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一大学生用28名同学信息网贷40多万失联,本息超百万

红星新闻

2017-07-10 21:39

字号
校园贷乱象频出
红星新闻微信公号7月10日报道,贵州某大学的学生邹勇,用自己的身份信息帮助同学秦某在网贷平台上贷了37000元后,没多久秦某人间蒸发,由此欠下的几万元债务就落在了他的头上。
后来他发现,除了自己,还有27人也用身份信息给秦某贷了款。
而秦某利用这28人的身份信息一共贷了40多万。如今由于没有按时还款,这笔贷款利滚利本息已高达100多万。
秦某究竟挖了怎样的“坑”,让这群在校大学生甘愿往下跳?近日,红星新闻记者进行了调查。
从“实在人”变成“有钱人”,租车租房请同学吃饭
秦某是贵州省织金县人,家庭条件并不富裕。2014年高考后,他被贵州某大学录取,这是一所三本院校。
邹勇是秦某的大学同学兼室友,刚来读书时,秦某给他的第一印象是“实在”。
“大家出去玩,经常会打车,而他则选择坐大巴车。”邹勇说,来这里读书的,多数都是家庭条件比较好的,很少看到像他这样节约的。
不过,秦某很快就变成“有钱人”了。
秦某所写欠条 来源:贵阳晚报
2015年初,秦某无意间接触到一个校园网贷平台,在交了8000元保证金后,他顺利成为该公司在贵州的代理人。
成为代理人后,秦某通过各种社交平台发展贷款业务,每天由此获得的佣金收入都有1000多元,这让其他同学很是羡慕。
邹勇说,有钱后,秦某开始懂得享受生活了,租了一辆白色的轿车,整天有事无事都喜欢开出去炫,还在学校外面租了一套房子。
秦某还经常请同学吃饭,每次都很大方,就算只有两个人,他也要点上百元的菜,邹勇说,“大家都觉得他够义气,够哥们儿。”
人情牌、苦肉计、好处费,他用28人身份信息贷款40多万
然而,一个月后,由于该平台审查趋于严格,贷款申请很难通过,秦某落入窘境。
随后,秦某又先后申请做过多家网贷平台的代理。然而,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却亏了10多万元,每天都会接到不少催债电话。
但他并没有就此收手,反而越陷越深。为了还债,秦某开始向周围同学和同学索要身份信息,从各网贷平台贷款,偿还自身债务。
如何拿到同学们的身份信息呢?秦某先是打出了人情牌。
针对大学生贷款的广告充斥着大学校园的每一个角落
程成是秦某的同班同学,他说,秦某平时经常请他吃饭,时不时还开车带他出去玩。
“有一次,秦某说想多找点代理做,差点钱,要我把身份证给他贷点钱。”程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考虑秦某平时生意不错,赚了不少钱,两人关系又好,实在抹不开情面,就把身份证和学生证给了秦某,贷了2万多块钱。
在打人情牌的同时,秦某还用上了“苦肉计”。
徐涛是秦某的室友,有一天,他接到秦某的电话:“我女友生病住院,能借2万元钱不?”
徐涛回忆,当时听秦某语气很急,但自己身上又没那么多钱,秦某乘机说可以用身份办理大学生网络贷款,利息和本金全都由他自己还。想到秦同学熟悉网贷业务,徐涛将身份证及学生证借给了秦某。
徐涛的银行账户上很快收到了4万多元贷款。随后,他把这些钱取出来交给了秦某。
不过,秦某还有最奏效的一招——许诺高额好处费。
邹勇回忆说,2016年7月学校刚放假,他准备打暑期工,但一直都没找到工作,很快,身上的生活费就用的差不多了。
这时,邹勇接到了秦某的电话,“他知道我身上没钱了,就跟我说有一个赚钱的方法,不过得在网上去贷钱给他,开学后他把网贷的钱还上,然后给我2000元,我想他以前在外面也赚了些钱,又认识这么久了,应该能还上,自己也能赚一点钱,就答应了他。”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获悉,秦某采用以上手段,一共利用28人的身份信息,从10多个网贷平台贷了40多万元。其中20人是他同学院的同学,其余8人则是他的中学同学和朋友。
窟窿越挖越大 每月要还3万多
秦某“拆东墙补西墙”的做法,并没有解决自身债务问题,反而窟窿越挖越大。
他拿着这40多万的贷款,继续做网络贷款兼职代理。但他的大部分客户,都是通过QQ联系,有些钱垫出去后,对方就把他QQ删除了,导致钱无法收回。
最后,贷款期限达到,而且数额庞大,利息加本金每个月要还3万多元,没办法,他只能从校园消失,躲避追债。
秦某拿到邹勇的钱后,仅还了一个月的贷款,就没了下文。
据学生介绍,小平台会发恐吓短信催债
2016年9月15日开学后,邹勇收到一条短信,称他有一笔贷款逾期。“我还以为是他忘了,就打电话提醒他去交,没想到打了好几次都是关机。”
邹勇向红星新闻记者表示,后来跟同寝室的人说起这事,才知道整个寝室除秦某外7个人,有6人都用自己的身份信息贷钱给了秦某,最多的贷了6万多,而且都出现逾期。
邹勇说,“我们感觉被秦某骗了,就告诉了辅导员。”彼时,秦某已经办理休学,辅导员赶紧带着大家到辖区银晖派出所报案。
2016年9月30日,校方联系到秦某的父亲。随后,秦某被父亲领到派出所接受讯问。秦某还因此被刑拘一个月,后被监视居住。
由于秦某老家在乡下,家庭条件不好,无力偿还这么多贷款,所以就让他给学生每人写了一张欠条,“等他有偿还能力了,再让他还。”
该学院的党委书记陆官虎告诉红星新闻,由于校园贷不需要老师、校方、甚至学生家长的同意,凭一张身份证和学生证就能贷款,所以没办法规避。作为学校,只能提醒学生理性消费,不要把个人身份信息轻易给别人。
为了帮助受害学生,学校协调了一家银行进驻校园,为在校大学生提供低息贷款,“上个星期就有100多名学生办完手续,贷款马上就会到学生的个人账户。”
陆书记告诉红星新闻,他们动员那些用自己身份给秦某贷款的学生来办理银行低息贷款,先把在网络平台的高息贷款还了,但很多学生以“自己没有用这些钱,为什么要替别人还钱”为由拒绝了。
秦某下落不明 欠款高达100多万
在逾期100多天后,今年4月20日,邹勇的父母帮他把欠下的52000多元(本金+利息)一次性全部还完。
而其他大部分同学的欠款,仍然没有着落。最多的同学,本金加利息已经欠到8万多。
邹勇告诉红星新闻记者,现在秦某的电话打不通,也不知道他住哪里。
5月9日,红星新闻记者从校方拿到了秦同学父母的手机号,但拨打多次均提示停机。陆书记告诉红星新闻,秦某已经办理退学,学校目前没有其他联系方式。
秦某利用同学身份信息欠下的多笔债务,如今利滚利本息已高达100多万,全部落在这20名大学生和其他8人身上。每天,这些学生被各种催款电话和短信骚扰。
提起这件事,这20名学生更多的是无奈和沉默,“没办法,说了也没人能帮你,只能怪自己。”
陆书记则告诉红星新闻,大学生已是成年人,对事情应该有基本的判断,但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愿意把自己的身份信息拿给别人贷款,说白了就是贪小便宜,贷到一万块钱,对方会给几百元作为酬谢。
“通过调查,我们学校拿身份给秦同学贷款的20名同学,都得到过秦同学的好处费。”陆书记说。(注:应受访者要求,邹勇、徐涛、程成系化名) 
(原题《百万欠款压顶 这28名大学生如何被同学坑进校园网贷》)
责任编辑:姚秋韵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校园贷,网贷

继续阅读

评论(9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