗米的斛那么大,在床底下旋转不止,当场被吓死了。
蒲松林觉得这是个预兆,后来苏举人的叔祖搞不正当男女关系被杀了,根源就在这颗头上。一颗大头不停在床底下旋转,意味着什么?
我在《搜神记》里找到了这颗头的来历。传说秦朝时南方有“落头民”,头能飞。将军朱桓的一个婢女就是这个部落的,每天晚上躺下后,头从狗洞,从天窗出入,耳朵就是翅膀,忽闪忽闪。旁人奇怪,晚上去看她的身体,不过微冷,手伸进去摸摸肺,气息还在。当时南征的大将,经常见到“落头民”,还有趁头飞走拿铜盘盖住腔子的,头回不到原处,人就死了。
一颗成了精的“落头民”的头,在床底下猛转,我猜他是要提醒苏举人的叔祖,不要飞向别人的床。
屋顶
屋顶之上多怪事。
吴猛,濮阳人,吴国西安令。吴猛得到丁义真传,得授神方,又得秘法神符,道术很厉害。有一次遇到大风,他写了一张符扔在屋顶上,有青乌来衔了去,风就停了。有人问为什么,他答道:“南湖有艘船,遇到了大风浪,船中的道士向我求救。”
这位叫吴猛的神人,不知道和摩西有什么亲戚关系。他和弟子回豫章的时候,江水大急,无法渡过。只见猛“以手中白羽扇画江水,横流,遂成陆路,徐行而过,过讫,水复”。
《夷坚志》四卷本,中华书局版。
《夷坚志》写,有一个客人在端午日到一户农民家里去讨杯水喝。正好碰到这家人都外出割麦子了,就在门口等。忽然听到屋侧有怪声,移步去看,时一条蛇爬在屋顶上,头垂在檐间,将血滴入盆中。
这位客人以为是这家人存心不良,用蛇毒来害人,一颗见义勇为的心就按捺不住了。他将蛇血都放置在这家盛菜汁的瓮内,就跑到邻居家吃饭去了。这家人扛着麦子回来,又渴又困,全都跑到厨房去喝菜汁。等这位客人吃完饭又来看时,全家死透透了。
看吧,屋顶之上容易见鬼吧。屋顶具有开放性,所以总是出现天降横祸的事,但有时这祸看起来挺好吃的。
我最喜欢的一个跟屋顶有关的鬼故事,是《阅微草堂笔记》中的。李又聃先生说,雍正末年东光城内,忽然有一夜家犬吠不止,所有人都跑出来看究竟。只见月下一人,长发及腰,蓑衣麻带,手中提了个大口袋,从中传出千百只鹅鸭的叫声。
这位仁兄就这副造型挺立在屋脊上,过一会儿又跑去另一家。第二天,他站过屋顶的那家院子里,就会又两三只鹅鸭被从屋檐丢下,有人好奇,煮了来吃,味道不错,没有异样,都不知道这位仁兄免费送鹅鸭是哪个社区搞的献爱心活动。
后来得到鹅鸭的人家,每家都死了人。纪晓岚一连提出了几个问题,直指整件事的荒谬性:“顾自古及今,遭丧者恒河沙数,何以独示兆于是夜。是夜之中,何以独示兆于数家,其示兆皆掷以鹅鸭,又义何所取?鬼神之故,有可知有不可知,存而不论可矣。”这就是命运吧。
以上,就是古代人家中最容易见鬼的三个地方,只要保护住了这三处的平安,还有院子、水井、房梁、狗洞、厨房……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真的,都去看看《搜神记》吧,比什么76号、81号有意思多了。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睡不着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