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刊文:遭遇地铁“顶族”,为何女性只能事后算账

宋潇/中国青年报

2017-07-18 11:16

字号
近期,北京警方开展地铁打“狼”行动,从6月16日至今抓获20余名涉嫌猥亵的嫌疑人。原本生活在隐秘处的“顶族”群体被推到前台,这些“顶族”常常在QQ群里展示“战果”,交流“顶”的经验,而一些女性遇到“色狼”选择忍让,加上举证难,给警方打击地铁色狼女性维权带来难题。(《新京报》7月17日)
天气越来越热,公交车、地铁成了性骚扰事件的高发区,奇怪的是,几乎很少有受害者报警。原因很简单,一是举证难,二是大多数遭骚扰的女性“默默承受”。地铁“顶族”就在这种习惯隐忍的状态下日益嚣张,甚至有一个“线上线下”进行经验交流的QQ群,是什么让他们有恃无恐?为什么受害者不敢“站出来”?这其中,一些受害女性个性习惯忍让倒是其次,外部环境恐怕才是问题。
远的不说,前不久对于在广州、深圳开设的“女性专用车厢”的质疑,就是国内女性保护理念内在矛盾的体现。随着地铁“顶族”出现,有人开始“反水”,意识到了“女性专用车厢”的必要性。一边是理直气壮地强调“女性要学会保护自己”,一边又是对“女性专用车厢”的各种质疑,前前后后对女性权利的矛盾看法,也让遭受性骚扰的女性,变得犹豫和挣扎。
任意在网上检索“性骚扰”等关键字,都可以看到很多新鲜的“例子”,不管在任何季节,类似爆料都只多不少,报警者却寥寥无几。为什么这些女性“事后”才来算账?原因就在于,在现场的女性往往畏于没有证据,在没有他人帮助的情况下,只得“避而远之”。
它从某种意义上再次证明,女性选择隐忍,和周围异样的眼光以及一些世俗偏见有关。比如,在很多地铁猥亵事件发生后,有人提出“女性们着装不要太暴露,否则就是引诱犯罪”,甚至还有人认为“性骚扰谈不上犯罪,只是个别人素质低下而已”。这样的说法既可笑又可悲。人们常常抱怨女性过于忍让,但在抱怨之前,也请反问一句:如果遇上“色狼”有人挺身而出、主持正义,那么女性还会一忍再忍吗?
也许是性格使然,也许是陷入了尊严和安全的两难,女性才“不得已”选择容忍邪恶。然而,这种“孤立无援”的心态,其实是由于道德、舆论和社会公众的共同压力。在遭遇性骚扰的时候,女性最需要的是它们,而让受害者陷入两难的,也仍然是它们。全社会应该创造一个使女性敢于发声的环境,比如,在地铁内设立“便衣民警”,或者适当设置一些监控设备,让女性在遭受侵犯时能得到及时援助。
(原题为《遭遇地铁“顶族” 为何女性只能事后算账》)
责任编辑:顾亚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地铁“顶族”

相关推荐

评论(7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