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家地理笔记|欧洲的仲夏音乐节很悠闲,但有时也要拼体力

唐若甫

2017-07-18 14:59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每年夏天,随着七月底的萨尔茨堡和拜罗伊特音乐节先后开启,欧洲的夏季音乐节盛装登台。这两个欧洲大陆最负盛名的音乐节都为期一个月,堪为音乐节的“指数”和“楷模”。到九月初,夏季音乐节的“时令”随着历时近三个月的英国BBC逍遥音乐会结束而落下帷幕。
盛夏之前是仲夏,一般指的是五六月。那时的欧洲,尚未进入人满为患的高峰,气候宜人,物价合理。夏季音乐节的白热化竞争开始前,仲夏时节的音乐节倒是带着清新、质朴、高冷的情怀。在那里过上半个月,不慌不忙,淡然自若。
挪威卑尔根国际艺术节
从市中心熙熙攘攘的鱼市,经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遗产布吕根古建群,搭乘弗罗伊索道缆车,只消几分钟功夫,就能直上弗洛伊恩山,将整个挪威第二大城市卑尔根的景色尽收眼底。
你也可以沿着平缓的坡道走上去,用散步的速度大概要耗时一个小时,沿途会经过一座小教堂,朴素的二层木制民居。山顶有观景平台,小卖部,儿童乐园,还有集结的登山爱好者和驴友,那里是翻越卑尔根附近七座大山远足的起点,可谓“忽闻春尽强登山”。
作为全球对听众体能要求最高的项目之一,卑尔根国际艺术节特色的“七座大山音乐会”需要一整天的行程,优良的体质和充足的准备。翻山越岭,听众方能每到一处都听到音乐家的表演,简直是拥抱自然的“浸没式音乐会”典范,独此一家。拥抱自然也体现在艺术节的官方用车上,清一色的特斯拉是绿色动力的代名词。
卑尔根国际艺术节是北欧最大规模的综合性艺术节,主打音乐和戏剧,接近爱丁堡国际艺术节,从五月下旬到六月中旬,一般历时十五天。如果住在弗洛伊恩山半山腰的民宿,购买音乐节通票,便能昼夜通吃地观摩艺术节,欣赏新意迭出的节目,跟着专业向导一边远足一边听音乐会。
这自然是艺术节总监安德斯·拜尔的主意。丹麦人安德斯喜爱中国,有很多中国朋友,曾在长城上跑马拉松,体力惊人。他鼓励更多的中国观众和艺术家前来卑尔根,参加艺术节。
卑尔根国际艺术节大楼上的音乐节标识 本文图片均由作者提供
卑尔根当代艺术博物馆
卑尔根民居和街道
卑尔根景色
德国德累斯顿音乐节
德国历史名城,萨克逊州首府德累斯顿,易北河从城市中间缓缓流过,两边的巴洛克式圆顶蔚为壮观,城市被人称为德国的佛罗伦萨。二战中,德累斯顿被炸了个灰飞烟灭,如今所见的老城大多为战后重建。被毁的是建筑,不是灵魂。德累斯顿有着欧洲最古老的乐团之一德累斯顿国立管弦乐团,至今有着四百多年历史。与之相比,德累斯顿音乐节是小字辈。
前民主德国政府于1978年创建了德累斯顿音乐节,2017年音乐节迎来四十周年。音乐节的总监是德国大提琴家杨·沃格勒,除德累斯顿外也是德国莫里茨堡音乐节总监,可谓“音乐节专业户”。他的太太是居住于纽约的华裔小提琴家王峥嵘。
2017年的音乐节,就有冉冉升起的19岁中国钢琴家牛牛在独奏音乐会中演奏巴赫、舒曼、肖邦、李斯特的作品,还有中国台湾的云门舞集登台献演。2018年的音乐节会从5月10日举办至6月10日。
音乐节遍地开花,在全城多达22处场所举行,包括户外的群众文化活动。一大特色是今年四月份整修一新开张的德累斯顿爱乐大厅。朴素的外观虽然远不及汉堡的易北音乐厅,但同在易北河畔的这座音乐厅的建声效果却是极好的。
德累斯顿老城风景
四月份全新开张的德累斯顿爱乐大厅
德累斯顿音乐节标识
热气球让单调的天空变得活泼起来。
卢森堡埃希特纳赫国际音乐节
卢森堡大公国在欧洲富甲一方,与摩纳哥、列支敦士登和圣马力诺同属小而高冷的国度。埃希特纳赫在卢森堡与德国接壤的城市,通过跨越界河的一座小桥,就是德国小镇,卡尔·马克思的故乡特里尔。边界曾设有边防哨所,现早已人去楼空。在桥上来回走动,陷入“人格分裂”的手机一会儿显示德国信号,一会儿显示卢森堡信号。
相较于一千两百年之久的埃希特纳赫,埃希特纳赫国际音乐节的历史并不漫长,创建于1975年,特色就是不设主题,悠哉悠哉,随性自如,包含世界音乐、爵士、古典,种类宽泛。2015年四十周年的时候,音乐节为此推出中国主题,邀请到爵士小号手李晓川、二胡演奏家许可、小提琴家曾宇谦等国人加盟。2017年的音乐节从6月9日举办至7月14日,驻场是2008年开业的现代化演出场所TRIFOLION。在埃希特纳赫最著名的修道院,每年会举行音乐节的免费音乐会。
不紧不慢地徜徉于这座中世纪小城,走过千余年历史的修道院及圣保罗和彼得教堂,体验“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之趣。
埃希特纳赫街景
埃希特纳赫修道院
卢森堡和德国的界桥
音乐节售票处
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音乐节
每年五月末到六月中旬,伊斯坦布尔音乐节在这其间举行,这可以说是土耳其主要的古典音乐盛会。每年的音乐节都设定主题,2017年的主题为“不同寻常”,这点也体现在演出场所中。今年的音乐节在15个场所开办,其中八个场所为首次合作,其中就包括地标性景点大巴扎。
大巴扎是伊斯坦布尔著名景点,出现在包括《碟中谍》和《007》在内的一系列电影中,成为打斗和枪战的场景,但那些都是虚构情节。现实生活中的大巴扎每日有川流不息的人群,只有周日闭店打烊。音乐节说服地区管委会,本届在大巴扎举行了一场题为“永恒的爱”的音乐会,让大巴扎为音乐在周日开门迎客。数百名听众坐在市场里聆听土耳其民间音乐,36名保安确保店家的安全。
伊斯坦布尔本身就是一座极具魅力的文化融合及碰撞的城市,连接黑海和地中海的博斯普鲁斯海峡将伊斯坦布尔一分为二,一半在欧洲,一半在亚洲。参加音乐节,能够到一些平日不开放,或者不举办音乐会的景点参观,一举两得。
大巴扎
悠闲的午后
波兰弗罗茨瓦夫电子音乐节
波兰靠近德国的城市弗罗茨瓦夫有着让历史学家都头疼不已的复杂身世。该城旧属德国下西勒西亚地区,名作布雷斯劳,二战后划归波兰,有了如今的名字。作为2016年欧洲文化之都,弗罗茨瓦夫有一座2014年开业的现代化的国家音乐厅(NFM),下设十一家表演艺术机构和九个国际音乐节,堪为波兰规模最大的音乐中心。
在琳琅满目的合唱、早期音乐、波兰音乐和古典音乐的音乐节中,有一个音乐节特立独行,那就是五月中旬至下旬举行的MEN电子音乐节。该节创建于2005年,起初是两年一届,2015年开始每年举行,今年是第八届。在其总监,旅居巴黎的波兰作曲家伊丽莎白·斯考拉的策划下,音乐节追求标新立异同时,力图打破电子音乐和大众的隔阂。2016年的音乐节,就推出过“声音电影”概念,邀请作曲家为每座城市谱写电子音乐,听众在一个全黑的房间内东倒西歪地躺在懒人沙发上,纯靠听觉来感受城市的声音,有奥斯陆、塔林、维尔纽斯、巴塞罗那等。
去年音乐节间,每晚举行的音乐会中,奥地利作曲家沃尔夫冈·米特勒《内部内部》有着对手机铃声和拨号音滑稽的模仿。闭幕音乐会并非以人们熟悉的形式展现。听众们被邀请到国家音乐厅外的广场上,欣赏法国作曲家让-卢克·赫尔维的声音装置展《发芽》。奇异的声音从横竖交错的培养器皿中的绿植里传出,配合灯光效果,好像用声音表现植物发芽全过程,很是新奇。
除了音乐,弗罗茨瓦夫是一座大小适宜,非常耐逛的城市。位于国家音乐厅正对面的老歌剧院、气派的老城和市政厅、盐市广场、位于市郊但交通便利的多媒体音乐喷泉、雄伟的百年厅,都是仲夏午后或傍晚散步放松好去处。
弗罗茨瓦夫百年宫和音乐喷泉
弗罗茨瓦夫歌剧院
弗罗茨瓦夫国家音乐厅
洒水车在灌溉声音装置《发芽》
弗罗茨瓦夫有轨电车
责任编辑:梁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