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中院:保护出庭作证缉毒民警个人信息,毛玻璃做遮挡屏

张宇/北京晚报

2017-07-12 15:46

字号
北京晚报7月12日报道,今天上午,一起三人涉嫌合伙运输毒品的案件,在北京一中院开庭,但其中一名被告人否认运毒,为准确查明该被告人是否明知车内有毒品这一关键事实,法庭通知两名参与实施抓捕的警察出庭作证。
庭审后,该院召开新闻通报会,就关键证人、鉴定人,特别是警察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在该院刑事审判实践中的运行情况,以及相关机制建设取得的成效进行了通报。
庭审
缉毒民警出庭作证,毛玻璃遮挡证人席

据检方指控,被告人张丽娜伙同被告人乔李、被告人霍满成于去年12月28日,从河北省张家口市运输毒品进京贩卖,三被告人携带毒品乘车行至本市海淀区上庄路附近时被抓获,警方从车内起获冰毒1008.86克。
检方认为,以上三名被告人均应当以贩卖、运输毒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悉,法院立案受理后,合议庭在向被告人送达起诉书时,被告人乔李表示,自己只是陪着另两名被告人来北京,并不知道车内有毒品。
合议庭法官经与公诉人沟通,认为为准确查明被告人乔李是否明知车内有毒品这一关键事实,有必要通知参与实施抓捕的警察对抓获三名被告人的过程,特别是警方在车内起获毒品的位置出庭作证。
缉毒民警在遮挡屏后作证。 李佳 摄 
后合议庭按照该院与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北京市公安局法制办公室关于警察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的工作机制,依法通知两名参与抓捕并起获毒品的警察出席法庭作证。
“你们是怎么得到线索的?”听到法官的询问,法庭专门设置的毛玻璃遮挡屏背后,作证民警回答:“是举报人李某某提供的线索,说张丽娜手中有大量毒品。我们在上庄路附近蹲守抓捕。”
据悉,遮挡屏是防止暴露警察的身份信息、面貌特征,同时合议庭还安排了专人使用专用通道负责将出庭警察接进送出法院,在物理上隔绝警察与被告人及家属的接触可能性。
截至记者发稿,此案还在审理中。
通报
警察出庭已成为工作常态

庭审后,该院召开新闻通报会,就关键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在该院刑事审判实践中的运行情况,以及相关机制建设取得的成效进行了通报。
该院副院长陆伟敏介绍,北京一中院从2014年开始,与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北京市公安局法制办公室开展联合试点和探索,三方会签《关于警察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的会议纪要》。根据会议纪要,将警察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的范围确定为“控辩双方对犯罪事实存在较大争议,在现场目击犯罪的警察需要出庭就其目击情况予以说明”等六种情况。
据了解,这一机制运行三年来,在该院审理的158件包括故意杀人、伤害致死及重大毒品类一审刑事案件中,共有62人次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其中警察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39人次,出庭作证警察占全部证人、鉴定人的62.9%,警察出庭已成为该院刑事审判工作的常态。
回应
警察出庭没有彩排

在回答记者“法官会不会在开庭前对准备出庭的警察进行辅导”的问题时,该院刑一庭庭长周军说,“在我们一中院的审判工作中,没有发生过这种情况。”
周军介绍,警察出庭出证没有彩排,不走过场。如果法官事先对出庭警察的作证内容进行辅导,是不利于解决案件争议事实和证据的,这是要坚决杜绝的。
周军说,虽然法官不会对出庭作证的警察进行作证内容的指导和干涉,但是为了保证诉讼参与人能够充分行使诉讼权利,法官会对包括出庭警察在内的所有诉讼参与人进行程序上的指引和释明。“这种程序指引包括被告人在内的所有诉讼参与人。”
(原题为《 北京一中院落实关键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制度:缉毒民警出庭 遮挡屏后作证》)
责任编辑:刘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北京一中院,关键证人、鉴定人出庭作证

继续阅读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