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音乐节丨闭幕之后,如何进行文化培育需要持续思考

澎湃新闻记者 廖阳

2017-07-16 11:2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夏季音乐节闭幕演出现场
随着肖斯塔科维奇《第五交响曲》最后一个音符落下,为期半月的2017夏季音乐节落下了帷幕。音乐总监余隆执棒上海交响乐团的这场音乐会,也成为了乐团欧洲巡演的预演。
8月20日,余隆将率领上海交响乐团登台瑞士琉森音乐节,成为第一支登上这个世界顶级音乐节的中国乐团。随后,上交还将踏访奥地利蒂罗尔、格拉芬内格,最后抵达德国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此次巡演,也是中国乐团迄今规格最高的一次海外巡演。
指挥余隆
欧洲主流音乐节的座上宾
上世纪70年代起,上交便迈出了“走出去”的步伐,让世界听见中国交响乐的声音。1975年,乐团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两国巡演,当时,能出国演出已经很不容易。
2009年,随着余隆接棒音乐总监,上交的国际巡演登上了新高度。这一年,乐团开启了声势浩大的北美巡演,上交由此进入欧美一线剧院的音乐季;2010年,上交在纽约中央公园传递了上海世博会的问候;2015年,上交登台联合国大会厅,献上了“庆祝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音乐会。在海外,上交创造了许多中国乐团的“第一次”。
此番赴欧巡演,上交提前两年开始策划,在众多邀请中确定了最终四站。作为一个国家和城市的名片,上交走进了欧洲主流音乐节。
十天时间里,上交将履及琉森音乐节、蒂罗尔节日剧院夏日艺术节、格拉芬内格艺术节、汉堡易北爱乐音乐厅,四地均为中国乐团首次受邀登台。作为世界最高规格的音乐节之一,琉森音乐节更是在八十年历史上第一次向中国乐团抛来绣球。
为了巡演,上交准备了多套曲目,并在每一站都安排了中国作品,包括阿龙·阿甫夏洛莫夫的《北平胡同》,理查·施特劳斯作曲、邹野改编的《在夕阳中》,何占豪、陈钢作曲的小提琴协奏曲《梁祝》。
在琉森、格拉芬内格两站,俄罗斯小提琴家马克西姆·文格洛夫将演奏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协奏曲》,在汉堡则将献演《梁祝》。《梁祝》同样将在蒂罗尔响起,届时,2016年上海艾萨克·斯特恩国际小提琴比赛获奖选手特凡·塔哈哈将受邀演出此曲。
演出结束之后,每一位观众都可以领取一个放在演出大厅中的蝈蝈笼子。总共有2400个。
作曲家断层多久才能接上?
但凡海外巡演,上交都热衷于推广和演出中国作品,然而,演来演去,就那么眼熟的几首。中国作品是不是太少了?
“中国文化走出去要有作品,但我们没作品,不要避讳这个问题。很多作品是应景式的、晚会式的,拿不到主流舞台去宣传一种思想、一种文化。”
余隆坦言,在国际上认同度最高的中国作品,只有小提琴协奏曲《梁祝》(何占豪、陈钢),大提琴协奏曲《逝去的时光》(陈其钢)、竹笛协奏曲《愁空山》(郭文景)等屈指可数的几首。“中国极缺大部头作品。很多作曲家都在做挣钱的营生,写电视剧,写网络歌曲,很少有人沉下心来写大部头作品。不能只有高原没有高峰。作品不在于多和滥,在于质量。”
在余隆的印象里,陈其钢、郭文景、叶小纲、周龙等都写出了不少好作品,然而这一批作曲家都六十多了,往下数,五十岁、四十岁、三十岁的作曲家在哪?
“中间一段是断层的。”余隆没法预估这个断层什么时候才能接上,就像中国钢琴家里出了郎朗、李云迪,大提琴家里出了王健、秦立巍,“他们是交错着诞生的,需要一个文化培育的过程,不能拔苗助长。”
也因此,上交花了不少精力委约创作,大量接洽青年作曲家。比如上交主办的斯特恩小提琴赛,每年都会委约新的中国协奏曲。在夏季音乐节,上交甚至开起了“小作曲家工作坊”,给孩子们写作的机会,他们将来未必都会当作曲家,但重在启发,给他们以机会锻炼。
“《梁祝》和《黄河》都是从成百上千的作品里脱颖而出的,我们要对创作有信心。”谈及此,余隆联想到社会未来的竞争力,在于创造力之争,而创造力来源于想象力——从家庭到学校如何培养孩子的想象力,这是一个社会问题。
“音乐是可以培养想象力的,就像水和容器,音乐是水,人是容器,同样的水倒进不同容器会变成不同的形状,这就是想象力。但很多家庭把学音乐变成了一种‘务实’,为了考级、加分、当明星,缺失了对艺术的热爱。”
在他看来,孩子学艺不一定要成家成才,热爱更重要,“人的难得在于有热爱,人在生活中有时候需要一些义无反顾,哪怕豁出去。把音乐和艺术变成生活的一部分,生活会更可爱。”
就像古典音乐,很多人因为不熟悉而抱着抗拒和畏难的聆听心理,余隆鼓励年轻人多听多看,想进去没那么难,“就像你跑很远去喝一杯咖啡、买一本书,这是一种有品质的生活,不要把交响乐变成负担,而是变成生活的一部分。”
2019年,这支百年老团即将迎来140周年大庆,上海交响乐团为上海营造了古典的生活氛围,很多“大动作”正在路上。无论是中国还是世界,能有140年历史的交响乐团凤毛麟角。
上交已经进入世界级乐团的梯队,对此,余隆并不讳言,“作为中国的一个文化符号,上海交响乐团有自信站在全球最顶尖的音乐节上,创造属于中国、融入世界的新的生命迹象。就像德国人都以柏林爱乐为傲一样,我希望上海交响乐团能成为全中国人民的骄傲。”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