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检干部回忆“贿”口脱险:舅舅泄露住址,谈话对象上门行贿

方成应/中国纪检监察报

2017-07-23 17:18

字号
“方主任,方主任……”回家路上,刚走到小区门口的我,突然看见有人远远地向我招手。朦胧的月光下,看不清对方是谁,但出于礼貌,我远远地应着。
这不是今天的谈话对象,村党支部书记贾某吗?他怎么找到我家门口来了?他又是怎么知道我的住址呢?走近一看,我有点懵了。
贾某似乎看出了我的惊讶,还没等我开口,满脸堆笑地说:“方主任,您下午把茶杯落我办公室,我顺路就给您送过来了。另外,这是您让我提供的一些材料,我的事情麻烦您多关心啊……”说话间,他就将茶杯和一个档案袋递给了我,连声说谢谢。
接过东西的同时,我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特别是在触碰档案袋的一瞬间,我几乎确定这里面有“蹊跷”了。谈话对象、小区门口、档案袋、多多关心……这一连串词语从我脑海里蹦了出来,这些不是经常出现在谈话笔录里的词语吗?用档案袋包装香烟送礼,不是行贿人惯用的伎俩吗……想到这里,我的脑袋“嗡”的一声炸开了,平时在笔录里记录的情节,竟然真真切切地发生在我身上了!等我回过神来,一抬头却发现贾某已经转身离去。
“贾书记!贾书记!”我赶紧扯着嗓子喊了起来。谁知道,这一喊,贾某加快了离去的步伐,近乎奔跑了起来。
我灵机一动,喊道:“等等,谈谈你的事情!”这一句果然奏效,贾某转身回来,仍然满脸堆笑。
“路边说话不方便,你的车停在哪里,到车上说吧!”我故作为难地说道。不出意料,贾某果然麻利地将我带到道路拐角处的轿车旁边,打开车门,自己侧身坐进驾驶室。见状,我迅速拉开后座车门,像扔炸弹一样将档案袋扔进车里,头也没回地一口气跑进小区。进小区以后,我又特意拐了几个弯,才敢停下来回头看一眼。确认没人追过来,我终于长吁一口气,步入电梯。
推开家门,咿呀学语的女儿一头扑进我的怀里,像往常一样和我玩起了石头、剪刀、布的游戏,而我此刻却心事重重。
“究竟是谁透露了我的住址?这位贾书记这么急着打招呼,难道真有问题?明天再去调查,重点应该放在哪里?”正当我陷入沉思的时候,手机响了:“小方啊,你今天是不是找老贾谈话了?他是我高中同学,这人不错,能力很强……”电话是舅舅打过来的,我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是他。
“舅舅!贾书记有没有问题要等调查结束才知道,没有问题最好,有问题谁也帮不了他!”没等他说完,我就气愤地打断了他的话。第二天,带着更加认真的态度,我和同事细致调查,果然发现了该村违规出借公款、村里招待费超高等问题。最终,贾某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这件事情之后的半年里,舅舅再也没有来过电话,也没有来我家串门,妈妈说舅舅真的生气了。又是一年正月初二,给舅舅拜年的日子到了,我的心里却忐忑起来。虽然我问心无愧,但确实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他。
出人意料的是,饭桌上舅舅竟然主动举起酒杯:“小方啊,老贾的事情过去半年,他也想通了,前几天同学聚会还特意让我谢谢你,幸好你们及时发现他们村财务的漏洞,才不至于让他越陷越深,闯下大祸啊!”听了这话,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和舅舅相视一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往后的日子里,我经常会想起这次“贿”口脱险的经历。想起它,我和调查对象谈话较量的时候,就多了一份勇敢与底气;想起它,陪女儿玩游戏的时候,就多了一份踏实与淡定。执纪审查过程中,难免会遇到说情打招呼,也难免会得罪亲戚朋友,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也是一个自我净化、自我约束、自我提高的过程。
(作者单位系江苏省扬州市江都区纪委,原题为《“贿”口脱险》)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反腐

相关推荐

评论(6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