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闻|河南救助站人员跋涉两千公里,让离散28年的父子团聚

高志强、牛静芳、王红艳/大河报

2017-07-19 11:59

字号
韦胜光终于回到离开了28年的家。王红艳 图
一年多前,滑县救助站救助了一名冻伤的流浪汉,将受助者的DNA信息录入全国打拐网,经救助站工作人员和爱心志愿者的不断努力,终于帮助他找到了远在广西凤山县平乐乡洪力村巴力屯的老家。18日,记者联系上该救助站站长孙俊培,对此事进行了了解。
行动丨帮助街头冻伤的流浪汉找到家人
18日上午10时许,记者联系上了孙俊培站长。谈及帮助韦胜光找到家人的事,他十分感慨。
据孙俊培介绍,2016年1月10日下午(农历腊月初一),他们救助站接到滑县桑村乡派出所的电话称,在桑村乡杨庄村发现一名流浪人员。
“当时正是隆冬时节,我们见到这名流浪人员,也就是现在的韦胜光,看到他双手双脚都有不同程度的冻伤,我们第一时间联系医院给他治疗。”孙俊培告诉记者,因对方无法正常交流,不能核实准确信息。滑县救助站将其安置在定点代养机构进行集体供养,并将受助者DNA信息录入全国打拐网。
2017年7月5日上午,“宝贝回家”志愿者突然联系到孙俊培称,受助者和广西一位寻亲家长DNA比对成功。但对方家庭经济条件较差,希望通过救助站将受助者护送回家。
“我们了解情况后决定护送韦胜光回家,我和站里的姜东亚一起去的。”孙俊培说。
回家丨 2000多公里的护送之路一波三折
护送之路一开始就不是很顺畅。由于受助者没有身份证,无法购票。孙俊培提前赶赴郑州办理购票事宜。因高校放假和南方汛期,很多列车已停运,他们只买到全程23个小时的无座车票(郑州—柳州)。
7月7日一早,姜东亚带着受助者到郑州与孙俊培会合。因为天气炎热,姜东亚还给受助者买来水和雪糕。
“没去过,下了火车怎么走也不知道,那里也没有救助站,我们只能辗转联系上广西池河救助站。”孙俊培说。
在池河救助站的帮助下,他们坐上了赶往受助者所在村庄的汽车,由于是汛期,中途山体滑坡导致道路堵塞,护送之路可谓是一波三折。
7月9日,韦胜光来到村口,历经从河南滑县到广西凤山县平乐乡洪力村巴力屯2000多公里的路程,韦胜光终于回到了家。
孙俊培等人带着韦胜光到村口时,鞭炮的响声和热情的村民将从滑县来的3人紧紧包围。分别了28年,韦胜光的老父亲韦正双紧紧握着儿子的手泪流满面。7岁被拐,如今已35岁的韦胜光早已听不懂家乡话,姜东亚只能用他熟悉的河南话告诉他:这个是恁爸,这是恁弟弟,这儿就是恁家。
“我们通过交流得知,受助人员韦胜光被拐之前,他的母亲被拐卖至今未回,家中虽还有弟弟和妹妹,但他们常年在外打工,只剩父亲韦正双一人在家务农。”孙俊培说。
据了解,韦胜光的母亲在1986年就失踪了,至今下落不明,屋漏偏逢连夜雨,1989年的一天,韦胜光放学后与同学一起看望送养在邻村的妹妹,天黑以后,同学回到了家,而他却从此失踪。多年以来,韦正双一次次寻找,换来的却是一次次失望。
这次,韦正双终于把儿子盼回来了,为了表示感谢,他分别给滑县救助站、池河救助站,以及“宝贝回家”志愿者送了锦旗。
护送任务完成,孙俊培和姜东亚发现想离开不那么容易了,一路上细心的照顾让韦胜光对他们寸步不离,最后两人只能选择偷偷离开。 
原标题:他们跋涉两千公里让离散28年的父子团聚
责任编辑:李寿康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救助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