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岁贵州镇宁女子寻亲:得知自己从小被抱养,见到两对父母

李坚/贵州都市报

2017-07-10 15:06

字号
“爸爸妈妈,对不起,我现在才回来。”7月8日,在安顺市镇宁县扁担山乡夜郎洞村子里,11岁时走失的女孩杨仕丽,在15年后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亲人。面对视如己出的养父母,杨仕丽愧疚又自责。
如今回到家后,杨仕丽又急着赶往亲生父母家,是一位素未谋面的远房亲戚,她“就是想知道,当年他们为什么不要我”。
当年 “都是我调皮”
7月8日,在夜郎洞的村头,站满了焦急等待的一群村民。
“来了,拿着鲜花的就是我们家姑娘。”宝贝回家志愿者的车队刚刚抵达村里,焦急的杨远怀就在车里寻找自己的女儿。这个不善言辞的老汉,叫人在村头噼噼啪啪地放了几分钟的鞭炮,用这个布依族小山村的传统仪式,欢迎自己的女儿回家。
“爸爸妈妈,对不起,我现在才回来。”见到自己年迈的父母,杨仕丽一下子就哇地哭了出来,和父母抱在一起。
在夜郎洞村主任的回忆里,杨仕丽是在2002年6月份走丢的,当时她与村里的小姐妹王天敏和王芬三人一起丢失,当时村里很多人都去帮忙找来,但是都毫无音讯。
“都是我调皮,才会这么多年回不了家。”杨仕丽说,那个时候她们三个人都有亲戚在云南曲靖收废品,因为长期离开父母,都想去云南见自己的父母一面,于是结伴而行逃学去云南,但是因为太年幼,三人坐错车到了重庆,最后被三个家庭分别收养。
杨仕丽最后在一个罗姓人家落脚,并改名罗利,但是养父母都是做生意的,杨仕丽在重庆只上了一个学期的学,就跟着自己的父母照看家里,最后不仅没能继续上学,连身份证都没有。
十多年双方都无消息
对于杨远怀来说,女儿丢了就像天塌了一样。“小时候特别的乖巧听话,在家里就帮着带我的孙子,现在孩子们都记得他们还有一个孃孃(姑姑)。”
杨远怀说,远在云南的他们听说此事后,便马不停蹄地赶回家来。“把家里的牛卖了7000多块钱,拿着当路费去找她,找了一个月钱花完了人却没有音讯。”
而另外一边,走失的杨仕丽曾经到重庆的公安部门寻求帮助,但是她错误地把自己记成是云南人,公安部门和她本人一直在云南方向寻找,也多次采集了DNA,可始终没有任何音讯。
直到2016年,王天敏和王芬两人通过宝贝回家志愿者采集DNA后,都先后找到了自己在镇宁的亲人。“唯独就是没有我女儿的消息,那个时候我们都快急疯了。”杨远怀说。
细心警察帮忙找到亲人
后来,宝贝回家志愿者“贵州山哥”听说杨远怀寻亲信息后,主动找到杨远怀询问详细情况,才了解到一个很关键的事实:杨仕丽居然是被抱养来的。
经过辗转联系,“贵州山哥”找到了杨仕丽的亲生父母,并带他们到公安部门采血。同时,志愿者也把寻亲信息发布在网络上。
事情的转机出现在了2017年初,此时的杨仕丽嫁到了遵义赤水市,考虑到出门在外没有身份证不行,就再次来到她养母家所在的重庆永川的何埂派出所,要求派出所给她办个身份证。
杨仕丽说,接待她的吕警官听完她的经历后,吕警官在网络上找到了寻找杨仕丽的帖子,同时联系同在永川辖区的失踪并找到亲人的王天敏、王芬以及镇宁扁担山乡派出所分别核实情况,最后核实,罗利和杨仕丽就是一个人。
由于不识字和担心再次走错方向,杨仕丽虽然多次想回镇宁老家都没能成行,最后在宝贝回家志愿者和贵阳神马专车的帮助下,从赤水乘坐专车回到镇宁扁担山老家。于是上演了开头的感人一幕。
见到亲生父母一面
“如果不是二老亲口告诉我,我都不知道自己会是抱养来的。”杨仕丽说。
“我还想当面见见我的亲生父母,问一下她们当年为何丢了我。”杨仕丽心里一直都在默默地想着这个事情,在征得了两方父母的同意后,派出所民警领着杨仕丽前往其亲生父母家。
原来,杨仕丽的亲生父亲姓吴,和养父杨家是亲戚关系,当年杨仕丽生下不足半岁,就悄悄地被送到了养父母家,吴家周边很多邻居都不知道杨仕丽的存在。
“我们那个时候家庭困难,养不活她。”杨仕丽的亲生母亲说。
26岁的杨仕丽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的第一眼,是一位六旬老人佝偻着背背着背篼忙完农活回家的场景,看到母亲艰辛的一幕,善良的她似乎理解了她们当初迫不得已送出去的举动。“现在我已经不怪她们了,她们当年也是迫不得已。”
“我在镇宁有两个爸爸和两个妈妈,有机会一定要与她们逛逛就在家门口的黄果树,还要接她们到赤水我家去耍。”杨仕丽说,她相信这中间缺失的10多年亲情,以后一定会补回来。 
(原标题为《回家认亲,见到两个爸爸妈妈》)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寻亲

继续阅读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