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河、习骅、马未都等为中纪委机关报投稿,谈5年反腐经历

澎湃新闻记者 岳怀让 综合报道

2017-07-26 19:4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自今年7月14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开设了“我与这五年”专栏以来,已有纪东、二月河、金一南、习骅、谢春涛、马未都六位作者讲述了自己与正风反腐相关的亲身经历、所见所闻。
根据多地纪检部门网站今年6月发布的《中国纪检监察报》“我与这五年”专栏征稿通知显示,中纪委机关报的这一专栏要求以第一人称的口吻,讲述这五年来他(她)亲身经历、所见所闻的和正风反腐相关的、感受最深的一件事或一段经历。
征稿通知还表示,专栏作者对象覆盖各行各业,突出典型人、典型事、典型地点。不仅有名人、专家学者、公务员、外交官,还有商人、医生、教师、书法家、画家、艺术家、科技工作者等,甚至还会有受处分人员、落马官员家属、厨师、服务员、礼品回收个体户、村民、居民等。
谈“雅贿”:马未都美国遇贪官
最新一位亮相中纪委机关报的是马未都。说起马未都,读者最先想到的一定是作为他“著名收藏家”的身份,而一位收藏界的大咖在纪委媒体上撰文能说些什么呢?恐怕不少人就会联想到一个近年来出现在反腐败工作中的高频词:“雅贿”。
在7月26日的“我与这五年”专栏中,马未都讲述了自己在国外的一段经历:“有一次,我在美国一家古玩店里聊天时进来一位客人,那客人见我一愣,低头不语,显然他认出了我,但没打招呼,佯装看东西,马上找个借口出去了。人一走,店主人还有些奇怪,说这个老主顾还曾说起过你,怎么见你溜了?我笑着说,猜他是个‘跑’出来的官员。”
近年来媒体曝出因“雅”而“腐”的官员其实不在少数。《中国纪检监察报》今年6月曾刊文指出:部分党员干部追求情致、讲究高雅,练字画画、品茶论酒、藏书藏物,深究细研。但如果偏执于此,痴迷其中、“孜孜以求”,如若求之不得便不惜以手中权力作为交换,势必最终走上贪腐之路。
比如,“玉石省长”倪发科,收受的玉石占受贿总额近八成;“兰花局长”周华清,受贿35万余元中光兰花就价值近20万元;“壶哥”宋铜,以支付紫砂壶款等名义收受钱款逾千万元……
这样的例子还可以举出很多,对此,马未都在上述文章中痛陈:曾几何时,不少古玩艺术珍品被各色腐败销蚀,收藏市场也被相当程度扭曲,令人痛心。
5年来的正风反腐,作为收藏界的“圈内人”,马未都总结道:“给我的内心带来了很多愉悦。不仅为古玩艺术品市场的良性回归和科学发展,也为收藏市场的正气归来,更为我们国家、民族的发展与复兴,为这个社会的生机、世道人心的正向提升。”
批特权:两少将忆革命传统
在7月14日出版的《中国纪检监察报》上,“我与这五年”专栏开栏第一篇就请到了曾任周恩来总理秘书的纪东少将,分享他在这五年中感受到的党风政风新面貌。
作为周恩来总理的最后一任秘书,纪东陪伴了周总理生命中的最后8年。
在“我与这五年”专栏文章中,纪东用周总理拒绝“特权”的故事用以共勉:年逾古稀的周总理一次陪外宾出差,宾馆房间里放了一盘广柑,他觉得这就是“特权”。
纪东表示,一段时间,党的好传统好作风被一些人抛到了九霄云外,尤其是那些高级领导干部中的腐败分子,忘记了初心,忘记了权力是党和人民赋予的,大搞权钱交易,甚至拉山头、搞宗派,乌烟瘴气。
在纪东看来,我们党历史上如周恩来总理这样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我们有责任懂。不仅要懂,还有责任把他们那种担当、那种历史自觉传承下去。
为“我与这五年”专栏动笔的还有著名作家二月河、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少将。
作为著名的历史小说作家,二月河很早就关注到了反腐败的历史意义。2014年的全国两会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参加河南代表团的审议。二月河在会上从历史角度谈反腐倡廉,用“蛟龙愤怒、鱼鳖惊慌、春雷震撼、四野震动”16个字评价当前的反腐力度。
对此,王岐山不仅认真听取了二月河的发言,还回应称:“二月河的意思我听懂了,因为我了解他,比他了解我多。他写的‘帝王系列’我认真看了。看了他的书,就能读懂他。知音是什么,知音是通过听音乐就能听懂作曲人想要表达什么。”
而在2014年7月,中纪委网站“聆听大家”系列访谈请到的第一位专访嘉宾,就是二月河。
在这五年中,军队领域反腐的力度之大也是一个重要的看点。国防大学教授金一南将军的文章就谈了这一领域的成果与问题。
金一南在文章中举了几个例子。上个世纪60年代,当时在国防大学前身——高等军事学院,有几位领导同志先后受到批评。一位是中将副院长,老部下来看望他,带了两瓶五粮液和一块手表,他由此受到批评,并将礼品如数上交。另一位中将副政委因驾车去北戴河,也受到批评。因为当时规定,凡是通铁路的地方一律不许坐小车前往。第三位是少将教育长,出差返回前最后一顿饭由部队请客,回来后,秘书报销差旅费的时候,竟把最后这顿饭也记上去了,领了出差补助。虽然教育长本人并不知晓,是秘书办的,但他也因此作了检讨。
金一南表示,5年来,正风反腐始终是自己关注的一个重点。为什么?因为自己的研究领域是国家安全战略,而反腐败正与此紧密相关。
小切口:“笔杆子”讲起身边事

分析“我与这五年”专栏已经发表的文章,澎湃新闻记者发现六篇文章都是从小切口身边事谈起,既有马未都这样的“海外亲历”,也有纪东将军对前辈两袖清风的点滴记录。
习骅与谢春涛两位著名“笔杆子”的专栏文章也讲起了身边的故事。
曾写过《大清“裸官”庆亲王的作风问题》、《雍正如何让官吏为国家做事》、《皇帝的伙食费到底多少?》、《“癸酉之变”与嘉庆帝的反思》等“爆款”文章的习骅著有《中国历史的教训》,诠释了党中央全面从严治党战略部署的现实意义和历史价值,引起广泛共鸣。
此外,研究廉政立法和苏共问题的习骅此前担任中纪委驻国家铁路局纪检组副组长、监察局局长,现任驻审计署纪检组副组长,拥有丰富的一线反腐经验。
习骅在文章中回忆起一段五年前让直击记忆犹新的往事——刚走进小区大门,邻居老张一把抓住习骅的胳膊,指着马路对面那家酒楼,怒气冲冲地责问习骅:“你们还管不管?就这样混下去了?”又指着隔壁的俄罗斯大使馆,长长叹了一口气。
面对邻居老张的责问,习骅形容自己“像触电一样呆住了”。
原来,对面那家酒楼在北京以价格昂贵著称,生意异常火爆。一到晚上,门口停满了各类公车。酒香伴着笙歌飞扬,似乎永远不会结束。路过的群众无不侧目而视、指指点点。至于那家使馆,习骅每天早上都能看到他们升旗,比多数北京市民更了解它的前世今生。1991年的那天早晨,习骅亲眼看到苏联大使馆改名换姓,他们把红旗像桌布一样叠起来,升起了陌生的三色旗。
“逆转的到来,似是毫无征兆却又实为必然。”习骅用自己习惯的历史写作笔调记录了这个时刻:2012年11月15日12时12分,刚刚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的习近平面对中外记者,坦陈党面临着“许多严重挑战”,宣布向“贪污腐败、脱离群众、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等问题”递出战书。
仅仅19天后,中央政治局拿出了八项规定,剑指干部工作作风;又过48小时,当选为中央候补委员才21天的李春城黯然落马……“战斗”开始了。
与之类似,中央党校校委委员、教务部主任谢春涛也写了自己亲历的一个故事——2013年春节刚过,有记者问过谢春涛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有在街头回收高档礼品的商贩,面对不如从前的经营状况,很自信地认为中央八项规定的风头一过,生意还会红火。记者让谢春涛回答,商贩的判断是否正确。谢春涛毫不犹豫地告诉记者,商贩肯定想错了,中央抓作风一定能抓出明显成效。
历史的进程没有让研究历史的习骅和谢春涛失望。在习骅的笔下,如今家对面那家酒楼渐渐“门前冷落车马稀”,后来干脆关了一段时间。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的力量。”习骅在专栏中这样写到,而一部党史、一部国史述说的就是这样一条铁律。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反腐

相关推荐

评论(3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