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青年对话录|一个90后美国创业者的中国之旅

特约记者 姜源

2017-07-26 09:5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Nathan Resnick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毕业于圣地亚哥大学,今年23岁的他是一名连续创业者,先后在美国创立Yes Man手表公司和软木供应有限公司,目前担任Sourcify的首席执行官,致力于帮助美国企业对接中国制造业供应商。
他的中国之旅开启于7年前。16岁时,他来到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参加为期一年的交换项目,住在北京的郊区一个几乎完全不会讲英文的寄宿家庭,课余时间探索中国大街小巷,项目结束后徒步旅行3个月走遍中国,后来也多次往返中国。在下面的采访中, 我和他聊了聊中美教育、中国社会、年轻人创业和全球化等问题。
澎湃新闻:
近年来,中国精英阶层中很流行送子女去美国上高中,但反过来的情况却很少见,你为什么会在十六岁的时候来中国读书?你如何看待中美两国不同的教育模式?
Nathan Resnick: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对国际贸易非常感兴趣。中国让我感到心潮澎湃,所以,我从高一就开始学习普通话。我认为要真正学好这门语言,我需要去中国。但我刚开始并没有想到,我会在16岁的时候,有整整一年时间完全沉浸在中文语言和中国文化当中。我是那一年48名从美国来的交换生之一。
关于教育模式问题,我认为中国和美国教育模式的主要区别在于教师的教授风格。在中国,学习都是围绕课程进行的,而且非常系统化。通常情况下,学生不会有空间去考虑课程以外的事情。 而在美国,教师们则更倾向于敦促学生找到解决问题的独特方法。
澎湃新闻:刚到中国的时候有没有遭遇“文化冲击”?你是通过什么方式去了解这个国家的? 通过这一年在华学习,你觉得你对中国的了解程度如何?
Nathan Resnick:我第一次来中国的时候,被你们这里的人口数量给吓到了。另外,中国人性格也很直接。他们会告诉你他们的想法,而中国社会是关系驱动的。
那时候,我住在北京的郊区,而寄宿家庭几乎完全不会讲英文。我在当地中国高中(北师大二附中)上学,每天穿着校服骑自行车去上学。我的中国同学都很棒,他们对美国很感兴趣,我们会经常交谈,也会一起运动。因为我很高,所以通常我们会打篮球。寄宿家庭对我的影响也很大,没有他们的帮助,我不会在中国如此精彩的经历。他们就像我真正的家人一样,现在项目结束已经七年了,我们还是保持着联系。事实上,我寄宿家庭的中国兄弟很快就要来美国拜访我了!
另外,我还会通过探索来了解这个国家的。一些国外来的同学会在空闲时间看电影。我就想,我在美国也可以看电影啊,我在美国做不了的事情,是去探索那些有趣中国街道,遇见那些思维方式和你完全不同的中国人。所以,每天下课后我都会去探索。比如,我会去市场,和当地的店主聊天,和我的邻居建立关系。
在一年的项目结束以后,我和我一些国外的朋友还计划了一次振奋人心的毕业旅行。我们徒步旅行了三个月,真正地走遍了中国。我特别喜欢中国多样化的自然景观和易于使用的火车系统。所以很多时候即使可以坐飞机,我们也会选择坐火车,因为这样更酷更接地气。很多非常棒的对话都是发生在火车上的。
澎湃新闻:在火车上发生的最令你印象深刻的对话是关于什么?
Nathan Resnick:刚来中国的时候,每天骑车上学的路上会被很多人叫“老外”。慢慢地,我习惯了这种情形而且开始享受别人对我的关注。最令我印象深刻的对话发生5年前,那时候我学习普通话已经有10000小时了。在一趟去洛阳的火车上,我和一个中国人聊起了政治和宗教。在谈话结束时,他说:“你知道么,如果我看不到你的肤色,我会认为你是中国人。”哇! 这是我听过的最好的称赞。(这说明)通过努力学习,我的语言能力已经足够好,能够在跟人交谈的时候听起来像本地人了。
坐火车旅行的时候,我们通常会订硬卧,但有一次我们决定尝试坐硬座。对于美国人来说,这真的是一个特别的经历,在美国我们从来没有在晚上坐过9个小时的火车,尤其是在没有床的情况下。然而,那天晚上真让我大开眼界,和我们坐同一班火车的很多都是去远方找工作的农民工。那天夜里,每一个乘客都对我们特别感兴趣,我们几乎没怎么睡觉,因为他们不停地问我们问题。我们也很开心可以向他们介绍自己和美国。
我喜欢中国的一个原因是中国人特别开放。好多次我走在街上就被陌生人邀请进屋喝茶,或者在商店里,店主也会邀请我喝一杯。他们非常渴望了解这个世界,想看看外来的想法怎样才能用在自己身上。特别是在中国农村,很多当地人都对和外国人接触特别感兴趣。
我觉得这是中国很特别的地方。我曾经游遍欧洲各地,从来没有陌生人像那样邀请我进入他们的房子。虽然一些外国人可能害怕与陌生人互动,但在中国我从来没觉得害怕,对我来说中国是很安全的。虽然每个国家都有不好的人,但我仍认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相比而言,由于不禁枪,在美国武器的普遍程度几乎比世界上任何地方都高,这导致美国确实有一些相对危险的地区,在新闻中也经常会听到枪杀事件,当然美国绝大多数地方都是安全的。深夜走在小路上的时候,我会觉得比在美国更安全。
澎湃新闻:你谈到在火车上与农民工聊天。他们不远千里来到城市找工作,这是中国城市化与城乡差距的一个表现。你怎么看待这种情况?在美国有类似的现象吗?
Nathan Resnick:每次遇到中国的农民工,我总是对他们印象深刻。他们为了自己的家庭付出一切。在北京的时候,我和出租车司机聊天的时候经常得知他们的家人住在很远的地方,他们每个月寄钱回家,每年只能见一两次家人。这对我来说太不可思议了。虽然我也不和家人住在一起,但如果我想去看他们,当天就可以坐飞机去。
在美国当然也有类似的现象,但我觉得大多数美国的工人远没有中国人勤奋。他们不会为了养活家人和离开他们外出工作一整年。有时,作为一个在中国生活的外国人,我会感到这个国家发展迅猛,机会无限。毫无疑问,21世纪是属于中国的。但是,个人被裹挟进时代发展的浪潮中无法抽身,为了物质生活的提高,家人都见不到,那么物质生活的提高又有什么意义呢?
澎湃新闻:在中国的这段经历对你之后的生活产生了什么影响吗? 中国在你的美国朋友或者说普通美国人眼中是什么样的呢?
Nathan Resnick:这段经历对我现在的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我不仅了解了另一种语言和文化,而且有了更加强烈的旅行的欲望。我喜欢去看世界,希望有一天可以去遍所有的国家。这段经历对我的国际贸易公司获得成功也有很大的帮助。
当我从中国回来的时候,我的美国朋友问了我很多问题,他们想知道关于这个国家的一切。大多数人以为在中国我会被限制在某些空间,但事实上,在2010年作为一名在中国的外国人,我觉得有时候甚至比在美国还要自由。在中国,我们总是感到安全,并且受到欢迎。
大多数美国人都对中国很感兴趣,因为他们知道大多数他们使用的产品是在那里生产的。每个人的观点不同,但大家对中国文化和生活方式都很感兴趣。同时,他们也会担心中国的环境污染和产品质量问题。我认为中国人应该持续关注环境问题,中国是一个美丽的国家,但环境污染将带来破坏。我在北京经历过雾霾最重的日子,也在中国农村见过满是垃圾的湖泊,大自然应该被好好保护。我现在住在加州,我喜欢那里是因为沙滩和很棒的自然环境。如果没有污染,人们会过得更快乐。
澎湃新闻:你是一个连续创业者,一开始是在美国创业,为什么会把中国加入你的创业计划? 到目前为止进展如何? 在中国做生意和在美国有什么区别,遇到的主要困难是什么?
Nathan Resnick:其实,我的大多数创业项目一开始就和中国有关,我们在中国生产产品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因为这样成本更低,在美国出售时的利润就更高。我的“Sourcify”公司现在进展很好,目前已经帮助数百家美国公司与中国合适的工厂对接。
关于两国在做生意上的区别,中国的商业是围绕着关系进行的,而在美国是集中在交易上。从长远来看,我更喜欢在中国做生意的方式。大多数美国人在中国面临的主要困难是语言障碍和文化差异。在处理技术产品或任何产品时,很多美国公司往往会忽视细节,而产品制造需要精准的技术参数。如果想要工厂生产出对的产品,就必须对技术要求有清楚的了解。
澎湃新闻: 我们知道,美国是鼓励年轻人创新、创业的,尤其是在硅谷这样地方。在中国,年轻的创业者一方面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关注,但也有各种批评的声音。在美国,年轻创业者的情况如何?
Nathan Resnick:对于年轻创业者而言总是存在一个平衡点。一方面,他们通过创业学到的东西比在校园学习到要更多。我知道这一点是因为我在大学期间也经营一家公司,几乎一度要辍学。我留下坚持毕业的唯一原因就是怕我的母亲失望。年轻创业者应该当作特殊情况来看待,人们应该理解我们确实为了事业成功投入了全部的精力,每一个企业家都知道成功不是随随便便获得的。而在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创业,这让我们有了从失败中学习的机会。
所以年轻创业者受到关注也好,批评也罢,都是非常正常的,这在全世界都是一样。这是一种平衡,不存在一个正确答案,就像成功的道路也不止一条一样。
澎湃新闻:“Sourcify”公司的业务是帮助美国的公司和中国的工厂建立合作关系,这可以说是全球化的典型例子。但近年来全球化陷入了巨大的争议,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持反对意见,还指责中国在和美国的贸易中是不公平的。你的公司是否受到美国这种政治保守趋势的影响? 你如何定义全球化?你对中国的全球化有什么看法?
Nathan Resnick:首先,我需要说明我不是一个热衷政治的人,但我并不支持特朗普总统的意见。我觉得全球化整体上是很好的。一些国家更适合生产某些产品,进行交易使双方获利,限制贸易是没有任何意义的。
我们公司的业务并没有受到这种政治保守趋势的影响,因为大多数制造产品的全球性公司都知道这些产品在美国生产成本太高。如果我们在美国生产所有的产品,我们的价格至少是现在的两倍,而美国人是不会以两倍的价格来购买这些产品的。所以,虽然我认为跟上趋势很重要,但我不认为我们的总统对全球化的指责是正确的。
对我来说,全球化意味着国际贸易和对世界的理解。就我个人观察,近几年中国人的国际意识在兴起,可以说明中国全球化水平已经得到很大提升 。比如 2010年我在中国生活的时候,人们总会称我为“老外”,当我讲中文时,周围的人都会感到很惊讶。而在今年四月的最近一次旅行中,人们很少会把我称为“老外” ,当我说中文的时候周围的人也没有很兴奋。这意味着中国逐渐适应了有更多的外国人在这里生活的情况。将一种世界视野融入了社会当中,每个人都尽量去接触世界观点,而不是固守一隅,我认为这对这个国家和人民都有好处。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青年创业者,中美教育,中国社会,全球化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