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文章已下线

热新闻

热话题

热评论

热回答

71

您的这个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触碰到了对古埃及图像比较“硬核”的理解。可谓大隐隐于问答区啊!
我的答案也比较玄乎:是,也不是。对埃及人,是,对我们,不是。怎么解释呢?且听我给您掰开了揉碎了讲。
对于“像”与“不像”一个人这件事儿,现代人和古埃及人的观点差得八丈远。我们现代人,尤其是从西方美术的视角来看,一个图像要“像”一个东西或者人,必须在细节上和真实的事物和人物尽量接近。埃及人的“像”比较不同。古埃及人说“像”叫“twt”(发音类似“图特”,一般做动词指“和...像”,名词指“图像”、“形象”。比如著名的法老图坦卡蒙,Tutankhamun里头的“图”就是“形象”这个词)。这个词儿例句很多,咱们看一句就明白了。哈特谢普苏特女法老在卡尔纳克神庙修了个方尖碑,碑文说她和阿蒙神的关系如何亲近,最后修了这个碑。然后她跟底座儿上刻了句话说当人们见到这个方尖碑的时候会知道我不是在吹牛而是惊叹“这个和她多像啊”!其实这里指她和这个碑上描绘的自己与阿蒙的关系是一样的。从这个例子(以及其他类似的话)学者们认为埃及人的“twt”指的并不是图像和事物相似,而是包含很多其他方面的。比如小明行的端做得正,是个好人中理想的典范,人们听到了小明的事迹就会说“这和小明多像”。这里的“像”是一种对事物理想的属性的像(好人),而不是光学现象层面的像(小明)。咱们中国人可以照“得其神”来理解。所以,埃及的雕像、面具描绘的是一个人作为国王、贵族或死者,理想中应有的面貌。虽然并不一定像其本人,但是刻上名字就可以说是本人了。
因此,对于我们而言,这两个面具可能不像死者,但是对埃及人而言,这就是死者应有的模样。尤其是黄金装饰的脸部,描绘的是一个神(神的皮肤是黄金的),表达了死者经过来生的变化,幻化为近似神祇的存在。
再次感谢您的提问,牵出了一个埃及学上重要的观念,还顺道儿学了个古埃及语单词呢。

46

您提出的问题很多人都问过。很多人都认为现代埃及人和古埃及人人种和文化联系不紧密所以“不配”研究古埃及。我可以理解这种认识,因为从咱们中国人的角度出发,我们华夏民族在这里生活了几千年,有着绵延不断的历史和文化传承,中国人研究自己的过去是有资格的。由此我们觉得其他文明也应该找到像中国人一样“合法”的“继承人”。但是世界古文明中有几个能像华夏文明一样幸运呢?反过来讲,人种、血统和地缘属地真的就等于绝对“有资格”吗?历史学家罗文索(David Lowenthal)和考古学家霍德 (Ian Hodder)都有过“过去即异乡”或类似的表达。即便是我们自己对自己的祖先的想法都不一定有百分之百的理解和认识,尚需要进一步探索。虽然“过去即异乡”在学术界有争议,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古埃及这个“异乡”是一个全人类共同面对的“异乡”,是我们共同拥有的文化遗产,也是全人类都要去努力还原、理解的古文明。如今,埃及学是一个国际学科,来自全世界各国的人,包括中国的埃及学家同仁们,都在从自己的文化背景出发,贡献着自己的学说,丰富着人类对古埃及共同的理解。没有人比其他人更高尚,更有资本,也没有谁比其他人更低贱,更没资本。
如果您让我说谁最有资本探索古埃及,我会说,最有资本的人,不是所谓血统上或者地缘上距离古埃及最近的人,而是能平静地看待埃及千年来的风云变幻,宠辱不惊的人,是热爱这个古文明,希望拂去时间的尘埃来重现期过去的人,是能以开阔的胸襟保举宇内,以全人类的眼光看待世界的人。

42

您说得很对啊,干燥的气候的确是主要原因。不要说2000年前,早王朝时期,距今5000年的篮子和木头在埃及都是保存得很好的。我们对古埃及丧葬文化了解得很多,要归功于埃及干燥的气候。不过,这也和这些棺材埋葬的地方有关。埃及并不是完全干燥的沙漠,而是沙漠和肥沃的大河平原共同组成的世界(好莱坞大片儿里头的埃及老是沙漠和金字塔,偶尔还来个沙尘暴,说实在的,要是都是沙漠古埃及人还靠什么吃饭)。尤其是尼罗河三角洲地区,都是沼泽,所以即使有木棺,多数也都腐朽了。地下水位也是一个因素。咱们看到的这批棺材很幸运,它们是被放到了石头凿的竖穴里,没有被泡到。即便是在尼罗河边缘较干燥的地方发现的大墓,有时候也因为挖得太深,和地下水接触,里面的有机物就没能保存下来。
然后咱们说说您第二个问题,颜色那么鲜艳是怎么保存的。我读过一些其他平台上的网友的留言说“太假了,2000年前的东西怎么可能还这么鲜艳”。您还别说,这颜色真就能这么鲜艳。原因之一是深埋地下,缺乏光照。颜料是怕暴晒的,咱们去博物馆参观名家作品经常发觉展厅里的灯光很昏暗,这其实不是为了营造浪漫的气氛,而是要避免颜料过快地褪色。其次就和埃及人用的颜料本身有关了。埃及人善用矿物颜料。比如说这里头的蓝色是埃及蓝(Egypitan Blue),这是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合成颜料,也是古代世界最成功的的蓝色颜料。埃及蓝主要是硅酸铜(CaCuSi4O10),会在木头表面结成小晶体,虽然会被剐蹭掉,但是很稳定。红色一般是三氧化二铁(Fe2O3),萨卡拉这批棺木中,托勒密时期的棺木还可能用了四氧化三铅,也就是铅丹(在咱们中医里头是外用的药材)。矿物颜料相比于植物颜料会更稳定,在低光照和干燥环境的加持下能历经千年也就不奇怪了。
不过需要注意到,我们今天看到的鲜艳的颜色,虽然鲜艳,但是不一定是原有的颜色哦。咱就说木棺吧,如果您看埃及第19王朝的木棺,您会注意到大多数都发金黄色。但是实际上人家本来是白色的,树脂年久之后发黄了,让人以为埃及人原本就用了黄色。埃及蓝也是如此,不同的杂质混入会让它变绿、变深蓝,甚至直接黑了。现在科技考古的同行们还在研究这些过程是怎么发生的,是个很有意思的课题。
感谢您的提问,非常好地点出了很多网友的疑惑啊!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广告及合作 版权声明 隐私政策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 严正声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