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思想周报|美国帝国的衰落;特朗普规则

季寺

2017-07-24 08:42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美国帝国的衰落
特朗普上任之后,美国正在重新升级阿富汗战争,扩大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行动,在索马里和也门进行秘密袭击,并公开促成沙特对也门种族灭绝式的军事破坏。
《美国世纪的阴影:美国全球力量的崛起和衰落》
著名历史学家阿尔弗雷德·麦考伊(Alfred McCoy)在一本新书中预测,到2030年,中国将在军事和经济上超越美国的影响力。麦考伊认为美国帝国可能不复存在。他认为特朗普是美国全球统治地位被侵蚀的最明显的副产品之一,但不是根本原因。同时他也认为特朗普可能加速帝国的衰落。
阿尔弗雷德·麦科伊是哈灵顿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的历史教授。他是《海洛因政治:中情局在全球毒品贸易中的共谋》(The Politics of Heroin: CIA Complicity in the Global Drug Trade)一书的作者。在越南战争期间,麦考伊曾受到中情局支持的准军事人员的伏击,因为他调查了海洛因贸易的波动。中情局试图阻止出版《海洛因的政治》,他的手机被窃听,他被美国国税局审查,并被联邦调查局调查和监视。麦考伊还撰写了关于9·11之后中央情报局酷刑的书,他也是世界上最重要的美国隐蔽行动专家之一。他的新书将于9月发行,叫做《美国世纪的阴影:美国全球力量的崛起和衰落》(In the Shadows of the American Century: The Rise and Decline of U.S. Global Power)。
以揭露性报道著称的媒体机构The intercept创始人杰里米·夏希尔(Jeremy Scahill)对麦考伊进行了采访,采访讨论了特朗普和俄罗斯,中情局干涉世界各地的选举的历史,对抗伊朗的丑闻,中情局和可卡因的爆发,美国代理人战争,阿富汗的毒品贩运,等等。以下为笔者的摘译。
怎样在历史语境中看特朗普?特朗普已经弄明白了美国在过去七十年中维持华盛顿霸权的基本支柱,并且在逐一拆除这些支柱。他削弱了北约的联盟,削弱了与亚太沿岸亚洲盟友的联盟,他建议削减美国军工复合体的科学研究,他几乎故意从国际领导者角色走下来。艾森豪威尔建立了一个军工复合体,将科学研究,大学和私人公司的基础研究,以及更多的国防承包商,与美国军方相结合。不幸的是,特朗普似乎并不了解,基础研究(如人工智能研究)与将使美国在军事技术方面处于领先地位的新能力之间存在密切关系。
中情局是特朗普之外秘密保护美国的角色吗?在全球反恐战争的语境下,政府向国土安全部投入近万亿美元。所谓的情报社区有17个机构,加上联合特种行动指挥部的扩张,是军方与安全机构的永久性整合,大大扩张了秘密安全机构,所有这些机构都构成了美国政府的第四分支(注:前三个分别是国会、总统、联邦法院)。总统任期是八年或四年。一个情报工作者,是三十年,这些专业人士和他们所代表的机构有更长远的观点。
关于《海洛因的政治》。回头看五十年前,这是一个非凡的经历。在十八个月至二年的时间里,我获得了惊人的教育。在那之前,我不过是一个研究东南亚殖民史的研究所,只知道窝在图书馆和写论文。
而在1970年和1971年间,有传闻说,海洛因迅速蔓延到在越南南部战斗的美军队伍中。而在后来由白宫进行的研究中,确定在南越战斗的所有美军作战部队中有三分之一是海洛因的重度使用者。
所以我想要调查:鸦片来自哪里?海洛因来自哪里?谁贩运的?毒品怎样来到他们的军营和掩体?没有人问这个问题。每个人都在报道滥用毒品,但没有人弄清楚原委。
我去了西贡,从越南军方得到了一些难得的线索。我去了老挝,进了山,被中央情报局雇佣军伏击,我发现中情局的合约航空公司美国航空正在飞往老挝北部苗族人的村庄,他们的主要经济作物是鸦片,他们用飞机把鸦片运往山外的海洛因实验室。世界上最大的海洛因实验室,由老挝皇家军队总司令负责,而其军事预算完全来自美国人。中央情报局并没有直接参与,而是对盟友的角色视而不见。所以海洛因的滥用横扫美军。
我发现中情局在毒品贩运中的共谋,成为了一种模式,在中美洲重演。还有1980年代的阿富汗,使得阿富汗战士转向鸦片。这次秘密战争期间,阿富汗的鸦片生产量从每年约100吨鸦片增加到2000吨,大幅增加。
在塔利班治下,从1999到2000年,鸦片的收成增加了一倍多,达到4500吨。但塔利班担心他们的“恶棍国家”称号,如果废除鸦片,他们就可能不再是“恶棍国家”,得到国际认可,可以加强他们对权力的控制。他们实际上在2000-2001年完全消灭了鸦片,从4600吨下降到了180吨,这是世界上任何地方最成功的鸦片消灭计划之一。
9·11之后,当美国在2001年10月开始轰炸时,塔利班很快就崩溃了。那么当美国回来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呢?我们通过中情局,动员了北部的老军阀联盟,那里的军阀大量地涉及鸦片贩运,还动员了贩卖鸦片的普什图军阀,当他们横扫阿富汗并夺取了省会的农村时,开始了鸦片的重新种植。到2006年,鸦片收成达8000吨,是世界上最大的鸦片和海洛因产地,占全球供应量的90%以上,构成了阿富汗国内生产总值的绝大部分。
关于国家安全。我认为“国家安全”是美国过去建立和行使其全球霸权的手段。看看近五百年来现代帝国的比较史,将美国帝国与其他几个国家区别开来的,是依靠隐蔽的方法,这是一个历史结果。1947年,国会通过了“国家安全法”,规定了美国国家安全的官僚机构。“国家安全法”创建了国防部,美国空军,中央情报局和国家安全委员会,这是美国行使全球权力的主要手段。之后艾森豪威尔依靠中央情报局进行监测,美国靠中央情报局和相关情报机构的方式,开始全球霸权。而这是自1945年美国全球权力崛起以来的一个显着方面。今天在继续深化。无人机,监控,网络战, 所有这些都是隐蔽的。在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期间,世界上大约四分之一的主权国家由于政变改变了政府,也通过操纵选举。
“全球鹰”曾是美国全球力量的关键支柱。
帝国的支柱正在崩溃。在无人机技术发展的最近十年中,我们发展出了重要的无人机基地。全球共有60个美国无人机基地,从西西里一直延伸到关岛的空军基地,“全球鹰”作为最强大的无人机系列,给了我们监控和打击的能力,这是美国全球力量的关键支柱。但那些支柱开始崩溃了。随着俄罗斯的压力,特朗普的北约联盟正在削弱,但更特别的是,我们控制太平洋沿岸关键盟友的能力正在逐渐减弱。
回忆一下历史上那些帝国的终结。当大英帝国终结,留下的不过是威斯敏斯特议会制度、一种全球语言、全球经济,体育文化,和BBC。当美元不再是世界无可挑剔的优秀的全球储备货币时,帝国游戏将会结束,美国的货物成本就会急剧上升。我们将无法像现在一样进行全球旅行,将不能享受现在的生活水平,从美国社会契约的重大改写中,将产生越来越多的社会紧张。

特朗普规则
近日,华威大学政治经济学名誉教授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Robert Skidelsky)在Project Syndicate发表题为《唐纳德·特朗普规则》的文章,评论特朗普的谎言和媒体假消息。
罗伯特·斯基德尔斯基教授
斯基德尔斯基描述,几年来特朗普在除所谓“非常可信”的来源外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声称巴拉克·奥巴马伪造出生证。在共和党初选期间,他指责竞选对手克鲁斯参议员的父亲参与对约翰·肯尼迪总统的暗杀。他说疫苗导致自闭症,暗示气候变化是一场由中国制造的骗局,目的是削弱美国的经济力量。
假消息、伪结论、骗局和阴谋一直拥有蓬勃发展的市场。托马斯·卡莱尔曾在十九世纪写道:“历史是对谣言进行蒸馏的结果”。假消息的贩卖者为了钱或政治利润制造假消息;这些消息在轻信谎言、低级趣味或怀恨在心者中间从来不缺少买家。八卦总是非常有趣的。
特朗普
可以从现代史上找到一些著名的例子。1924年英国大选前四天《每日邮报》公布了指控英国工党参与克林姆林宫领导的骚乱的季诺维也夫信件,粉碎了工党获胜的希望。
或许最著名的造假案例是《犹太贤士议定书》。制造者可能为了赚钱,声称有证据表明犹太人制定了统治世界的计划。该《议定书》关键段落如下:“[…]我们将打击异教徒,迫使他们赋予我们国际权力,这种权力可以使我们在不使用暴力的情况下逐渐吸收世界所有国家的力量,并成立一个超级政府。”最早传播该议定书的是20世纪早期的沙皇秘密警察,目的是为沙俄政权的反犹太大屠杀提供依据,该议定书后来成为20世纪上半叶反犹文学的基础,并由此酿成了可怕的后果。
那又有什么是以前没有过的?人们正在关注数字化制造的假消息今天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向世界各地传播。过去,造假者必须蒙蔽受人尊敬的新闻媒体才能植入假消息。现在假消息可以通过社交媒体像现代黑死病般实现病毒式传播。
但如果假消息真像病毒一样,人们很难在不发生灾难的情况下达到自然平衡。因此防范措施必须包括预防性疫苗接种。而很少有人相信政客能承担这样的任务,因为他们往往是假消息的既得利益者。答案之一是类似《选择?》这样的消费者独立监督机构。现在已经出现了几家网站专门从事事实核查和揭露新闻内幕的工作。其中最著名的是1994年成立的 Snopes.com,专门对都市传奇的准确性进行核查。Facebook现在标记假新闻的方式是明确告知公众“第三方核查人员怀疑此消息的准确度。”
虽然上述尝试很有价值,但无法忽视其固有弱点:那就是它们仍然要求读者负责核查新闻的准确度。但人们都愿意寻找证实自己想法的信息,而对挑战自己想法的信息选择性忽略。
责任编辑:李丹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际思想周报

相关推荐

评论(5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