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企代际传承困局待解:“企二代”想说“接班”不容易

宋唯岚、郑寓亮/中新网

2017-07-13 16:31

字号
中新网杭州7月13日电,民营经济已成为国民经济中最有活力的一支力量。可“风光”背后,许多民企面临着交接班问题也是不争的事实。
浙江一企业生产车间。
有针对182家中国最杰出家族企业的调查显示,在平均年龄达到52岁的创业家群体的子女二代中,多达82%的人表示“不愿或不主动接班”。这意味着今后一段时间,“无人接手”或成不少民企面临的尴尬。
二代群相:想说“接班”不容易
任性、炫富等词似乎是社会舆论贴在企二代身上的标签。现在,二代却因“接班”再次成为聚焦对象。
杨奇便是其中之一。其父母在湖州经营一家具企业。而当他们年过五旬、开始考虑企业“接班”问题时,大学毕业后便前往澳大利亚深造的他,却并不想被预设人生轨迹。
“我更想在澳大利亚发展。”杨奇说。
与之类似,杭州的“90后”羊艺面对相似境遇时,也有着“独立”志向。
其父亲创办的的企业主要聚焦纸业生产加工,下辖多家分公司。但羊艺并不打算“子承父业”,认为其专攻的“珠宝鉴定”是个更有发展潜力的行业。
像杨、羊二人思维的二代还有很多。此背景下,不少第一代创业者选择千方百计“劝说”或“命令”子女接班。
如高中起便前往美国念书的何丹薇就是被“命令”者之一。
此前,在美国某会计师事务所工作的她便被父亲“勒令”回国。55岁的父亲希望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能将企业交到她手中。何丹薇说,她不得不回来。
此外,还有许多创一代准备或已聘“外人”接班。
力帆股份此前就发布公告:力帆创始人尹明善打算选择职业经理人接班模式。
一份中国私人财富报告曾调查,约65%的受访二代财富继承人希望以引入职业经理人或只担任股东的方式延续家族企业的经营,或转卖并退出企业。
“新财富500富人榜”数据显示,中国50岁以上民营企业家占比为67%,这意味着中国即将有300万家民营企业面临接班换代问题。
据了解,早在2012年,中国民营企业经济总量在GDP中的比重就已超过60%,而在其不断发展壮大背景下,民企接班已不只是简单的企业自家的问题,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中国经济的发展。
传承之困:代际差异与时代更替的双重难题
“后继无人”的尴尬,无疑将导致很多创一代一辈子心血付诸东流。而接班难与两代人思想理念冲突、实业环境变化、职业经理人行业制度的缺失也均相关。
思想理念上,无论是生活环境还是教育经历,接班人均远胜父辈。所以在思维上,他们与上一代人有着太多格格不入。
以创一代中的浙商群体为例,他们白手起家,将“走遍千山万水、说尽千言万语、想尽千方百计、吃尽千辛万苦”的“四千精神”深深融入血液。而在优渥环境下成长的企二代,在吃苦方面显然稍逊父辈。
“父母‘白天当老板,晚上睡地板’,太辛苦了,我做不到。”浙江企二代沈玲娜说。
除此之外,管理思维的差异更加关键。
浙江大学家族企业研究所所长陈凌曾表示,文化与教育背景的差异成为横亘在企业家一二代之间的鸿沟,更普遍的海外留学背景与更高的学历,使两代人存在着一定的文化冲突和公司治理思维差异。
除去上述思维问题,实业环境的“今不如昔”,也蚕食着二代们本就不多的接班信心。
这两年,一批明星老企业家纷纷为中国实业所面临的艰难处境发声,许多实业老板也身心疲惫,纷纷探寻新的出路。
当然,引入职业经理人模式的企业也并非“高枕无忧”。中国职业经理人制度的不完整加剧着企业传承难。
宁波大红鹰蓝源家族财富管理研究院副院长武军直言,“现在很多职业经理人职业道德较差。他们不会站在企业老总的角度去思考问题。因为即使企业经营效益不好,甚至倒闭,他们也可以去别的企业。”
浙江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沈渊表示,不同于国外拥有较完整的职业经理人制度,中国还缺少有关职业经理人的行业规范。因此,职业经理人的素参差不齐也成“短板”。
转型时代:“内外兼修”或助企业传承破题
对于民企传承难,各方专家纷纷表达自己的看法。就内部而言,企业及企业家自身的转变被视作关键要素。
陈凌公开表示,一代企业家必须尽早作出并执行被企业和家族认可的传承规划,不能到了力不从心时才考虑传承。“如果子女中没有接管企业的人才,可培养其成为合格的股东,继承企业精神而非企业管理。”
武军则提出创一代可以子女名义建立“创二代基金”。“企业的传承并不一定要孩子回自己公司做董事长,随着现代企业转型发展,变相的传承也并非不可能。”
当然,需要转变的不止是一代企业家。沈渊认为:“当二代个人兴趣和家族事业之间产生冲突,二代有时候也需要稍稍忍痛割爱,去帮助家族事业。”
从外部看来,民企代际传承问既是“家事”又是“国事”,因此在帮助企业解决该发展命题方面,政府也被寄予诸多期待。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副会长周德文曾公开呼吁,政府可推动建立符合民营企业特点的培训基地,对企业创始人、继承人进行理论学习,实战演练等综合培训,增强民营企业的传承能力;对继承人采取通过挂职锻炼、轮训、集训等方式,修补不足、提高综合素质;对民营企业优秀的继承人可推荐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政治安排,引导他们积极参政议政,参与社会事务,发挥示范效应。
当下已有比较好的实践,近年,浙江省委组织部已相继组织非公企业新生代企业家培训示范班、新生代出资人座谈会等多种形式的活动,鼓励新生代企业家在推动民营经济转型升级中争做表率。
完善职业经理人制度建设也是破解民企传承问题关键之一。
“政府可推动协会方面利用互联网和大数据建立职业经理人档案。这样的话,其以前是做什么的、为什么跳槽等信息都一目了然,这就避免了由于不了解而引进没有职业道德的职业经理人。”武军表示。
沈渊则指出,完善职业经理人行业规范要从法律角度增添保护。“政府相关部门需推动建立职业经理人职业道德规范,通过促进立法规范职业经理人行为,降低由于职业经理人跳槽、泄露公司机密等给企业造成巨大损失。”
她建议,在职业经理人市场上,政府主管部门要制定和开展职业经理人资质评价,推进职业经理人市场化,并通过国家法规条例、财会制度、合同契约、企业外部审计等多种方式,建立完善的职业经理人授权、监督体系,确保职业经理人行为的规范化、市场化。
(原题为《八成“企二代”无心接班?民企代际传承困局待解》)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企二代

继续阅读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