兰州汽车站因宝兰高铁效应东线客流减半,经营者面临转型难题

师向东/兰州晨报

2017-07-13 12:02

字号
眼下正值暑运,也是旅游旺季。兰州发往各地的长途汽车班线原本应客流大增,但随着宝兰高铁正式开通,高铁对道路客运班线的分流效应已逐渐显现。7月12日,记者在兰州客运中心、兰州汽车东站走访发现,两大汽车站已无往年的暑运气象,特别是发往通渭、秦安、天水的班线大受影响,客流量大为降低。
1 兰州发往通渭、秦安、天水长途班车客流明显下降
12日上午10时30分,记者来到兰州客运中心走访看到,尽管正值暑运,但该站售票厅内购票旅客并不多,购票窗口前最长的队伍也不到10人。宽阔的候车大厅内,大约三分之一的座位空着。在发车区,以往客流高峰期数十辆班车排队候客的场景也已消失,十余辆班车间隔排在发车位上,司机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纷纷感叹客流之稀少。
记者在发车区观察发现,在大约10分钟的时间里,从发往东线的两个检票口通过的乘客仅有20多人,此前班次密集的兰州至天水线路,甚至没有车辆停靠在发车区。记者登上发往秦安、通渭的班车看到,将近50个座位上,乘客都只有十余名。
而汽车东站的情况也是如此。发车区同样没有发往天水的车辆,秦安班线的客车已经等了3个班的时间,车上却只有不到20名乘客。
2 高铁分流效应显现兰州两大汽车站东线客流下降一半
“暑运期间大量学生返乡,往年车站同期客流会明显增加,但今年车站旅客却一直在下降。”记者走访时,兰州客运中心有关负责人说。据其介绍,宝兰高铁的开通,给发往定西、通渭、秦安、天水等东线班线带来的影响立刻显现。“7月8日,也就是高铁开通的前一天,车站发送旅客6000余人,从9日开始,日发送量下降到4000人次,每天减少约2000人次,下降的客流基本都是被高铁分流的。”
汽车东站站长王海军也向记者感叹,宝兰高铁的影响立竿见影。“7月8日、9日两天,汽车东站发往秦安、天水两地的客流分别下降56%、48%,7月10日开始,秦安班线的客流更是下降60%,天水方向的客流也减少42%。”与客运中心相比,汽车东站发往定西的班线受到的影响相对较小,“主要是兰州到定西距离短,东城区的市民乘坐班车也比较便捷。”
“出乎我们预料的是,宝兰高铁开通后,站上发往张家川的班线客流也下降了一半,原因是很多张家川的乘客乘坐高铁到秦安,再乘坐班车去往张家川。”不过王海军也表示,张家川班线的客流下降,与宝兰高铁开通初期大量乘客“尝鲜”不无关系,“过一段时间应该慢慢会有所恢复。”
3 客流减少运营亏损长途班线客车将直面转型难题
经营通渭至兰州长途班线的车主张师傅向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他的客车挂靠在通渭襄中运输公司,每个月的挂靠费6000多元,加上每趟近千元的过路费以及每个月的二级维护等各类费用,“每跑一趟至少拉上30名乘客才能收回运营成本,这还不包括买车的费用。”
但现实情况是,自宝兰高铁开通后,乘坐班车的乘客多则十余人,少则六七人。由兰州返回通渭时,即便停靠时间已增加到一个半班(原本30分钟发一个班次,一个半班即多在车站停靠15分钟),能拉到的乘客也只有20多个。
在汽车东站经营兰州至秦安班线的王女士说,她的车是3个月前转手买到的,面对客流急剧下降的现状,王女士说自己已不知所措。
经营定西至兰州班线的王师傅告诉记者,如果眼下的情况得不到改观,不出3个月就撑不下去了。“大家都在想转型,但怎么转,谁都不知道。”王师傅说,尽管目前旅游客车市场需求量大,但托朋友打听相关情况后,也不敢贸然投身。“旅客客车前几年非常好,但目前的趋势是车辆小型化,我们的车都是四五十座的大客车,一来不符合趋势,二来现在旅游包车的收入也大不如从前。”
通渭襄中客运公司一张姓经理告诉记者,该公司目前共有20多台通渭-兰州班线的客车,均属私人车主挂靠。“我们也在密切关注宝兰高铁开通后给客车经营带来的影响,从前几天的运营情况来看,由通渭发往兰州、定西、天水3个方向的班车客流有所下降,但降幅并不大,主要是因为目前通渭汽车站处于淡季,实际的影响要到3个月以后才能全面显现。”他告诉记者,针对客流下降给客车经营者带来的影响,该公司后续将进行评估,并讨论是否降低相关收费。
(原标题为《 宝兰高铁效应凸显 沿线市县班车客流减半》)
责任编辑:钟煜豪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宝兰高铁,客流分流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