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札记|首轮“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在即,贸易不平衡难回避

澎湃新闻记者 辛恩波 实习生 董樱樱

2017-07-19 07:2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继6月21日首次中美安全外交对话之后,中美元首4月海湖庄园会晤确立的另一全新对话机制——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本周三将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举行首次会议。届时,中国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与美国财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将共同主持对话。
尽管自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特朗普对中美贸易关系的批评已不再如从前那样激烈,他在竞选期间关于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和对中国商品征收高额关税的主张如今也不再提及。但是,特朗普政府对于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仍然显得十分在意。在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前夕,中美关系中仍然存在贸易摩擦的风险。
中国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原院长霍建国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采访时认为,贸易不平衡的确是中美之间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但是这种不平衡不可能单纯依靠贸易单一环节解决,需要放眼整个贸易合作,在全面合作的情况才可能逐步解决。霍建国认为,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是一个有利于中美双方沟通合作的机制,如果中美双方能够通过这次对话进行良好沟通,就长远发展制定一些初步计划,这将是解决问题的良好开端。
而中国社科院美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刁大明认为,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所聚焦的经济贸易议题始终在中美关系中发挥着“压舱石”和“推进器”的作用。建交30多年来,中美两国的经济关系逐渐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利益交融格局。仅双边货物贸易额在2016年就达到5196亿美元,比1979年建交时增长了207倍,同时,在服务贸易、双边投资、金融合作等众多领域都呈现出多元化的相互依存态势。
同样重要的是,相互依存的中美经贸关系已凸显出极为鲜明的对等性,即美国对中国的需求持续增加,中国的国际贸易伙伴持续增加,从而改变了中国对美市场需求更大的以往情形。如今,中国已成为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最大的进口国以及第三大出口国,而美国也是中国第二大贸易伙伴、第二大进口来源地以及第三大出口目标地。
贸易平衡问题或影响对话
在中美首次全面经济对话举行前夕,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已经收尾,中美双方在农产品贸易、金融服务、投资和能源等领域已经取得重要进展。据路透社7月16日报道,百日计划成果的更多详情预计会在接下来的一周宣布。
这一计划是海湖庄园会晤期间,两国元首一致同意在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机制框架下推进的。而美国将这一计划视为平衡中美贸易的一项努力。今年4月7日在公布这一计划时,美国商务部长罗斯曾表示,美方的目标是增加对中国的出口、减少贸易逆差。而中国商务部发言人曾在上月表示,目前双方正在积极落实中美“百日计划”早期收获的成果。为进一步推动两国经济合作,双方正在就“百日计划”的后续成果进行密集磋商,期待取得新的成果。双方的共同努力充分证明,合作是中美两国唯一的正确选择,双方有智慧也有能力通过友好协商解决各自的关切,共同推动双边贸易、投资持续增长,实现互利共赢,满足两国人民对于美好生活的共同追求。
贸易问题是特朗普竞选期间的核心议题,竞选期间他曾非常强硬地批评中美贸易关系。今年3月底,特朗普还曾签署一份行政令,要求对美国每年的贸易逆差进行一次为期90天、针对各个国家的不同产品的研究。美国政府官员表示,中国逾3000亿美元的对美贸易顺差将受到严格审视。
按照美国商务部2月7日公布的2016年贸易统计数据显示,美国在商品贸易中对中国的贸易逆差为3470亿美元,占其整体逆差的47%。《日本经济新闻》不久前认为,鉴于特朗普非常重视巨额的对华贸易逆差问题,这一问题或许会成为中美首次全面经济对话中引起贸易摩擦的焦点。
“贸易不平衡仍然是中美之间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但是双方解决贸易不平衡的观点完全是不一样的,”霍建国表示,“美国认为就应该压缩中国出口,扩大美国对华出口,简单地从贸易环节去解决平衡,这种做法一是做不到,二也不利于中美长期合作。”
霍建国认为,如果中国减少对美出口,美国自然要从其他地方进口,但是从其他地方进口的成本势必要比中国高,结果就会导致美国国内物价以及产品竞争力受到影响。
今年5月,中国商务部副部长俞建华也表示,中美之间的确存在一定逆差,但是这个数字被高估了。此外,客观存在的贸易不平衡并不代表着利益的不平衡,因为造成这个原因是双方的经济结构所致。
俞建华透露,在中美经济合作第一阶段谈判中,贸易逆差问题也并不是一个专门的议题,没有作为早期收获的专门议题进行讨论。但他也称,在下一步有关计划的设计当中,对讨论这个问题“持开放态度”。
而刁大明认为,中美全面经济对话是两国战略与经济对话的全新升级,致力于专注解决中美经济关系中的摩擦与分歧。不可否认,随着中美经贸关系的持续深化,其中也自然存在着不同情况的摩擦与分歧。随着中国市场经济体制不断完善、自主创新能力的提升以及劳动力成本的提高等客观因素,弱化了以往美方在经贸关系中的优势地位;而自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国内经济压力与民意的内顾诉求导致其对包括中国在内的外部世界的焦虑,也推高了所谓“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风险。
特朗普贸易政策仍然强硬
就任美国总统以来,特朗普在汇率问题和关税问题上并没有对中国采取实质性的措施。不过从近期特朗普政府在贸易问题上的动作观察可见,特朗普政府并没有放弃在贸易问题的强硬立场。
7月12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宣布,要求韩国在8月就重新谈判美韩自由贸易协定(FTA)举行双边磋商。7月17日,美国政府又公布了修改北美自贸协定的相关计划,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表示美国目标就是扩大对加、墨两国的出口,减少贸易赤字。
而就在上周三美国宣布重新谈判美韩自贸协定的同一天,特朗普在前往法国访问中途再次就钢铁问题强硬表态,表示考虑动用配额和关税,以应对来自中国和其他国家的钢铁这一“大问题”。 今年4月20日,特朗普曾指令美国商务部根据《贸易拓展法案》有关国家安全的232条款的规定,对包括来自中国在内的海外钢铁进口展开特别调查。
霍建国认为,根据此前调查的结果美国可能会采取一些处理方法,并将这些处理意见在此次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上与中国进行沟通。不过霍建国表示,中方不会轻易接受配额或者征税的做法,因为这个问题不仅仅涉及到中方。
“中美达成的默契是通过长期的全方位的合作,逐步缓解中美贸易的不平衡,不可以单方面的采取制裁措施,”霍建国表示,“如果他采取的措施不仅针对中国,还包括德国、日本、韩国,那问题就更加复杂,就有可能在世贸组织内引起强烈的反响。”
中国商务部6月29日也曾对此表示关注,表示由于“国家安全”范围十分广泛,缺乏明确的界定,容易造成滥用,限制正常国际贸易流动。并指出,在经济发展困难时期尤其要共同努力抵制贸易保护主义,慎用各种形式的贸易限制措施。
实际上,特朗普以国家安全名义限制钢铁进口的想法也引起了美国一些专家的反对。7月12日,包括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和伯南克在内的15名美国经济学家致信特朗普,他们在信中指出,美国已经对钢铁进口征收了150多种反倾销和反补贴税,再度额外征税将伤害美国与许多盟友的关系。
霍建国认为,特朗普也在不断了解情况,调整自己,没有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就说明了这一点。“如果他能从经济角度明白这些道理,他未必就会逼着中国平衡贸易,而是尊重各自的比较优势,这样才能够有利于中美长期的合作发展。”
责任编辑:刘栋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美关系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