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我的前半生》为啥拍成这个样子,导演如此解释

澎湃新闻记者 杨偲婷

2017-07-18 17: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改编自亦舒同名小说的都市生活剧《我的前半生》在东方卫视开播前,实在谈不上有多大的宣传声势。然而,该剧开播以来,稳坐第一把交椅,收视如今已破2,话题指数有升无降。“失婚女性逆袭”、“老公出轨”等元素,依然是广大电视剧观众几十年无法放弃的high点。
《我的前半生》海报
现实主义题材是该剧的导演沈严最擅长的内容。前不久他与老搭档刘海波执导的电视剧《中国式关系》将中国人官场、商场上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世情百态展现得淋漓尽致。前不久,他们凭借《中国式关系》获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导演。
执导《我的前半生》,沈严没有让这个“离婚妇女重获新生“的故事变成最常见的婆媳纠纷、鸡毛蒜皮的生活剧,一些反类型剧套路的尝试在其中比比皆是,甚至在服化道、摄影、音乐上该剧也多有创新。
比如不少背景乐的爵士乐曲风相当悦耳,都市气质浓厚,还有不少英文歌曲,也挺符合人物所处阶层和职业背景。摄影方面则摆脱了国内生活剧一贯的土气,连空镜头都拍得颇为精致唯美。
导演沈严接受采访时表示,为了达到理想中的视听风格,该剧的音乐找了好莱坞的知名华裔作曲家,而摄影方面,则是做出了新的尝试:“我们也在做一个尝试,就是我们是把拍正戏的摄影团队,跟拍空镜的摄影团队分开。如果熟悉电视剧的制作规律会知道,每天的工作量很大,要专门拍到漂亮的画面,需要等待时机。拍摄任务很重的话,就顾不了这么多。所以我们找了另一个小的摄影团队专门拍城市的空镜,确实做下来,效果是不错的。”
靳东饰演贺涵,马伊琍饰演罗子君
将一个发生在上世纪80年代香港的故事,转移到今日的上海,许多市井百态、时代众生相的东西,给这部剧增添了令观众颇有共鸣的戏剧桥段。
同时,几位主角的人物设定和人物关系,多有细腻、独特之处。
女二号“职场精英”唐晶,和同样事业有成的恋人贺涵,两个骄傲的聪明人之间不平凡的感情模式,被处理得相当真实合理。
许久未露面的陈道明在这部剧里成为“最亮配角”。而“良家妇女”式的“小三”凌玲这个形象也突破了国产剧观众对于“小三”的刻板印象,引起极大反响。
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沈严对于该剧目前的种种热议话题,都有聊到自己的看法。
导演沈严和演员袁泉
【对话】
“完全不进入生活调查瞎编的,我特别受不了”
澎湃新闻:《我的前半生》的原著是亦舒几十年前的作品,在近两年拍摄成内地电视剧,你觉得故事内核上是否会有不符合时代和地域的东西?创作的初衷是什么?
沈严:虽然现在物质上已经超过那个年代香港的生活环境,但人的思维方式,人与人之间的相处方式,已经完全不同了,所以在改动当中,编剧是用自己的方式,用小说原来的核心——关于女性在生活、职场中的独立性的主题,做了一个创新。
这个创新必然会有一些非议,很多书迷的指责,我都可以理解。因为这个故事确实做了很大的改变,从人物设置到故事内容做了很大变化,但是我会坚决地站在编剧这边,毕竟文学作品跟影视作品是两回事,而且原著还是几十年前的作品,到了今天必须让它落地。
我觉得亦舒的书迷观众会很多,但我相信没看过亦舒作品的非书迷观众会更多。到底这个戏的评价怎么样,等到大结局的时候,我相信会有一个更公正的结论。
澎湃新闻:原著虽然是个上世纪八十年代作品,但子君这个人物其实比现在的版本更冷静克制。观众可能会觉得,怎么过了几十年了,我们内地的女性还不如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香港女性?
沈严:这就是影视作品和文学作品的不同。原著中文字描述的这样一个性格特征的女性,作为女一号出现在影视作品中的话,只能是在文艺电影里。她的整个性格色彩不足以担当一个商业电影或是一个电视剧的女一号。
因为她身上的东西太少,她的棱角过于平,没有办法去支撑那么大的一个故事量,展出那么多的支线,那么多人物。
唐晶与贺涵
澎湃新闻:贺涵本来是原著中没有的人物,而且他和两位女主都有感情纠葛,那这种“两女爱一男”的设置其实算是电视剧里常见的桥段,这种设置是为了符合电视剧观众的口味吗?
沈严:第一,实际上还是我说的,希望整个戏的结构、人物关系上更加的复杂,会更加好看。
第二,编剧也是一个女性,她在探讨女性问题也希望更深入,比如说,我们的主题关于女性的独立,关于走出家庭,现在可能也会去涉及关于友情和爱情的问题,考验自己人性的这些问题。
编剧在编辑整个人物关系、故事架构的同时,如果能涉及到更多女性要面对的问题的话,那不是更好?
既然迈出了比较大的改变的一步,还不如让它走得更远。
而且两个闺蜜同时喜欢上一个男人,在生活中真的也是司空见惯的。
贺涵
澎湃新闻:不过还是有挺多讨论的声音:贺涵怎么会爱上罗子君而放弃唐晶呢?两个人在普通意义的“优秀”上,差距挺大。
沈严:我们的解释是唐晶、贺涵他俩是一类人,包括剧里的台词都讲过,你很难想象跟一个很像自己的人谈恋爱,当你在生活中遇到一个跟自己看起来根本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人,在慢慢接触中你发现,你们是两个世界的人,却各自在对方身上找到有趣的一面时,这个完全不可能就变成了有可能,这个我是完全能够理解的。
澎湃新闻:剧中写到了咨询行业,会有观众质疑:贺涵做的这个职位会那么有钱吗?他的别墅、衣食用度,是不是略微夸张了?
沈严:我们之前去一家公司做过一些访问,包括编剧在写剧本时也曾做过调查工作,有很多我们是尽量按照实际情况去写,当然肯定也会有不完全符合事实的一面。
我们拿到过关于贺涵和陈俊生这两个人大概的年薪和花销状况。我记得算下来作为一个合伙人来讲,贺涵的年薪大概是可以拿到七八百万。
当然你要在上海买那么大的别墅,可能年薪七八百万不见得够,这个我承认我的拍摄中为了一些画面上(的需要)做了一些虚构。但是年薪七八百万这么一个状况、开一两百万的豪车,然后住得比较好,这是可以负担的起的。
像陈俊生的年薪大概应该也是在100-150万左右,之前给罗子君一个相对好的生活也是成立的。
在编剧开始下笔前时候,我们就达成共识:要写个稍微实在点的故事。我特别怕好多影视剧中,把职业的东西乱写,我一听就脑袋疼。而且一写就都是什么电视台,什么时尚杂志,什么广告公司的,我说这些我们统统都不写。
然后他们就找了个特别好的技术参考写了这么一个职业。我在拍摄的时候,我也得去咨询公司学习,也让主要演员在咨询公司做了个访谈,这个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当然我不否认,这其中可能还是有些纰漏,做咨询行业的观众一看,可能有的都会笑掉大牙,但我们还是做了努力的。
澎湃新闻:你刚说到听到那种杂志社、广告公司就头疼,是觉得这种设定太多了吗?
沈严:对,大部分编剧没有足够多的社会生活的经验,他们是职业编剧。所以他们在职场这一块,特别容易想当然地找一个他们以为比较容易做的、好象表现起来还挺花里胡哨的职业,什么时尚杂志的编辑啊,什么电视台的记者啊、什么广告公司的代表啊,这些完全不进入生活调查瞎编的,我觉得特别受不了。
“罗子君穿得乱七八糟,是我们的设计”
澎湃新闻:马伊俐和袁泉还是让很多观众意外的。马伊俐之前很多形象都比较强势,袁泉很多形象都是文艺女神,当时在选角的时候是怎么去考量的?
沈严:找马伊俐演这个角色她非常痛快地答应了。她非常喜欢这个剧本。我也从没担心过马伊俐之前给大家的印象是怎样,因为我知道她的表演能力非常强,驾驭罗子君失落的时候,还是挣扎着爬起来的时候,都没有问题。事实证明她确实完成得非常好。
罗子君试图挽回丈夫陈俊生
然而她面临的是,这个剧播得特别好的时候,可能会有人拿她的私生活来做文章,但她作为一个演员来讲,用自己演员的身份去考虑角色而不担心这方面的话题,我是非常敬佩的。
袁泉其实真是一个意外。包括她自己,找到她的时候,她说:“哎,我从来没演过这样的一个角色。”她非常感兴趣,对她来讲是一个挑战。
她在拍摄过程中,有时候会跟我半开玩笑地说:“这么瞪着眼睛看别人、骂别人,在生活当中我从来不可能做的,我居然要在这个剧里去做。”她其实做了很多的努力。
霸气的唐晶
在看剧本的时候,老实讲,我们剧本所写的唐晶,会比现在这个更加张扬,更加心直口快。但在袁泉手上,这个人物多了更多理性冷静。
她的这个人物,我希望做到让观众理解,为什么她跟贺涵最后走不到一块去。她塑造的这个唐晶,让人感觉只可远观,不可亲近。因为这样一个人物形象,让唐晶和贺涵之间的戏变得更加合理。
同一件色彩奔放的外套,离婚前后的罗子君穿出了不同感觉。
澎湃新闻:亦舒笔下女主的穿着风格,多是简洁干练又不夸张。剧里马伊俐一出场就是紫红色短发,红配绿服装。一开始在造型上是怎么去确定这种风格的呢?
沈严:关于罗子君的穿着品位,这个点也是我们跟演员一起商量的,做了一些刻意安排,让她在离婚前后去做一些反差,可能在婚姻内的时候,她穿得离谱一些,尤其她得知陈俊生要和她离婚的那个阶段,心烦意乱下更穿得乱七八糟,这是我们的设计。
罗子君知道丈夫决定离婚后换了这么一身衣服,连官微都忍不住拿来搞笑。
当然可能也会有人觉得设计不到位或者说是有些偏颇,这个我都理解,也都接受批评。但到后半部分,你会看到罗子君在穿着上已有改变。
其实更多好的品位,我们已经在唐晶身上做了一个贯穿,我相信唐晶的每一套服装大家看起来应该觉得很含蓄,很舒服。这也是我们想结合人物做的一些(考虑)。
唐晶穿的黑、白、灰,就像是亦舒在文字里描述的那种感觉的东西。也可能在很多人心目中,这样的人物比较寡淡,过于理性,但这也隐喻了她跟贺涵最终没走到一起的原因。
袁泉饰演的唐晶,衣服偏好黑白灰。
而像罗子君这么一个色彩奔放,前言不搭后语的女人,对贺涵来讲,可能会更加意外,更有意思。
澎湃新闻:陈道明老师算挺久没有出演电视剧了,是怎么约到他过来参与这部剧的?
沈严:他跟我,跟编剧,跟新丽的曹总私人关系一直很好。其实他来演这部戏,真的是朋友帮忙。
他会特别担心,他一再问我:“第一,我这条线的这个人物是否好看;第二,我这条线的人物是不是过于好看而抢了人家主线上的戏。”
这两个问题问得让我特别感动,他很担心自己过于出挑,会不会搅合别人的戏,但他又担心说,我如果跟主线过于疏离,我这个人物会不会又特别无趣,他也不想这样。
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反复讨论怎么行走在主线的边缘但又有自己的色彩,最终完成了目前这个展现。
陈道明饰演老卓
澎湃新闻:老卓和洛洛的老少配挺有意思的,为什么选择这样一种人物关系设置?
沈严:我们是希望把老卓这个人物塑造成一个有故事的人,像梅婷包括后来还会出现的一些人物,都是他前史故事中的色彩片段,到了现在,他面对洛洛这个人物,更多的是像在一个那么年轻的女孩子面前,对他自己一个人生的总结,也是暗合《我的前半生》的主题:可能他的年龄要比贺涵、罗子君他们要更大,他的前半生过去了,但他的后半生仍然有很多的故事将要发生,他的总结是在洛洛上完成的。
澎湃新闻:这是一部女性题材的作品,你在最初看原著或剧本时,对于女性的一些思考方式、行为方式有没有一些不理解的地方?
沈严:实际上我之前在接受采访时说过,我说我和靳东两个人,我们是挺“直男癌”的(笑),看这个作品,一定会带着直男的角度。在创作过程中会和编剧、演员就一些女性独立的问题表达我们男性的不同(看法)。
我觉得最大的不同是在于:我一直认为女性不必要那么极端地宣扬、表白自己的独立性,不必那么急赤白脸地站出来说我谁也不依靠,我靠我自己才能得到幸福的生活。
我觉得女性应该是需要男性的,男性不是炸药包,我觉得更自信、有魅力的女人才能合理地利用男女关系、婚姻关系找到自己的幸福,不是说我一定要在社会、在事业中找到自己的位置,才有可能在感情中占据制高点,我觉得这是不存在的。
所以有时候我对一些过于“激进”的女性独立的思考,是持保留态度的。
澎湃新闻:凌玲这个人物,温婉传统,形象不同于以往电视剧中的第三者。在设置这样一个第三者形象时,主要是怎么考量的呢?
吴越饰演凌玲
沈严
:不光是观众挺意外的,吴越也挺意外的。她当时问我:导演你没搞错吧,你让我来演这个第三者?我说没我搞错。确实对演员来讲都是一个意外,就莫说观众对这个设定的感觉了。
其实这个在生活中是司空见惯的。我跟编剧听过很多这样的案例。说哪个男的外面有小三,那个小三远不如他的老婆之类的。大家都是百思不得其解,我觉得这在生活当中真的是比比皆是,所以我觉得这个没什么好讨论的,这个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就是我们把生活当中这个比比皆是的部分拿来用了。
贺涵分析小三
澎湃新闻:之前吴越老师面临了一些网络暴力。这其实是一个国内常见的现象,演小三或者演反派被一些观众辱骂甚至攻击的案例太多了。
沈严:对,我是希望在若干年之后,这个现象会有所改变。就是希望观众的整体素质有所提高,整体素质的提升,应该能改善这种状况。我是希望这一天快点到来。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我的前半生

相关推荐

评论(2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