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先勇首次给10万名大陆中学生上课:直播讲《红楼梦》

祝颖丽/中国网

2017-07-18 15:41

字号
7月12日,八十岁生日的第二天,白先勇在台北家里给大陆中学生上了堂直播课。
面对平均年龄不到十八岁的后辈,他要讲的是成书于三百年前的《红楼梦》。
这是白先勇首次给大陆中学生上课。在此之前,他给美国和中国台湾的大学生上课,站上讲台,一讲就是三十多年。2014年他在台湾大学开《<红楼梦》>导读课》,大教室里里外外挤满,也不过400多人。
这次他却要一下子面对10万名中学生。
白先勇的这堂直播课是猿辅导的“大师课”系列之一,主题定为“《红楼梦》是永不过时的青春书”,讲大观园中的年轻人,讲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读《红楼梦》。第一次在线上课,八十岁的白先勇这次讲课的内容颇为年轻。7月12日上课当天,猿辅导这堂课的报名页面显示,人数已经突破了10万。
被超过10万个学生同时注视和倾听,当工作人员在上课前告诉白先勇这个数字时,八十岁的他感慨,“很惊人的”。事实上,在之前许多节目里,他曾说直播让他紧张,因为不能剪辑。即便如此,至今不会用微信的白先勇还是选择拥抱这一新兴事物:“网民越来越多,这是未来一个趋势。我想以后网上上课一定会变成主流了,所以我觉得这个还蛮要紧的。”
要紧,这个词在白先勇上课时出现了多次。这次直播课,主要讲中学生如何读《红楼梦》,以及中学老师怎么教《红楼梦》。在总共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里,他时而提醒学生,读《红楼梦》,选一个好的版本“很要紧”;时而说《红楼梦》非常复杂,把年轻人吓坏了,所以老师怎么教、怎么导读“很要紧”;时而又觉得,书中的儒释道哲学是“很要紧的人生态度”,要让学生知道。
要紧,这个词常被白先勇挂在嘴边,亦可以作为他这几年忙碌身影的注脚。从大学退休之后,他推动昆曲复兴,为父亲立传,这都是他认为要紧的事。
而当下的顶要紧之事,就是推广《红楼梦》。
2014年,台湾大学中文系教授张淑香告诉白先勇,年轻人不读《红楼梦》:“现在的学生没耐心坐下来好好看那么厚的书了。”他听后大惊,连《红楼梦》都不读,“那他们长大了怎么办?”随后,他便重回讲台,为台大400个学生导读《红楼梦》,讲了整整三个学期。
2017年,白先勇得知《红楼梦》成为了这年北京高考语文的小作文题。这让他很兴奋,认为这是推动年轻人读《红楼梦》的重要一步:“现在是北京的中学生都要看了,再扩展下去,就是全国性的了。让全国这么多中学生,可以在中学阶段阅读我们文化里最重要的一本小说。”
作为一件要紧的事,白先勇自然乐意推动更多的学生去读《红楼梦》,于是他接受了猿辅导的邀请,还破天荒地把直播带进了自己台北的家中。对于这次直播课,他戏称:“高考考《红楼梦》了!这是学生最切身的考试,那我就帮他们考试。”
面对让他“有些紧张”的直播镜头,看着屏幕中进入线上教室的人数迅速破千破万,白先勇端坐于家中客厅,跨越台湾海峡,开始为来自对岸全国各地的中学生们上课。在他的身后,是两幅硕大的书法,据白先勇介绍,那是七七事变后徐悲鸿送给父亲白崇禧的礼物,赞扬他放下与蒋介石的个人恩怨、从广西赶到南京,拯救中华民族。
“我想,直播是现在传播最广、最快的一个方式,而且偏远地区也能同时看到,我想,这是一个挺好的传播方式。”白先勇慢条斯理地讲述着自己首次直播课的体验。有着与贾宝玉类似的家庭,又教了一辈子有关《红楼梦》的课,他可能是向年轻人推广《红楼梦》文化的最佳人选。在他的眼中,《红楼梦》是“中华文化的标杆”,是“天下第一书”,而他现在所做的这一切,是“替《红楼梦》作注解,方便学生看”。
(原题为:《白先勇首次面向中学生讲〈红楼梦〉10万大陆学生直播上课》)
责任编辑:李敏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白先勇,《红楼梦》,中学生,直播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