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子雄兵》:闹着玩的《老炮儿》

Erma冯

2017-07-27 16:3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不到半年的时间里,已经在电影院三次看到范伟“范范范老师了,《有完没完》《绝世高手》与《父子雄兵》这三部喜剧电影都是他主演的。
尽管《父子雄兵》的口碑最低,反倒最能显出范伟的喜剧表演功力。他当然有能力独挑大梁(《有完没完》),也豁得出去扮癫扮傻(《绝世高手》),但唯独在出演“捧哏”角色时,与“逗哏”的对戏最为发挥自如,甚至一定程度上平衡与左右表演的情绪基调。
范伟饰演范英雄
很难想象没有范伟压阵的《父子雄兵》,会在闹剧化的道路上一路狂奔到如何不可收拾的地步。
《老炮儿》的票房报捷让精明的电影商人重新看到成年人世界父子题材影片的市场潜力。
以父子为主角的喜剧,在中国电影产业尚未完全市场化时,也曾大受欢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陈强陈佩斯父子担纲的《天生我材必有用》(“二子”)系列电影,一拍就是五部。
《天生我材必有用》(“二子”)系列电影
《父子雄兵》看上去并无做成系列电影的野心,票房表现也远不及市场预期。尽管范伟搭档大鹏的喜剧组合,足够有新意,并奇异地实现了不同喜剧风格的调和:大鹏在过去喜剧表演中容易癫狂过火的一面,有范伟的沉稳做帮衬,不至流于轻浮;范伟的角色时有老态毕现的疲乏,也正好需要大鹏的插科打诨,提振情绪。尽管两人的对戏并不总在同一频道,大体仍是默契的。
与《老炮儿》中“六爷”和晓波拘谨有距离的父子情相比,《父子雄兵》中的范英雄和范小兵,相处模式有争执也有和解,更烟火气,也更市井生活化。
电影似乎不想浪费范伟在严肃正剧中展现出的表演功力,几场父子交心的戏,都往严肃化的方向处理。弃用《父子魂斗罗》的片名,多少也是不想让影片完全被界定为滑稽剧或闹剧。可惜“纠偏”不力,情绪张力本应最足的几场戏,都处理得太过仓促,无法给观众留下深的印象。
香港无厘头喜剧在内地找到了卢正雨做接班人。屎尿屁喜剧则与“洗剪吹”式审美结合,并在逐利资本的裹挟下,短短数年,发扬到走火入魔,最典型的例子包括《恶棍天使》、《大闹天竺》等。
《父子雄兵》中,大鹏因为需要兼顾正剧风格的表演戏份,相对收敛;乔杉饰演的追债小头目方健,撑起了最主要的“屎尿屁”戏份。尽管仍是袭用过去的表演方式,乔杉的个人气质,让这个看上去“怂怂”的倒霉蛋,倒也有几分真实。
乔杉饰演的方健(右一)与“洗剪吹”讨债三人组
不过扮丑的讨债小弟三人组,就实在是惨不忍睹,恶俗程度大约只有《大闹天竺》中的“杀马特”打手金角银角可以超越。观众应该庆幸电影编剧高抬贵手,没让三人从头至尾刷存在感。
电影前半段的搞笑桥段都是老梗。影片开头,范小兵去寺庙忽悠投资人的一场戏,显然是搬演自《非诚勿扰》;范小兵被讨债人追债,鸡飞狗跳的几场戏,除了一小段并不惊险的跑酷跳楼戏,也显得敷衍了事。
电影时空背景的设置,同样是漫不经心。影片辗转北京、大理与澳门拍摄,但人物与空间缺乏深度互动,倒像是要让演员和制作团队在拍摄过程中顺便过过旅游瘾。剧情为地理设定交代的理由实在薄弱,基本上想一出是一出。
范英雄退役缉毒军人的身份,任达华澳门黑帮大佬的身份,都显得像是编剧临时现编出来自圆其说的,并不构成影片不可割舍的设定。
《父子雄兵》剧照
电影最主要的情节设计,也即虚构葬礼搜刮份子钱、老战友闻讯守灵以及墓地追悼会几场戏,想法很有创意,完成度上就略打折扣,比起十数年前的《大腕》犹有不如。
老范和战友们
郭凯敏、马书良等一帮老戏骨尽管表演可圈可点,但更像是将一人一小段的发挥积攒起来“凑戏”,看不出在群戏调度上的掌控。1993年的一部宣扬丧葬移风易俗的荒诞喜剧《孝子贤孙伺候着》,同样借丧葬做话题,场面更大,群戏也更密集热闹。
荒诞喜剧《孝子贤孙伺候着》
电影节奏控制太成问题。丧葬戏的中段,强行插入范英雄“间歇性失明”的烂梗,投机取巧,试图打煽情牌,只显得角色“傻白甜”、易糊弄,与前段范英雄的身手戏所树立起的人物形象相割裂。
至于片中仅有的两个女性角色,无论是邬君梅饰演的邬仙仙,还是张天爱饰演的卤煮店小老板刘雯,都纯为纸板式陪衬人物,就连穿针引线的作用都可有可无。
尽管两性观念上,《父子雄兵》比“直男癌”的《老炮儿》略有进步,但连尝试塑造个“话匣子”式活色生香的中年女性角色的意图也无。倒是安排任达华和梁龙在影片中组CP,冷幽默得恰到好处。
“老大”任达华和他的“打手”梁龙
电影的失控从情绪爆发的墓地追悼会开始,并一发不可收拾,到澳门营救戏的段落,更是失控得如同“过家家”般儿戏。“天降雄兵”及之后的《魂斗罗》式打斗戏,闹腾归闹腾,毫无逻辑可言,拍成了“抗日神剧”的质感。
范英雄和范小兵
对于已经接受现代商业社会伦理准则的当代观众而言,《父子雄兵》对“欠债还钱”这一剧情冲突的肇因,所给出的解决方案,与《老炮儿》一样不能让观众信服,多少有点撒泼打滚、无理取闹的意味。
编剧自觉心虚,先是用澳门营救戏的人物大乱斗,分散观众注意力;之后则是轻飘飘地让范小兵创业成功,从此“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而电影也就在“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白日幻梦中匆忙结束,只更让人觉得电影是一场不知所云的闹剧。
《父子雄兵》在各款海报中打出的宣传口号都是“欢乐打通关”。对游戏迷而言,一路“金手指”的通关,就算过程或许是欢乐的,通关后也往往只感到乏极无聊与空虚。对电影观众而言,娱乐电影的功用尽管主要是“造梦”,白日梦做得太多,也还是劳神伤身。
《父子雄兵》创意本来不错,执行过程中不断回到走惯了的闹剧路线上,拍得跟闹着玩似的,也就不能怪观众对影片爱搭不理了。

【上海文艺评论专项基金特约刊登】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父子雄兵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