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戎:研究者和执政者都不可忽视公众号和朋友圈

马戎/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

2017-07-27 14:1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编者按】
网络时代的社群关系有怎样的变化?为什么一些人总是想办法要成为网红?
7月23日,在2017文景艺文季论坛上,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马戎分享了他对于互联网时代社群关系的理解。他认为,网络时代形成了一个多元庞杂交错的信息交流网和网络社群多元的集合体,这是一个全新的信息生态体系,也是一个全新的社会动员体系。研究者也好、执政者也好,都必须给予足够的关注。
以下是马戎的演讲及与现场听众的互动内容:

过去社会学研究初民社会,研究原住民,研究社区,研究职业群体。现在当网络兴起,智能手机普及,实际上现在确实是在不知不觉间,从我们这个年龄看,好像还没有回过劲来,就出现了一个我们很不熟悉的一种交往的方式,很不熟悉的一种新的技术,带来的一种新的社群。而他们会在交流中思考,在交流中促进一些行动。这是不管从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都应当关注的一个新现象。过去那些传统社区,比如职业社群,比如大家都是工人,我们都是老师,过去还有乞丐,这些职业是显现的,他们在很多方面,包括在外表上、用词上都有一些他的行话。但是我们现在,在网络上的社群是看不到的,我们可以观察到一群老师在那里如何如何,观察到一个学生如何如何,但是我们无法观察到在网络上通过互联网的线路在那里沟通讨论,这样一些人到底是一些什么样的人,他们是隐性的,不大容易被第三者和社会观察到的。而且在这样一个网络的沟通当中,实际上他有很多是自发组成的群体,开始是交流,找到共同语言,建立一种认同。像滚雪球逐渐扩大,最后变成一个网络的群体,他们有他们的公众号,他们有他们专门的特定用语,最后可能把他们所关心的事情变成行动,这些是我们过去传统的研究或者对群体的研究或者我们这些认同的渠道研究的人,关注得不够的。
刚才王老师谈到我们现在的都市,其实我们仔细想一想,随着网络的普及,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现在这些新的社群不仅在城市,也出现在农村。这些年来大陆上搞扶贫,扶贫在很多地方,偏远山区、西部边疆地区扶贫的措施之一就是建立网络体系,让那些偏远地区发展电商,比如南疆的葡萄、核桃、水果,在网上弄一个网站,原生态、无污染、质量非常好,这样使过去的信息或者销售渠道把它简单(化)。在我们国家,政府在推行网络建设的时候,发展农村的信息高速公路的时候,实际上也就把以网络为手段建立的社群就从城市带到乡村。这个问题现在不单是一个都市的问题,这也是一个农村的问题,另外一个我们大家如果坐公交或者地铁,可以看一看有多少人在看手机,你们也可以想一想,你们一天当中花多少时间看手机,这些手机本身就是信息,就是你在和你那些或远或近的社群在进行信息交流,在对话,而且是情感的交流、信息的交流,这实际上是现在在我们生活当中绝对不能被忽视的。公众号也好,朋友圈也好,它有一种交叉,实际上不同的社群之间还有不同的方式进行一种交叉,这些方式也是过去传统的社群交流方式所不太一样的。所以形成了一个多元庞杂交错的信息交流网和网络社群多元的集合体,这是一个新的全新的信息生态体系,也是一个全新的社会动员体系。研究者也好、执政者也好,都必须给予足够的关注。
另外一个,实际上在一些社区的形成,刚才王明珂老师谈到民族的认同,谈到宗教的认同,比如穆斯林的认同,佛教徒的认同,基督徒的认同,另外民族的认同,我们国家有56个民族,比如语言、宗教信仰、生活习俗,或者对某一个长期传统居住地的土地上的某种感情,这方面都会促进他的这样一些认同。而且这些认同实际上是彼此重叠的,民族认同是可以和宗教认同重叠的,我们过去在很多方面的一些提法今天看起来是值得思考的,我们有时候把一个民族和一种宗教直接划等号,其实这不符合一个社会发展的自然规律。
刚才王老师谈到了移民的不满,一些阿富汗的或者巴基斯坦的,移民来到了英国或者法国,这些孩子们后来对社会不满。从人口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非常大的代际差异或者代际更替。我们当年在二战之后,法国需要劳动力,就从他原来殖民地阿尔及利亚,很多人士需要讲法语的,大量的阿尔及利亚的阿拉伯人就来到法国,他们来到法国之后恰恰是二战之后经济腾飞,非常需要劳动力,填补了劳动力的缺口,也得到了主流社会的欢迎。而且他们这些人比起他们在阿尔及利亚的生活水平,社会福利、基础设施都太好了,所以第一代移民往往从心里面感激法国社会,因为他的参照系是阿尔及利亚社会。但是他们的二代,在法国生长,讲了民主、自由、平等、正义,但是他看到了他的父亲确实和法国本地白种人的收入、工作机会差距悬殊,他的父亲是不抱怨的,因为他的参照系不是身边的白人,是他家乡的阿拉伯人,他很满意,感恩。但是他的在法国长大的子女就开始不满,加上其他的各种各样的宗教的信息,最后就变成叛逆一代,就是反社会的基础。
我们其实在这方面,如果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够社会和谐、经济发展、民族平等、共同繁荣,其实有很多工作要做。刚才王明珂老师提到的,现在我们关心年轻人很熟悉的,而且对他们的生活和认同观念形象非常大的网络社会,网络这样一个工具,我觉得是现在我们社会学家、人类学家必须要认真系统地来研究调查探索,而且在这方面努力想办法多做一些工作,才能理解跟上社会的发展,也能为社会的健康发展提供一点我们的智慧。
【互动】
提问:我更关注药品和食品安全的问题,我有一个问题,前一段时间在国内炒得纷纷攘攘的塑料毒紫菜,还有棉花肉松,这两个事件对社会造成的恶劣的影响,想请三位教授从社群的认同和认同的危机的角度来分析一下,是什么心理造成这么一件恶性事件的恶性传播,同时如何来避免这种恶性事件的恶化和传播。我也进入到国家食药监总局的舆情监控系统,我看到了这件事情对社会传播的恶劣影响,请简单介绍一下这两个事件,第一个事件,在网络上有一段视频,这段视频说我们所食用的紫菜是由黑色塑料袋制成的。第二个事件,网民拍摄的一段视频,肉松是由棉花制成的,这造成了恶劣影响。
马戎:我觉得现在网络的流行和普及,实际上也造成了一些网红,一旦成为网红,它是有经济利益的,增加点击率,过多少万的粉丝。有些人太急于利用网络使自己成为举世关注的对象,要博人的眼球就要找出那些大家最关心的而且最刺激的新闻,大家就担心的是吃得不安全,所以在吃的问题上来制造一些假新闻,恐怕马上点击率就不是几万的问题了。有这样一个动机在这里。现在从社会也好,如果你是真实的,那么你是为了大家的健康,你是功臣,如果你是假的,那你实际上是在破坏社会,造成了人们的一些不必要的恐慌,而且也给相关的厂商带来了极大的经济损失。社会要谴责这样的行为,而且政府要对这样的人给予重罚,让以后再想成名的人再也不敢用这种方法来造假,我觉得应当社会出重拳来整治这些网络造假,因为它带来的网络恐慌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
提问:因为我们经常在行为当中能够看到一些,比方在一个公共场合,可能这个人感到他自己受到相对剥夺的感觉,就像孙立平教授提到过底层沦陷出现的这样一种暴力的事件。现在大家可能更关心的一个问题,阶层的固化,我们除了在一个社群,无论是一个实体的空间还是虚拟的空间,会有这样一个认同之外,大家可能不可避免的还会有一个阶层和阶级之间的认同,像孙立平教授也写过阶层固化有几个标准,比如阶层之间流动,阶层之间边界的出现,阶层之间流动率的下降,阶层内部的认同还有代际之间社会经济地位的转移、传递之类的,我想问的问题是,群体认同和阶层之间认同是怎样一个互动的关系,如果我们认可现在已经出现了阶层固化的事实,那么群体认同和阶层固化之间,他们是相互促进还是怎样一个从多维角度上相互影响的关系?
马戎:大家知道现在社会学研究社会结构的时候,是会谈到社会阶层的,当然划分阶层的方法并不是简单的过去阶级论是否占有生产资料,而是包括了很多,比如说社会资本、受教育、网络关系的人,等等,来判定人们属于社会哪一个阶层,这是社会学研究社会结构一个基本的思路。毫无疑问,社会阶层由于他所受教育大致相当,他的收入、生活水平、职业性质大致相近,他们可能在之间会有一种认同。有些老板去高档会所,比如高尔夫球俱乐部,这会有认同,有一些穷人,相对属于社会较低阶层的人,他们面临着相同的困境,他们之间会有一种认同。阶层认同是群体或者社群认同的一种,我们在分析,社会学一个叫社会分层,一个叫社会流动,一个相对稳定的社会,你要给人们通过个人的努力,使他能够有改善自己阶层地位的机会。现在孙立平老师所说的,现在有各种各样的原因或者制度或者人为的或者某些看不到的,使这个阶层固化,所以叫做富二代、官二代、穷二代,这样毫无疑问是会对这个社会的结构稳定带来威胁的。过去在中世纪之后,很多欧洲的开明的思想家,像伏尔泰、莱布尼茨都非常羡慕中国,当时的中国是一个传统世袭的等级社会,而中国好歹有科举,科举还是给底层的老百姓、年轻的士子,一个通过自己努力奋斗向上爬的机会,或者提高自己社会地位的机会,当然这里面阻力还是很大,但多多少少是有这个的。今天如果我们要想社会是一个朝气蓬勃的相对稳定的,就应该给那些努力的通过正当手段致富的,给他上升的机会,如果这个机会被堵死了,这个社会就有问题。谈到阶层固化问题,确实是我们现在的社会学家在分析中国目前结构演变过程的一个特别值得关注的问题。而现在我们会发现,其实我们很多政策并不利于改善目前的社会阶层固化的现象。比如说我们的教育制度,包括一些领导人指出的现象,北大清华来自农村的学生比例在下降,而且最好的学校中来自西部地区、贫困地区、山区的学生比例是在下降,这个和50年代比是一个很大的倒退。我们现在就要看一看我们现在高考招生的办法,是不是客观上造成某些阶层固化的原因。刚才您提的问题非常好,我们要把目前的社会阶层固化的现象分析清楚,把促进了社会阶层固化的原因分析清楚,再和目前的很多制度政策进行比配,探讨一些未来通过制度和政策调节,来改善来突破阶层固化现象,我觉得这是我们需要来加以分析的。
(本文根据主办方提供速记整理,未经演讲者审定)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朋友圈,公众号,社群,马戎,网络时代,阶层,

相关推荐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