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阴谋脸”,看王劲松演的荀彧就知道了

澎湃新闻记者 杨茜

2017-07-12 07: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荀令君诀别曹操。视频来源 《军师联盟》片段(07:59)
有一种角色类型,姑且可以叫做“阴谋脸”。和看上去就凶神恶煞的“坏人脸”还不一样,“阴谋脸”眼神渗人,不发一言就让人毛骨悚然,仿佛有颗石头心,不冷不热不咸不淡。
这类角色难以表演,不动声色但内心戏丰富,一部剧一旦加入了难以辨别好坏的阴谋角色,往往就显得很有格调,容易出彩。
在看到《军师联盟》里的荀彧之前,王劲松在我心里是演员中符合“阴谋脸”的最佳人选。
《北平无战事》中的王蒲忱甫一出场便震慑会议室,其他角色都黯下去三分。
在《大明王朝1566》中王劲松饰演杨金水
《大明王朝1566》里的杨金水一晚便从极有手段的政治高手变成失心疯的糟太监,观众完全看不出这是装的。《琅琊榜》里装神弄鬼的言侯爷,看着看着才明了,原来内心锋芒毕露,为报仇能不要性命。
谍战剧《麻雀》里,不择手段六亲不认的李默群就更让人恨得咬牙。
《琅琊榜》
王劲松在这些剧里戏份都不多,但每次都或让人害怕憎恶,或让人扼腕痛惜。
而在最近司马懿眼里的三国时代,“阴谋脸”演出的荀令君又让人肃然起敬,侍主不卑不亢,忠汉有理有据,矛盾爆发后一死成就英名。
小人演出阴险至极,忠臣演出无奈悲情,角色名声在外,自己生活低调,要是对号入座,那王劲松无疑是能归入老戏骨一列的。
采访他时,记者也确实时刻感受到,什么叫老戏骨。聊起角色的准备就滔滔不绝,光是对荀彧一角的案头工作就细致到:
“荀彧作为文人身边带的香应该是什么类型?”
“他们吃饭起居用的碗碟只能用马王堆出土的样子,再往后的不一定符合三国时期。碗底要有君幸食三个字。”
“荀彧看到曹操送的食盒后自尽,这一说来自裴松之对《三国志》的批注,这也有待考证,因为历史说他病死的。”
……
这些资料在查好之后,王劲松会连同图片一起打包给道具组要求符合史实,这在当下的电视剧制作中已经很少见。
王劲松
“万一道具组没按照你的要求来怎么办?”记者问。
“那现场就不好弄了,你说突然因为一个碗停拍了多不好。但是我对合作的团队有自己的要求,符合我原则的才行。你要知道你拍的戏不是给你自己看,也不是给现在的人看,很可能是留给后来的人看的,要经历时间的磨炼的,这是职业良心。”
感慨荀彧此人的悲情时,王劲松甚至情到深处,一字不差地念出剧中台词,“有一句话我记得很清楚,‘臣一直小心翼翼地拿捏这尴尬的分寸’,这句话是他一生的写照。他一直在拿捏分寸,在平衡。所以他跟杨修说,‘进取易,平衡难。杀人易,救人难。’”
这种“老戏骨”的气质一看便知有过舞台演出经历。作为一个除了演戏,别的事都嫌麻烦的人,他至今的人事关系还在南京话剧团,并会强调,“我现在也还是南京话剧团的人。”
王劲松的日常
18岁时,王劲松在尝试考音乐系未果后,在别人建议下去考了南京话剧团。在南京话剧团的生活非常惬意,能喝茶能演戏,没事再去玉器市场转转,当时认为这样下去也很好。这个生活,是被演员傅彪打破的。
2001年,在拍到人生第一部戏时,王劲松遇到傅彪。两人相当投缘,傅彪认定王劲松是“千里马”,很有潜力,再在南京待下去很浪费,于是刚过完年就催促王劲松买票北上,去北京找机会。
“如果没有去北京,那我至今还是井底之蛙。”王劲松感慨是傅彪让他见到了天有多高,地有多大。
如果注意一下会发现,这几年王劲松极为出彩的角色,大多是演“老生”。这个路线也和傅彪有很大关系。在北上之后,傅彪没多久身体就开始不好,弥留之前,他拉着王劲松给了他最后一个建议。
“当时我都没在意,他在半梦半醒之间,突然就跟我说,‘劲松,你只要坚持演老生,这辈子就有饭吃。’”事后王劲松对这句话琢磨了很久,但当时只顾得难过于傅彪的去世,没来得及再多想想。
到了现在,王劲松回忆这件事,跟记者感慨,“虽然我不是刻意按照他说的做,但其实已经是应验了。”
对角色准备详实,对剧本和团队有自己的原则,不断地在荧幕上贡献精致有魅力的角色,王劲松这样的演员常被年轻人唤做“老戏骨”“真男神”,他赶忙带着羞涩说:“这个帽子扣在我头上,太沉重了,太有压力了。”
而对微博上大家对荀彧名字刷弹幕调侃之类的流行文化,王劲松表示自己不清楚,也没空关心,“我工作时每天要看剧本,研究角色,不工作时就尽量让自己一个人,再不想和别人对话,真的也没什么精力了。”
《军师联盟》,荀彧(王劲松饰演)和曹操(于和伟饰演)
【对话】
澎湃新闻:荀彧的死在《军师联盟》中开启了悲情的氛围,你如何看待荀彧这个人物?
王劲松:《三国演义》小说我上初中就看过了。我很喜欢荀彧这个角色,我这些年演的角色里,他的戏量是很少的,但花了很多时间。拍了两个多月,没有拍完,后来又回来拍了两天时间才杀青,跨度有三个多月,这是16集戏,一个月拍了5集多一点,干这行的都知道,这个速度是非常非常慢的。
之所以花了很多时间,接了个戏量很少的角色,是因为这个人物有他的坚持,也有他的矛盾。与其说是曹操下令要杀死他,不如说他的坚持成就了他一世的美名。这也是我喜欢他的地方。
澎湃新闻:为了这个角色,是如何做相应的准备呢?
王劲松:首先我找这个剧本里出现的,跟老三国有什么不一样。比如说我们常说的,荀彧熏香,怎么熏啊?肯定不是线香啊,古代是块状的。我就去查了历史上点香的东西,以前在汉代,有过博山炉,它是什么形状,贵族家用什么样的博山炉,大户人家用什么样的,普通人家用什么样的,这个我都查了。
包括最后曹操给他送了一个盒。这个注解是出现后人批注三国志时,有个人叫裴松之,前人说荀彧是病死的,他就说不是。三国时候的这个盒是给家人送饭的,有规定的,所以我就去找了下这个盒子该长成什么样子。
马王堆出土的漆盒,有“君幸食”三个字,这是我们能找到的,比较详实的记录,那个是确定的西汉使用的。后面再发现的文物就不一定能用了,因为要早于那个时代。我把这个图也给道具组看,当时的盒子是这样的。
道具组当然也有准备,他们其实准备的比我还好,还要详实。
澎湃新闻:这个版本的荀彧,有没有在找和原来其他版本不同的地方?
王劲松:没有找。基本上没有脱离原著。里面的人物关系,只是我们进一步做了个艺术解释,也不是说,历史上一定要发生过。比如说跟杨修监狱里的戏,司马懿几次到办公的地方去求他。
我是去还原,赋予他神采上的东西。我把重点放在内心上,因为外部上我已经没有办法还原了,因为怎么写他都是个美男子。我只能强调他内心的坚持。
澎湃新闻:您演的戏跨度这么大,很多阴险小人,也有荀彧这样的忠臣,是如何把亦正亦邪塑造得那么真实呢?
王劲松:我没有把好人当成好人,坏人当坏人,他们都没有脱离人的范围,或真或假,在历史上都是有原型的,首先作为一个人去演。
演好人,你要知道他身上有弱点,他的坚持和他对曹操20年的支持,造成最后他的矛盾。这个矛盾解不开了,那只能死路一条。
演坏人呢,要知道他坏的理由,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坏人,坏要得到某种实惠,他才能做别人做不了的坏事。要从人性的本质出发,找这种落差。这是我的创作习惯。不要刻意饰演坏人,呲牙咧嘴的只能是个小流氓,小偷小摸的坏人。
澎湃新闻:所以要从脸谱人物的对立面去寻找塑造的可能?
王劲松:对。以前我说过一句话,好人是我们人类共同追寻的一个目标,共通的东西。什么是坏人呢?我们要解读坏人的时候,一定要用善良去解读,而不是罪恶。因为罪恶去解读,他就是对的了。这是我对坏人的一种个人注解。
澎湃新闻:您自己对荀彧这种平衡的人生更认同吗?
王劲松:我还是有锋芒的。我觉得我认同的是他的坚持,我自己也是坚持,对剧本对角色的选取。有很多团队合作完,是大家念念不忘的,这也是我的坚持,我要拍我认同的剧本和角色,在可选范围内,尽可能地凭良心去选择。
另外,起码要具备踏踏实实做事的团队,而不是我们赶紧把老板的钱花完,赚了钱赶紧分,或者赶快拍,拍完赶快跟哪个电视台说好,然后就播,这个事就算是了了。
影视这个行业是文化的一个分支,毕竟代表本土的文化,你要知道你拍的戏不是给你自己看,也不是给现在的人看,很可能是留给后来的人看的,要经历时间的磨炼的,这是职业良心。
澎湃新闻:现在也有一些演员导演认为,是观众的问题让部分电视剧越来越差。
王劲松:其实是在于我们的引导。我从来不觉得观众能引导我们,而应该是创作者引导观众。比如《阿凡达》那样的电影,谁引导的?观众引导的吗?观众能想到有个星球?这肯定是导演和创作团队想出来的。
这个改观是需要一点时间,我是持宽容心态的,一定要宽容,这个特别重要。有很多作品已经看出来了,两三年前的戏,已经没有了,离开了视野,不再有人谈论。但有些经典的作品,历经十年八年,还在大家脑海中回荡。
其实我就说一句话,收视率这东西,什么都不代表。我们要看到长远的效益。
《北平无战事》剧照
澎湃新闻:之前在《北平无战事》和刘烨对戏,现在和李晨对戏,很多人说他们被老戏骨碾压,你的感觉是什么?
王劲松:刘烨李晨他们不算小鲜肉了吧?而且我觉得他们演得很好。你要是说更年轻的,当然会有区别,但我不会拿成熟演员的标准衡量他们,比如我二十多岁演得可能还不如他们,你要允许别人有这个过程。
澎湃新闻:有时候外界的不满原因,是有些演员演得一般却能拿奖。
王劲松:奖是观众给你的,不是专家给你的,他们考评的时候不可能把你的戏全看一遍。有的奖项你拿了,但其实你拍的东西没有多少人看,拿这个奖有什么意思呢?这不是自己骗自己吗?
澎湃新闻:你对演员的标准是什么?
王劲松:入门很低,但想要成就很难。做演员很简单,随便学一下你也可以演个一两场戏。但那么多演员,你不学习,不研究,怎么可能演好呢?
澎湃新闻:你对自己创作的角色中,哪个是遗憾最大的?哪个是比较满意的?
王劲松:其实荀彧有一场和曹丕的对手戏,弹琴,因为我不会弹琴,所以表现力就没有,镜头刷就过去了,这就是个遗憾。因为我做不到这点,这就是我的错误。
但总的来说,我始终觉得你创作到最后,最满意的永远在后面,下一部。从事这个职业啊,你平常不能太像演员。我给自己写一句话,演别人的故事,过自己的日子。你不能反过来过,生活里演,在剧里过日子,那就完了。
《军师联盟》
荀彧的剧照都美得能用来做桌面了……
澎湃新闻:你自己对剧本的原则是什么?
王劲松:这个原则就很难讲清楚了。有的剧本很好,不一定适合我,演不好就对不起观众,有的剧本不好就更不用说了。我取两个条件,基础要好,给我创作空间;另一个是我有把握演好,起码不能让人烦。
澎湃新闻:你对自己的评价太谦虚了,之前演的杨金水,你的评价也是“不讨厌”。
王劲松:把自己放低一点,活动空间大一些,放太高了,掉下来容易摔着。
澎湃新闻:通常来说,你是怎么准备一个角色的?会去体验他的生活吗?
王劲松:在没有拍摄之前,有一段时间是很重要,这段时间你拿到剧本通读,找到人物关系,每场戏的亮点,所有拐弯抹角的东西都要看清楚。这段时间就是把你的生活状态无限拉近,贴近角色生活的年代,他的心理活动,他的想法。
而一旦你去了现场,你要抛掉这一切,让角色贴近你。如果你在现场还在找角色的东西,那你演出来就会有生涩的感觉。
这两种是矛盾的,是两个方向,但是能融合。最后出来的,就是带着你的神韵、你的风格的那个人。
澎湃新闻:现在还想回南京话剧团演话剧吗?
王劲松:现在我参加舞台剧少了,其实跟话剧的生活是不矛盾的。影视剧创作和话剧创作基础性是一样的。我其实不在乎是哪个舞台,就是从事是演戏就好了。
澎湃新闻:年轻的时候树立的目标就是演戏?
王劲松:不是,那时候我喜欢唱歌,考音乐系让人给刷下来了,说我个子挺高的,应该去当演员。是走投无路后的柳暗花明吧。
澎湃新闻:以前还喜欢唱歌?那现在已经这么出名了,还想唱歌么……
王劲松:不唱了不唱了,那时候被否定了,就一直留下阴影了!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军事联盟,王劲松

继续阅读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