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社工揭秘乞讨骗局:平时坐轮椅假装残疾,闲时做兼职模特

卢文洁/广州日报

2017-07-14 09:14

字号
广州一家社工机构——鼎和社工,承接了广州市流浪乞讨人员社工介入服务项目。今年7月起,鼎和社工组建“社工+义工”驻点帮扶队,在全市10个驻点定时“扫街”,提供面对面的帮扶。时下已是伏天,社工和义工冒着酷暑在街头巷尾劝导流浪乞讨人员。在长期的服务中,社工发现了不少“职业”乞讨,以形色各异的假象、骗局,骗取市民的爱心。记者将“揭秘”社工眼中的十大乞讨骗局,碰到这些情况,市民要留个心眼。
社工和义工在询问乞讨者的情况。
十大乞讨骗局案例
长期深入的帮扶服务中,社工发现了不少“职业”乞讨,以形色各异的假象、骗局,骗取市民的爱心。以下十大乞讨骗局,市民要留心。
年纪轻轻却讨6元路费
从今年5月起,一名约20岁的女子,经常在晚上8时左右在某火车站外侧栅栏处乞讨,用粉笔在地面写着“求助6元钱车费”。该女子穿白色T恤、背双肩包,衣服整洁,留齐肩长发,白白净净,蹲坐路边。社工、救助站工作人员与其多次沟通,此女子始终拒绝交流,并马上乘坐地铁离开。
 亮诊断书为孩子讨“药费”
在地铁、医院、车站,时常有为“病重孩子”下跪乞讨的现象:拉着易拉宝,铺上条幅,几张过塑的诊断书,几张孩子的照片,有时1人,有时2人,有时多人。7月初,在某三甲医院天桥,一次性有5人跪地乞讨,在社工核实具体情况的时候,他们无法提供有效信息、证明人及详细病例,之后该5人仓促离开,并声称只是为孩子要点学费而已。
用假血在医院门口换真钞
6月份起,一个约40岁的男子,凭借1包假血、1个音响、1辆三轮车,在医院、景区、街面等人员密集的地段乞讨。他裸露上身,以假血涂抹头部、上身,再配合哀婉的音乐,偶尔还会用纱布包裹头部。但询问之下他却无法出具任何伤残证明。
兄弟、父子假扮残疾
在中心城区的某天桥附近,有一对兄弟及一对父子长期在此乞讨。兄弟俩平时会拄着拐杖,走路一拐一拐的;父子俩中父亲为盲人,儿子假扮残疾人士,平时一起结伴乞讨。去年春节期间,社工协助兄弟两人返乡的时候,两个人健步如飞。
 “孕妇”自称遭“男友抛弃”
今年6月,一名约莫30岁的大肚子“孕妇”,在车站、繁华商业街跪地乞讨,露出肚皮,地上文字材料写明“遭到无良男友遗弃,讨要720元车费返乡,希望好心人施舍……”救助队已经多次跟进。社工向她了解详细情况和家庭联系方式,表明救助站可以无偿提供车票返乡,无需跪地乞讨。但社工好言相劝却遭到女子辱骂,并健步如飞地离开。
买低价车票进站乞讨
一段时间以来,在某车站三楼候车室,常有乞讨者结伴混入其中。他们通常买最近距离的10元车票。乞讨者时不时在座位上装睡,待乘客较为集中时,手持一沓钱币,拉网式向候车的乘客乞讨。年长的乞讨者多为残疾人士,年轻的乞讨者多数情况下扮作聋哑人,拿着写有求助字样的纸板,走到候车人面前乞讨。
假装患“小儿麻痹”博同情
卖艺乞讨现象也是五花八门。在某地铁口,一名40岁的大哥在“街头卖艺”,他趴在手风琴上,一只手操作键盘,一只手答谢帮衬的街坊。为了吸引目光,他两只脚故意交叉在空中,做小儿麻痹症状。身旁还放着一支拐杖,停着一辆电动三轮车。待社工上前详细了解情况,这位大哥却非常麻利地收拾好东西,无需拐杖,骑着电动车扬长而去。
靠捡来的轮椅假装残疾
杨大哥50多岁,四肢无碍,原来打散工,晚上露宿。后偶然捡到一辆轮椅,在其他露宿“街友”的指点之下,改行乞讨。早晨他推着轮椅上街,到繁华路段后再坐上轮椅慢行、乞讨,有时为了增加真实效果,会挂着一个假尿袋,扮作病患。其他不开工的时间,会到美术工作室做兼职人体模特。
 同乡结伴流动乞讨
在某繁华步行街,有9名老乡结伴乞讨。经过社工长期跟进,核实身份信息后,得知9人中有的是远亲,有的是近邻。他们的老婆、孩子在老家生活,自己一年在春节、暑期回老家2个月,其他的10个月都是结伴外出流动式乞讨,用10个月的乞讨,换来一家人一年的开销。
借荣誉证书假扮军人
60岁左右的项大叔,长期在医院门口、BRT沿线天桥乞讨。穿一身不太合体的军装,地上铺上各种荣誉、各种证明的喷画。和社工熟悉后,项大叔坦言:资料等手续都是真实的,但却是他村里邻居的,他只是借用。凭借张冠李戴的资料、身上的假军装,项大叔日子很滋润,天天随身一包中华烟。 
(原标题为《平时坐轮椅乞讨 闲时做兼职模特》)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乞讨

相关推荐

评论(5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