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NG闻|体验VR后,我真心期待《银翼杀手2049》

许文婷

2017-07-24 14:0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今年是我第七年来圣迭戈动漫展(San Diego International Comic-Con),对热情粉丝的尖叫、汗味和腋臭已经免疫,被各大影业占领的Hall H也渐渐失去其魔力,只有一些脑洞很大的Cos粉们还继续辣着我的眼睛。
今年有很多混搭风。
正当遭受“七年之痒”折磨的我感叹动漫展不如以前时,《银翼杀手2049》的虚拟现实展让我对这个动漫朝圣地再次燃起激情。
《银翼杀手2049》VR 概念图。
大家都知道1982版的《银翼杀手》是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的奇作,但整个未来世界出自于菲利普·K·迪克。就像梵高一样, 菲利普·K·迪克一生穷困潦倒,他的科幻书籍都被书商廉价收购,1982年他去世后,《银翼杀手》才问世。
哈里森·福特在《银翼杀手》中乘坐的飞船。
当时,《银翼杀手》遭遇票房滑铁卢,不仅是因为上映日期撞上了斯皮尔伯格的《ET外星人》,观众对其中看似乌托邦的未来世界也不买账。
迪克在影片上映前几周挥挥衣袖告别人世,但他对未来的构想影响了一批科幻电影,其中包括《骇客帝国》、《独立日》、《第五元素》和《世界大战》。
未来世界的日本艺伎。
《银翼杀手》是一部关于未来罪恶世界的黑色电影,风格晦暗,主人公持有悲观的世界观,全片几乎没有什么正能量。
故事设定的时间是2019年,洛杉机已经变成了废人之地,科技发达的人类制造了与人类一模一样的复制人(Replicants),他们的唯一用途就是为人类卖命工作。
复制人研究总部秘密地将情感和记忆加入复制人,他们有了人类的七情六欲,但他们却只能存活四年。于是,四个复制人为了争取更久的生命,开始了残暴的反击。
哈里森·福特饰演的狄卡是一个已经辞职的警察,本想每天吃个拉面、过退休生活的狄卡爱上了美丽的复制人瑞切尔,肩负起了毁灭其他复制人的重任。
狄卡和瑞切尔。
现在看来,菲利普·K·迪克对人类发展期望过高,高仿真复制人在2019年没法成为现实,但他在《银翼杀手》中设定了一个多种族融合的大都会以及带有语音识别功能的电脑系统(Siri)都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电影中,脏乱差还没城管的洛杉矶到处是大型高清电子屏幕,上面滚动着日本女人吃药丸的视频和仍带有80年代风格的可口可乐广告。
满大街奔跑的除了留在地球的人类之外,还有很多半成品复制人,大多数都是和玩具和洋娃娃合成的怪咖。在这个世界里,一切都很诡异。
《银翼杀手》的故事发展和人物演变有很多层次,主人公狄卡随着对复制人的追杀慢慢地失去了他的人性,显示出了人性的丑恶面,和那个霓虹灯下的腐烂世界相呼应。
最后一个高智商复制人死去之前有一段雨中遗言,已经被科幻粉们捧为经典,最后两句话是“我见证的每个瞬间都会消逝在时间里,就像雨中的眼泪,死亡的时刻到了”。
当华纳影业和Alcon 娱乐宣布拍摄《银翼杀手2049》的时候,很多粉丝都质疑“续集是否还能继续菲利普·K·迪克在哲学层面上对未来世界的探讨”。
《银翼杀手2049》绝对是巨星瓜分银幕的一部电影,哈里森·福特重返这个系列,瑞恩·高斯林饰演主角警官K, 杰瑞德·莱托是大反派,除此之外,罗宾·怀特、戴夫·巴蒂斯塔、性感女星安娜·德·阿玛斯和老戏骨连尼·詹姆斯也加盟影片。
高调,是《银翼杀手2049》给人的第一印象,这和1982版截然相反。不过,执导此片的是近几年在科幻和犯罪剧情片题材上彰显掌舵能力的丹尼斯·维伦纽瓦(《焦土之城》《边境杀手》),摄影师是传奇人物罗杰·狄金斯(《肖申克的救赎》《冰血暴》)。
高司令和女主安娜·德·阿玛斯。
维伦纽瓦在动漫展上向粉丝们保证,《银翼杀手2049》“在核心上百分之百地继承了要1982年版本的黑暗诗意境界”。这给我们吃了一颗定心丸。
华纳和Alcon为了配合影片宣传,在今年1月启动了一个虚拟现实项目,用虚拟和现实相结合的概念再现菲利普·K·迪克设计的未来。
《银翼杀手2049》的虚拟现实体验棚设在动漫展主会场的外面,占地面积超过600平米,在33度高温下等了20分钟之后, VR体验的大门打开了,展现在我面前的是湿漉漉、充满烟雾的一个神秘世界。在昏暗的灯光下,墙上挂着的是带有丹尼斯·维伦纽瓦导演笔记的剧照。
一帮工作人员把我引到VR座位上,带上头显和耳机之后,我的《银翼杀手》之旅开始了。
我在VR世界里面的角色应该是高司令在片中的人物,他驾驶着升级版本的一辆警署飞船,穿梭在2049年的洛杉矶。高楼广告牌上依然有可口可乐的广告,但是3D的进化版本,82年版本中的日本女人不见了,替代她的是一系列虚构的中国广告,中间还夹杂着俄罗斯和印度文字。
正在我享受着360度的全景世界时,飞船遭受了攻击,随着飞船极速降落,一股强烈的失重感向我袭来。
然后,体验就结束了。
WHAT?!
正当我拿下头显想抱怨VR体验太短的时候,一个撑着雨伞的大姐出现在我眼前,她用愤怒地表情看着我,“你看到飞船坠毁了吗?谁干的?赶快拨打995!”
一脑门雾水的我环顾四周,发现我站在一架实体飞船前,警察黄色塑料带封锁了现场。
原来,VR之后,整个体验棚被装置成了电影场景。
我在与雨伞姐交谈的时候,一组记者围绕过来,他们是未来的新闻媒体,要采访我关于这场飞船坠毁事件。
好吧,我只能临场发挥了。
现场的演员。
在假的采访之后,真家伙上了。
一组身穿“街头职业女性”风的女子向我走来,她们用很挑衅的语气问我是从哪里来的,“我是中国人”这个回答引来她们一场大笑,涂了深绿色唇彩的短发女说“这里已经没有国度,亚洲人都搬来这个废墟了”。
随着她的手指指向,我看到她背后的大排档。
这里挂着中国结和各种大小的炒锅,霓虹灯牌上写着“中餐”,整个场景和82年《银翼杀手》的拉面馆有点相似。
82年版本的剧照。
鸡尾酒吧有一张酒单,两种酒分别是关公酒和阿里山茶酒,桌子上还有一笼热腾腾的菜肉包。看来,《银翼杀手2049》的地球场景将主打中国风。
转身,有身穿未来工作服的摄影师要求我拍照。照片是现场合成的,为了增加未来感,她扫描了我手腕上的芯片,照片瞬时传送到了我的电子邮箱。
越往这场景的深处走,眼前的一切就越离奇,不仅有脱衣舞馆,还有戴着面具的人在我耳边低语:“他们发现新物种了吗?”
剧照和体验现场。
这示意电影中将会出现除了人类和复制人之外的另一种高科技生物,而一直困扰影迷的问题也会在电影中得到解答:2049年的狄卡到底是人还是复制人或者是具更高IQ的复制人?
谜底将在10月6日揭晓,期待中国同步。
【作者自述】我在美国从事影视媒体工作,是好莱坞外国记者协会(俗称“金球奖组委会”)的会员。简单说,本人的日常工作可以概括为看片!采访!再看片!我是一名独立电影迷,喜欢赫尔佐格、文德斯和李安,也是《欲望都市》脑残粉和《胜利之光》死忠粉。欢迎访问我的新浪微博“婷的看片房”。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TING闻

相关推荐

评论(12)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