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企业处罚盗捕遭山东警方打击,海域权属不明再惹争议

尹志艳/Btime暴风眼微信公号

2017-07-13 19:28

字号
Btime暴风眼微信公号,2017年4月6日,山东警方打掉了一个“长期盘踞在鲁苏交界海域的霸痞团伙”。齐鲁网的报道称该团伙“披着合法招商引资企业的外衣,组建‘海上保安队’,以索要罚款、保证金为名实施敲诈勒索犯罪”。
“霸痞团伙”指的是连云港前岛水产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岛公司”),一家在苏鲁交界前三岛海域养殖海参鲍鱼的企业。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区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前岛公司是当地招商引资来的,证照手续一应俱全。
在前三岛地区,养殖企业看护船队自行处罚盗捕渔民,已成惯例。“海上捕捞天天都在发生,纠纷也天天都在发生,企业对于盗捕船只的索赔也都是按照惯例处理,多少年来都一直如此。”一名前岛公司人员向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解释。
前三岛位于山东日照以南、江苏连云港以东的黄海上,距两市均为50公里左右,渔船往返七八个小时,快艇往返四五个小时。
2002年至今,鲁苏两省围绕前三岛地区进行的海域勘界已经进行了15年,但这一地区归属尚未定论。
国家有关部门在前三岛海域设定了执法界限。此次冲突事发地属于江苏的责任管理范围。
“企业是江苏的,案发地也在江苏方面管理范围,就算报警,按惯例出警也是江苏方面,为什么是山东方面介入处理?”前岛公司质疑称。
事发后,江苏有关部门介入交涉此案。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区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向北京时间“暴风眼”透露:“案发后,区政府安排相关部门和前岛公司的负责人,一起去了山东那边,但山东警方不理睬我们。”过了一段时间,连云港市公安局组织相关部门到日照交涉,山东警方才要求前岛公司把相关的合法手续提供给他们。
“虽然在责任管理上有明确的范围界限,但是区域权属不明。这是海上纠纷矛盾发生的根本原因。”江苏一名不愿具名的渔业管理部门官员对北京时间“暴风眼”表示。
前三岛海域与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和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区的距离均为50公里左右。  资料图
敲诈勒索?
按照前岛公司一名看护船船长的说法,4月6日,他们发现有几十条船到公司养殖海域盗捕,其中二十多艘捕捞船是山东日照岚山区的,就派了看护船船员开快艇去驱赶。其间发生了冲突。
前岛公司的看护人员上了盗捕船交涉,盗捕船上突然出来十多个人,拿着木棒、铁棍、刀等器械,捅伤了两名看护员。盗捕船叫来十几艘船,把看护船船员直接带到岸边,等在岸边的山东警方再把人抓走。
一位前岛公司人员说,与他们发生冲突的船家4月6日曾向山东警方报警,声称前岛公司敲诈勒索。先前此船家多次盗捕,被前岛公司抓到。
5月12日,日照市岚山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敲诈勒索罪,批捕6名前岛公司员工。
6月29日,山东省日照市岚山区刑侦大队一名负责人向北京时间“暴风眼”证实了他们侦办这起敲诈勒索案,但未对具体案情进行过多介绍和回应。
6月30日,连云区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向北京时间“暴风眼”表示,前岛公司是五年前当地招商引资来的企业,搞海参、鲍鱼养殖的,包括海域使用权证书在内的证照手续一应俱全。《海域使用管理法》规定,海域属于国家所有,但企业或者个人可以向县级以上政府申请使用海域,获得海域使用权证书。
根据前岛公司看护船船员的描述,此案发生后,山东方面捕捞船盗捕更加疯狂,4月中旬前后,几乎天天都来,“少的十多搜捕捞船,多的时候三四十艘,有拖网的,也有潜水员在海底盗挖我们公司养殖的海参和鲍鱼,我们照样去驱赶,后来赶走了”。
国家有关部门在前三岛海域设定了执法界限。渔政执法管理的界限是北纬35度,海事管理、海警方面的界限是35度5分10秒,均为以北山东管辖,以南江苏管辖。但这两个界限只是对责任管理的划分,并不意味着行政区划的归属。
此次冲突,事发纬度为北纬35度1分600秒,位于北纬35度5分以南,属于江苏的责任管理范围之内。
“企业是江苏的,案发地也在江苏方面管理范围,就算报警,按惯例出警也是江苏方面,为什么是山东方面介入处理?”前岛公司质疑称。
6月13日,山东广播电视台主办的齐鲁网刊发了一篇报道,称前岛公司为“长期盘踞在鲁苏交界海域的霸痞团伙”,“披着合法招商引资企业的外衣,纠集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组建‘海上保安队’,对过往渔船非法扣押并实施敲诈勒索”。
对于警方的指控,一名前岛公司人员对北京时间“暴风眼”解释称:“我们公司在前三岛海域投资上亿,用不着敲诈这几十万元。盗捕海产品,被我抓到,协商赔偿,合情合理。以前有的赔偿都签订了协议,是双方协商一致同意的。”
前述连云区海洋与渔业局相关负责人则向北京时间“暴风眼”提供了另一种解释:“(前岛公司)看护人员有暴力行为,还收了偷捕人员的钱,被山东警方逮住了。”对于这种说法,前岛公司未向北京时间“暴风眼”回应。
连云港有关部门也介入交涉此案。连云区海洋与渔业局负责人透露称:“针对这个事情,连云港市政府专门成立了一个调查小组。”对具体的交涉情况,连云港市宣传部门未向北京时间“暴风眼”正面回应。
海上惯例
从卫星地图上看,前三岛实在太不起眼。这三座孤悬于黄海海面的小岛,分别被称作平岛、达山岛、车牛山岛,总面积不过0.321平方公里,不到北京故宫面积的一半。
但山东省和江苏省都视其为本省海上战略首当其冲的咽喉要道,两个省都成立了前三岛乡,管辖范围完全重叠。
目前,前三岛海域基本成为企业承包养殖场。
黄海沿岸,多数人靠海吃海,祖祖辈辈以渔为生。随着企业承包海域的范围扩大,众多个体户渔民也在历经逐渐被驱赶的过程。再加上大部分个体户渔民家里只有小型捕捞船,去不了远海,承包企业和个体户渔民之间的矛盾渐渐显现。
渔民到养殖场盗捕海产品,苏鲁两省的承包企业则组建了看护船队,每艘船五六名队员,配备了棍棒。盗捕抓住就罚款,成了前三岛的惯例。江苏连云港渔民付华(化名)解释说,这里所说的罚款,实际上指的是因盗捕给养殖企业造成的经济损失进行赔偿。
“我们去捕捞的时候,经常被看护船驱赶,抓到。”付华告诉北京时间“暴风眼”,“被抓的概率挺高,因为捕捞的时候一般要放拖网,收网的时间很长。有时候也要让潜水员下到海底,挖海底的贝类等海产,光是拉潜水员上来也要一二十分钟。”
按惯例,如果盗捕被抓到,看护船会根据渔获多寡,罚款千把块到几万块不等。付华称:“海上的惯例都是这样,通过自己协商,讨价还价,罚款商量一致后,交钱放船。”
由于被抓的次数多,到养殖海域盗捕的个体户渔民开始一二十条船相邀结伴出海,看到看护船来抓,大家一起发动船跑,看护船只能抓到一两条落在最后面的船。也就是说,一二十条船只能罚到一两条船。等被罚的船回来后,罚款就由大家一起平分承担。
冲突事件其间也会偶尔发生。付华说,大部分情况下,看护船队和渔民都能协商一致。但有的时候也协商不好,就可能打架。有时海警不得不出面。
“海上惯例,在前三岛周边海域报警,都是连云港的海警来,山东警方没来过。”江苏连云港渔民付华说,因为离岸太远,“我们报海警,海警一般都是叫我们自己先协商,或者一起回到岸上再让海警处理。海警一般也不愿意到事发海域上来处理。不过有时候事情复杂报警的话,海警还是会来。”
“渔政执法部门也会来巡航巡逻,有时候也会抓我们。”付华称,“来前三岛巡航的渔政执法部门,江苏的多,山东很少”。
海域进入休渔期,一艘看护船在海上看护。  尹志艳 图
区划争议
虽然执法上两省划定了界限,但该地归属于哪个省份,尚未定论。
目前,前三岛由江苏省实际控制。公开资料显示,江苏边防支队驻扎于此。据江苏省地方志网的记载,1992年12月20日,根据中央军委、南京军区命令和江苏省政府决定,连云港市边防支队与连云港警备区守备第二团办理交接防手续,同期组建武警连云港市前三岛边防大队,下设车牛山岛、达山岛、平山岛三个边防派出所。
2017年6月30日,北京时间“暴风眼”(微信号:btime007)在车牛山岛拨打山东座机号码,需要加拨区号,而打江苏座机号码则不用,岛上一堵水泥墙上写着“军事管理区 未经许可严禁登岛”。
江苏和山东围绕前三岛的争夺,可以追溯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虽然前三岛由江苏省实际控制,但山东省也声称拥有该地。
1985年1月15日,山东省向国务院报告,希望对山东省日照县的岛、礁地名重新命名。1985年4月20日,国务院委托中国地名委员会对此进行了批复,这份批复就包括了前三岛:同意对达山岛和车牛山岛的命名,将平山岛改定为平岛。这成为山东省声称拥有前三岛的重要依据。
1997年4月,山东和江苏渔政部门在前三岛发生冲突。2005年5月出版的《经济》杂志报道,当时,江苏连云港渔政部门以前三岛属江苏管辖为由,对已经获得山东省日照市政府养殖许可证的三家养殖公司的设备进行强制拆除,过程中与山东渔政部门以及养殖船产生冲突。结果两败俱伤:山东方面3300亩养殖扇贝有3200亩被破坏殆尽,经济损失达7000万元;江苏渔政设备受损,一名执法人员被打伤。
2002年2月11日,农历大年三十,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关于开展勘定省县两级海域行政区域界线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国办发[2002]12号文),这是中国首次针对沿海省份毗邻海域进行海上划界。
这份通知把省际海域勘界分为资料搜集,外业调查,拟定划界草案,签订划界协议书,审批划界方案五个阶段,并规定,省际间海域行政区域划界方案,由省一级政府签订,统一由国家海洋局报国务院批准,争取用4年左右的时间,全面完成省际间海域勘界工作。
2012年7月13日出版的《南方都市报》报道,难以调处的鲁苏海域涉界纷争成为国务院开启海界线勘定的缘起之一。
在国务院办公厅的通知中,苏鲁相邻海域勘界被设定为2002年启动的任务。这份通知强调,在勘定界线前,各省、自治区、直辖市政府要保持海域使用现状,不得挑起海域争议;对已存在争议的,当地政府要采取有效措施防止事态扩大;对借机挑起事端、干扰海域勘界工作的,要依法严肃处理。
然而,海域省级勘界却迟迟没有进展。4年后,只有不到一半的省际海域确定了界线。
又过了7年,2012年9月出版的《财新周刊》引述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海域和海岛管理处工作人员的说法,江苏已在2012年将苏鲁海域最终界限方案上交,等待国务院的裁定结果。再过去了5年,到2017年,距离国办发[2002]12号文已有15年,苏鲁海域勘界仍未完成。
苏鲁海域勘界最难的地方就在前三岛。两方都视其为重要的渔业基地。在《连云港日报》公开报道中,前三岛海域是“我(江苏)省唯一海珍品生产基地”。而山东日照岚山区前三岛水产开发有限公司也已在前三岛海域建立了国内一流的海参、鲍鱼养殖基地。
“海域权属不明,是这片海上纠纷矛盾发生的根源。”江苏一名渔业管理部门官员对北京时间“暴风眼”表示。
(原题为《苏企业处罚盗捕遭鲁警方打击 海域权属不明再惹争议》)
责任编辑:黎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盗捕

继续阅读

评论(6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