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与印度石油公司续约是配合印维持南海存在,但仅止于此吗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周士新

2017-07-12 12:2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初,越南延长了印度国营石油企业在南海争议海域开采石油的合约,并开始在中国管辖海域实施单方面的非法油气勘探活动。一名未具姓名的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高级官员表示在该地区开采石油风险高,潜力不大,进行石油勘探是出于战略利益而非商业利益。越南此举可以看做是配合印度维持在南海地区的存在。而这造成了南海局势的复杂化。
越南在南海问题上动作频频
近一段时间,越南的外交动作相当频繁。越南总理阮春福5月底访问了美国,6月初访问了日本,都将南海问题作为双方讨论的重要议题。并特别迎合美日两国的战略偏好,强调海上航行与飞越自由以及其他合法利用海洋的重要性,各方应充分尊重法律和外交程序,以国际法为基础和平解决争端。在阮春福的推动下,特朗普强调美国将在国际法允许的范围内继续飞越、航行与行动。今年1月中旬和3月初,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天皇夫妇还受邀请先后访问越南,承诺向越南再提供6艘巡逻船,1200亿日元贷款,双方一致同意加强国防安全,包括扫雷和增强海上执法能力等领域开展务实合作。
此外,越南在南海也动作不断。2017年5月下旬,日本海上自卫队“大型护卫舰”,被称为直升机航母的“出云”号和驱逐舰“涟”号停靠越南金兰湾。6月底,与西班牙Repsol集团“塔里曼-越南”签订合同的一艘钻井船在中国南沙海域“万安北-21”合同区块进行钻井作业,引发中越双方正常交流中断以及在涉事地区的对峙。
从上述一系列行为可以看出,越南在南海问题上引入域外力量,促进自身利益的政策更加主动,并似乎愿意为此冒一定的战略风险。
越南的雄心和域外大国的怂恿
近年来,越南的地区大国雄心随着自身实力的增长而更加明显,似乎已经不太愿意成为东盟内部的普通成员国。越南对老挝和柬埔寨始终存在着一种优越感,对这两个国家强调“东盟方式”,希望独立自主平等地发展与越南关系相当不满。
另外,在越南看来,东盟囿于自身政府间地区组织的形势,远远不能满足自己的战略需求,特别是在南海问题上维护和促进越南的利益,对中国产生足够的战略压力。因此,越南一方面极力推动东盟政策文件在南海问题上写上“严重关注”的词语,另一方面寻求与域外国家的战略合作,以此提升与中国讨价还价的砝码,例如,阮春福访问日本时双方达成的联合声明中也“深表关切南海当前的复杂事态”。
越南的战略偏好也得到了一些域外国家的怂恿和支持,让越南产生一些不切实际的战略幻想。遑论奥巴马时期美越关系获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似乎要形成一种准联盟的战略合作态势。美国准备向越南出售可致命性武器确实提振了越南国内一些人利用美国对抗中国的信心,甚至将美国军舰在西沙群岛挑战中国主权权利的行动视为支持越南对西沙群岛的领土主张。越南当初能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也是美国基于战略上制衡中国的考虑。然而,无论美国军舰在西沙群岛的挑战行动的动机如何,西沙群岛的主权归属似乎从未受到挑战,越南的愿望似乎并没有成为现实。
无论如何,越南在南海问题上近年来的政策行动更主动大胆,经常挑战其他国家利益,不断试探其他国家底线,已经对其外交关系造成了一定困难。可以说,越南与其他国家石油公司在万安滩开采油气资源,已经严重损害了中越两国好不容易建立起来但仍很脆弱的政治互信。两国在陆地边界已经明确谈妥,以及北部湾海上界限已经划定的情况下,处理剩余的岛屿主权归属和海域划界争端应该以上述谈判原则与方式为基础,积累信任和信心,而不是引入第三方力量,造成事态的复杂化。中国从未寻求在与越南通过谈判南海问题上处于优势,越南也大可放下心理包袱,以平等的主权国家身份与中国打交道。
中国有信心处理好与越南在南海的问题
从目前来看,越南不会成为域外国家的代理人,但在利用其他国家时也正在被其他国家所利用,影响中越关系的稳定性。中国对越南发展与其他国家正常的外交关系持有平常心,也具有一定的信心,但同时也关注和警惕越南与其他国家发展关系时有意识地将中国作为双方共同的战略对手。越南要明白,其试图与域外大国在南海问题上相互借力,对中国形成一定的战略压力,最终还是需要其作为杠杆才能发挥作用的。越南如果真的不想在南海问题上与中国摊牌,也就没有必要做一些挑衅中国的小动作。
越南国内有些人有时毫不隐晦地将中国作为越南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极力诋毁中国为稳定南海局势做出的努力,确实不是明智之举。中越关系是一场规模宏大的棋局,而南海问题只是边角的一个“劫”,有可能影响整局弈情的变化,但中越双方都需要努力以大局为重,不要因小失大,造成难以挽回的双输局面。
另外,中越关系并不完全像弈棋那样简单,不能指望或任由第三方乱“支招”,损害外交主动权甚至国家主权,也让局势更加复杂和困难。当然,中越之间的综合实力还存在着一定的差距,越南主动挑战中国利益底线的行为是不可能成功的。中国在南海问题上长期以来一直保持着高度的克制精神,但也绝不允许其它方采取单边行动损害我主权利益和国家尊严。
其实,中国对越南在南海问题上的政策还具有一定的信心,越南也时常向中国表达愿意妥善解决南海问题的善意。无论是2016年9月越南总理阮春福,还是今年1月越共总书记阮富仲,5月越南国家主席陈大光在访问中国时,都双方强调应以2011年10月11日达成的《关于指导解决中国和越南海上问题基本原则协议》为基础,用好边界谈判机制,寻求双方均能接受的基本和长久解决办法。
可以说,经过这么多年的磨合,中越之间已经积累了应对争端和管理危机的丰富经验,对对方一些一时过激的政策措施也有所准备和防范,会通过适当的途径及时地传递给对方,使其不要损害中越两党两国的关系。在正是如此,中国方面无论是外交部还是国防部对越南方面的表态还是比较温和与克制的,想必越南已经知晓了中国的关切,并相应采取了一定建立信任的措施,维持了两国关系和平、友好、合作的总体态势。
(作者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大国外交室主任)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越南,印度,南海

继续阅读

评论(2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