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全面经济对话|解决经贸问题,也努力缓解全球化“逆行”

澎湃新闻特约撰稿 余翔

2017-07-19 15:1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中美首轮全面经济对话即将于2017年7月19日在美国华盛顿举行。此次对话对落实今年4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海湖庄园达成的共识,检验中美百日计划落实情况,探寻下阶段中美经贸合作具有重要意义。
在海湖庄园会晤中,中美两国领导人就特朗普上任后第一阶段的经贸合作提出了明确的时间表。随后,经双方工作团队紧锣密鼓的商讨,结合时间表,中美提出了经济合作的百日计划,达成10项早期收获成果,包括中方将取消美国牛肉进口禁令,美方允许中国熟制鸡肉出口美国,美方欢迎中国等贸易伙伴自美进口液化天然气,中方将允许在华外资全资金融服务公司提供信用评级服务等,涉及农产品开放,金融服务、投资和能源等多个领域。
中国取消了美国牛肉进口禁令。视觉中国 图
百日计划:民众受益,两国关系上新台阶
总体看,百日计划具有以下三大特点:
一是百日计划的落实根本受益的是双方民众。随着中国民众收入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国人蛋白质消费结构也在快速升级。牛肉作为一种高蛋白、低脂肪的肉内产品正受到越来越多中国消费者的青睐。由于本土产牛肉无法满足巨大的消费需求,目前国内牛肉市场约五分之一的缺口需要进口补给,进口牛肉主要来自澳大利亚、巴西、乌拉圭等畜牧业大国。2003年底,因为美国牛肉和牛肉产品被检测出牛脑海绵状病感染,中国停止了美国牛肉进口,禁令执行至今。美国是世界重要的牛肉出口国,只要美国出口的牛肉符合中国的食品安全和动物健康标准,中国结束实施了14年的美国牛肉进口禁令,允许美国牛肉进口,为中国消费者提供质优价廉的牛肉选择,符合中国消费者的利益。
此外,中国人投资需求多元化、资产保值增值的需求正变的日益强烈,对高质量的金融服务与十年前相比不可同日而语。根据百日计划,中国将全面批准美资金融机构在中国进行信用评级服务,并将批准美国全资电子支付服务提供商进入中国市场。允许美企进入中国,将为中国消费者管理个人财富很多的选择。
二是百日计划是互惠性计划,不是中方迫于美方压力的单方面让步。中国向美开放牛肉市场,美国则将放开对中国熟制禽肉的进口限制;中国逐步开放金融服务市场,美国监管机构将同等对待中国银行机构和其他国家银行机构,下一步也将放开对中国出口液化石油天然气的限制。
三是百日计划反映出中美关系又上新台阶。从百日计划所涉领域看,双方探讨的领域更加细化和具体。与十年前双方更多从战略、框架角度谈合作,这是一个巨大变化。虽然中美全面经济对话名称中没了“战略”二字,但是所谈的内容无不是推动中美经贸关系长期发展的内容,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此外,百日计划也反映出双方工作方式的一个根本变化,敢于主动设置时限,在约定时间内拿出看得见的成果,凸显了今天中国和中国领导人的自信。
今年5月14日,白宫国安会亚洲事务高级主任波廷杰率代团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期间,波廷杰明确表示,美方是在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第一阶段谈判取得成功后,做出的参加“一带一路论坛”决定。显见,百日计划对稳定和推动中美经贸关系向前发展发挥了积极作用。
中美经济对话能否缓和特朗普“逆行”全球化势头?
在百日计划后,面对复杂的国际国内经济环境,中美高层官员亟需再次坐下来进行面对面的对话。
到目前为止,特朗普政府的保护主义政策理念仍没有要改弦更张的明显迹象,执意要喊着“美国优先”的口号,继续在全球化道路上“逆行”。特朗普的保护主义立场使其在7月初德国二十国集团首脑会议上备受孤立。欧洲不再掩饰其与特朗普的分歧。
德国总理默克尔表示,欧洲必须“把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会议期间挥舞全球价值链象征的苹果手机,尖锐地批评了那些不支持多边机构而是推动民族主义的人,并警告称,“我们需要更好、更多的合作”,“否则,我们将回到狭隘的民族主义道路上。”
伦敦经济政策研究中心《全球贸易预警报告》也发出警告称,2008年以来,G20国家共推出了3500多项新的保护主义政策,这些政策中的81%现在仍然在执行。如果特朗普政府继续在全球化道路上“逆行”必然会对今后一段时间国际经济合作造成重要负面影响,若其做法被其他国家效仿,则危害更大。
中美经济全面对话此时举行,将有助于从以下四个方面缓解上述局面。
首先,中方可向美方进一步阐述保护主义的危害,强调继续坚持互惠互利的贸易和投资框架的重要性,尽力说服特朗普政府保持市场开放和不歧视的原则,要求美方谨慎使用合法的贸易防御工具。表面上看,美国能从保护主义政策中受益,但这只在短期内有效。中长期看,保护主义将耗尽美国的系统性红利和优势。中方应特别提醒美方,特朗普政府以国家安全为由启动的进口钢铁和铝制品“232项调查”,已招致包括中方在内的多方不满,对此问题美方应保持客观审慎,美政府抑制钢铁、铝制品贸易的行为可能会引发对等报复,这对美国内部分领域如农业将是灾难性的。
第二,目前,特朗普政府在巴黎气候变化问题上的立场仍有回旋空间,我应借此次对话之机,劝说特朗普政府肩负起美国对国际社会和子孙后代的责任,回到应对气候变化的轨道,同时向其指出应对气候变化过程中业存在巨大的商机和道义红利,美企可从中获利,特朗普政府将在此问题上继续发挥国际领导力。
第三,中美再就双方面临的国内问题“对对表”。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为中方全面介绍中国国内改革和经济社会发展取得的进展和面临的困难、探寻“后百日计划”提供了机会。百日计划是一个好的开始,双方就牛肉进口,金融服务开放等10个问题达成共识,但这些还不足以进一步稳定中美关系。双方在工作层面尤其需要找到更多合作领域,拓展合作深度。现在中国和美国都有结构性产能过剩问题,这正为双方合作提供了一个现实领域。对下一步中美合作,双方应继续创新工作思路,大胆提出一些工作倡议,可考虑提出一年计划,三年计划等。
第四,中国应澄清朝鲜问题与中美经贸问题不同,郑重要求美方不应将两者混淆。朝鲜问题应该在外交和地区安全框架下考虑,不应该影响中美经贸关系。中国不接受美国借朝鲜问题对中国的任何讹诈。
中美双方通过全面经济对话以及今后的一系列高层交往中的坦诚交流和良性互动,将进一步落实两国元首“海湖庄园会”达成的系列共识,推动中美间形成更加稳定、相互支持、互利共赢的命运共同体关系,为中美两国人民和世界的福祉做出贡献。
(作者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经济室主任、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美全面经济对话,中美关系,全球化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