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上评|为广场舞划禁区,更要实施健身场所“供给侧改革”

毕舸

2017-07-27 09: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马上评|为广场舞划禁区,更要实施健身场所“供给侧改革”
四川拟规定:居民楼两百米内跳坝坝舞扰民,个人最高可罚两千【点击图片查看详情】
《四川省环境保护条例(修订草案)》日前提请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五次会议审议。对于坝坝舞的噪音污染,条例规定,居民楼200米范围内跳坝坝舞将由城管部门责令改正,予以警告,拒不改正的个人最高将被处以2000元的罚款。
四川的坝坝舞,就是国人俗称的广场舞。近年来,有关广场舞扰民的报道不断,广场舞大爷大妈因此成为舆论关注焦点。而围绕广场舞的争论,往往就在于年轻人指责某些大爷大妈不分时段、不分场合,只顾自己挥洒自如尽情舞蹈,却无视给他人生活、学习、休息带来的负面影响。
这其实就是广场舞的“群己权界”不够清晰所致。严复当年用文言语句翻译穆勒(今译密尔)的《论自由》时,将书名译作《群己权界论》。公域讲权力,私域曰权利;公域讲民主,私域言自由。这就是“群己权界”。
社会和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利,但所有权利都是有界限的,每个人都有行使权利的自由,但前提是不侵犯他人的自由。广场舞如果无法厘清“群己权界”,大爷大妈的舞蹈自由就会演变成一种滥权,包括将喇叭声贝放至最大声,必然会侵犯他人休息、不受打搅、不被噪音侵袭的自由。
但广场舞的“群己权界”能否由四川新规而起,进而对全国形成示范效应?目前尚存诸多疑问。
首先,四川新规划定了广场舞大爷大妈与他人的“群己”距离——200米,这当然可以最大限度地避免广场舞带来的噪音等干扰,但却衍生出另一个问题。广场舞大爷大妈之所以选择毗邻小区跳舞,原因无非是离家近、有可用的小区健身场所。而200米之外是否有合适的舞蹈场所?如果没有,大爷大妈该去哪里跳舞?四川新规并没有对此提供解决方案。
其次,如果大爷大妈不愿遵守新规,四川新规将监管权交予城管部门,就面临着执行度的难题。毕竟大爷大妈往往会在晚间跳广场舞,这意味着城管的工作时间被拉长。而且如果要对每个小区进行全覆盖监管,城管为此需增加的人力物力也可想而知。
四川新规必须要对以上两大问题予以重视,首先是能否提供更多的开放场所,比如除了市政公园,能否适度放开学校、企业现有运动场,供大爷大妈既能畅快跳舞,又不会对周边居民造成影响?
而对于广场舞大爷大妈的行为约束,也未必都要依赖于城管部门的外部管理,还应探索小区自治等途径,小区业委会、物管可以与大爷大妈协商,规定其广场舞时段、喇叭分贝等。毕竟很多大爷大妈就是小区居民,只要晓之以理,推动他们换位思考,其自治效果恐怕会胜过重罚。
管好广场舞,四川新规还缺健身场所“供给侧改革”、用小区自治强化大爷大妈自律两大突破口,相比于一味强调罚款,这更加考验监管部门的社会资源协调和共享能力。我希望四川新规能借此探索出一条新路,真正将广场舞并入到良性循环轨道。
责任编辑:王卉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广场舞,健身

相关推荐

评论(81)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