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赛场有了“上阵母女兵”,这是一个严父慈母的象棋之家

澎湃新闻记者 李琼 发自天津

2017-07-12 16:3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侍群和宇诗琪。
母亲与女儿一同参加比赛,这是一个动人的故事。
这样的“母女兵”出现在了今年天津全运会群众体育象棋项目中,而她们也来自一个典型的“象棋之家”。
父亲是著名的象棋大师宇兵,母亲侍群是一名获得过象棋业余比赛冠军的小学教师,而女儿宇诗琪则是一位梦想成为职业棋手的初中生。
全运赛场,本该是这些普通人闪光之所。
宇诗琪以三胜一负的成绩排名少年女子组第五位。
母女棋手闪耀全运赛场
本次全运会象棋决赛,分为专业男子、女子,公开男子、女子,少年男子、女子,大学生混合团体七大组别,比赛将产生一共七枚金牌,将在7月13日决出。
除了集体比赛,“母女档”也成了全运会象棋赛场一大亮点。
在专业棋手方面,就有一对母女棋手,她们是上海象棋队领队欧阳琦琳和女儿董嘉琦,前者是上海棋院副院长、象棋特级大师,后者则代表上海参加专业女子个人项目的比赛。
在业余象棋选手中也有一对来自上海的母女,她们是身为小学数学老师的侍群,和即将升入初二的女儿宇诗琪,她们分别参加了公开女子个人组和少年女子组的决赛。
虽然是业余选手,母女二人的实力并不弱。侍群近年来在上海业余选手中进步很快,曾夺得过第三届全国体育大会上的团体金牌,女儿也拿过上海市青少年比赛的第一名。
此前,侍群与宇诗琪还在竞争激烈的全运会上海地区选拔赛上夺冠,最终拿到了全运会决赛阶段的入场券。
在7月11日下午进行的第四轮对决中,侍群与女儿宇诗琪双双执黑棋战胜各自对手,“母女档”也让她们成为当天象棋赛场的焦点人物。
前四轮过后,待群以两胜、一负和一平的战绩排在公开女子个人组的第三位,而女儿宇诗琪则以三胜一负的成绩排名少年女子组第五位。
严父慈母的“象棋之家”
宇诗琪的家庭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象棋之家”。在父亲宇兵象棋大师光环的笼罩下,小姑娘从小便开始学习象棋,就连她的母亲也时常参加一些业余比赛。
不过一开始,宇诗琪并没有走上象棋这条路,“幼儿时与其他小朋友一样,她也上了很多培训班,像跳舞、画画这些都学过。”母亲侍群说。
而从一年级开始,宇诗琪开始学习象棋,“当时她爸爸每个周末都在少体校教小朋友下棋,她也没什么事就跟着学了。”
侍群以两胜、一负和一平的战绩排在公开女子个人组的第三位。
侍群说,宇诗琪的父亲最初并没有对女儿抱有太大希望,甚至都没有耐心教她,“朋友这个开始水平比较低,他又是大师级的水平,所以有点没有耐心。”
直到宇诗琪取得了上海市的青少年(1-3年级组)比赛的第一名后,父亲宇兵才开始教她下棋,“她爸爸觉得她还行就开始教她下棋了。”
宇诗琪来自一个典型的严父慈母的家庭,父亲总是对她要求很高,而妈妈则相对温柔一些,“她爸爸水平高,总是说她这不对那不对,相比之下,表扬就比较少。”
侍群回忆,那次女儿拿了上海市第一名,她爸爸看过后就直接将奖状放进抽屉里,“孩子获奖也没有什么表扬,她爸爸认为不拿第一才不应该。”
女孩的梦想是成为职业棋手。
我未来想做职业棋手
虽然是“象棋之家”,但侍群说其实他们一家人并太一起下棋,原因是“爸爸水平太高”。有这么一位大师级的父亲,宇诗琪也坦言自己压力有点大。
宇诗琪的父亲宇兵年少成名,他早在1984年就获得过上海市少年象棋锦标赛冠军,并在2002年代表浦东队获全国象棋团体赛甲组第5名,2007年他晋升为象棋大师。
“我平时在家里不下棋,我和她爸爸在家里也从来不说棋,但她爸爸有时跟她讲棋的时候,我会在旁边看看。”侍群说。
有一次,侍群与宇兵在比赛中正好遇到,她说自己当时的心态也很放松,“反正我下不过他。”
“她爸爸水平太高根本下不起来,偶尔我和她会下棋,但也是比较少下。”侍群笑着说,“大家都太熟悉了,而且她在爸爸的指点下水平和我已经差不多了。”
在家里,父亲负责指导女儿的象棋,作为教师的母亲则抽空辅导她的学习,“我下班有时还要管她学习,所以比较忙一点。”侍群说。
对于女儿在学校的学习,侍群表示比较满意。不过宇诗琪也承认,现在下棋还是会对她的学业造成一定的影响,不过她也表示成为专业棋手才是她未来的目标,“因为下棋比较有劲。”
在学象棋的路上,中国象棋界的一代宗师、中国象棋特级大师胡荣华是一直是宇诗琪的偶像,“当然爸爸也是!”这位花季少女笑着说道。
而对于未来究竟走那条路,侍群说还是要尊重孩子的想法,“其实每一条路都不好走,专业棋手也不好做,读书这条路竞争压力也很大,就看她自己的发展吧。”
责任编辑:腾飞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全运会,象棋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