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甄珠的老年再婚梦:谁来陪伴我的后半生?

姜楠/哥伦比亚大学社会工作学院博士研究生

2017-07-28 12:0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剧照。
本周三,话题剧《我的前半生》终于迎来了大收官。而令人有些意外的是,在男女主角们情感纠葛尘埃落定之前,罗子君母亲薛甄珠的死制造了一波小高潮,赚足了观众眼泪,而这个以市侩泼辣见长的老年女性竟也被众多粉丝奉为“女神”。即便坚韧、强大如薛甄珠,辛苦了大半辈子还没来得及过上安稳幸福的老年生活,生命就在对卧病“老伴”的照料和为两个女儿操心奔走中消耗殆尽。观众的伤感不仅仅是因为枯木逢春老来真爱没来得及修成正果,更是唏嘘老年恋爱和晚年生活的坎坷是那么无奈而现实。
随着我国逐步进入老年社会,老年人中单身的比例在扩大。据北京大学中国老年健康退休长期调查2015年数据显示,60岁以上老年人中,单身的占35.6%,其中,有再婚想法的老人占到82%。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剧照。
电视剧中,年近花甲的薛甄珠一开始冲着一块大金表锁定了绅士、多金又寂寞的崔宝剑,希望通过再婚这条路,给两个生活不如意的女儿减轻养老负担,也给自己后半生一个保障。然而相处久了,两位老人都动了真情,却又遭到崔宝剑“海归”儿子的强烈反对。在与儿子激烈争吵后,崔宝剑因为脑溢血住进了医院。
这种遭到子女强烈反对的老年婚姻在现实中并不少见,只是大多数时候没有这么戏剧化罢了。如果将年轻人的婚姻和老年人的婚姻相比的话,我们不难发现的一个区别是:父母在子女婚姻中更关注对方的“人”,而成年子女在父母婚姻里也关注“人”,但更关注“钱”。年轻人的婚姻就像是一本新开户的存折,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多少余额的,所以未来的盈利能力是更重要的因素。而老年人的婚姻里,存折上的余额已经积累地七七八八,不太可能再有高增长的盈利,因此只能防范风险。
所以,老年人再婚往往从一开始就不得不直面许多经济方面的问题,比如赡养责任、财产分割等。按照中国《继承法》第二章第十条的规定,如果老年人再婚,配偶属于法定继承中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之一。就像电视剧所展现的那样,有些子女出于经济利益的考虑,担心老人再婚后,住房、存款会落入“外人”之手,自己不能继承全部财产,所以对父母再婚横加干预。在现实中另一种情况也非常普遍,有些老人由于摸不透对方的心理,不知道对方是“看上我这人还是看上我的钱”,或是害怕再婚后出现经济纠纷,也会选择不结婚或是非婚同居。但事实上,这方面的担忧可以通过再婚前对财产进行公证来解决。在婚前财产公证中,再婚老年人可对各自的财产如何处理、双方子女对原有财产如何继承以及婚后的生活方式、赡养、后事等内容进行约定,尽可能避免发生纠纷。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剧照。
还有一些子女反对父母再婚是受到传统观念的影响,比如认为“丢人莫过母改嫁”,或者觉得自己又不是养不起老人,不愿意接受“平白无故”多了一个父亲或老母,所以不允许外人进入自己的家庭。在这个问题上,老人一方面应该充分尊重子女的意见,主动和子女交流,打消他们对自己再婚的顾虑,争取他们的支持。另一方面,如果子女在老人充分表达意见后,仍不顾老人的感受,老人完全可以按自己的想法行事,因为我国《婚姻法》第三十条明确规定,子女应当尊重父母的婚姻权利,不得干涉父母再婚以及婚后的生活。
在关于老年再婚问题的讨论中,经济因素总是被摆在第一位,成本意识、风险意识被用来决定感情生活方式,很多时候老年人的情感需求反而被忽视了。事实上,许多单身老人的内心是很害怕孤独的,他们希望有一个“伴”,能陪伴自己走完人生的路。他们渴盼安稳、幸福的晚年生活,并希望得到孩子们的支持与祝福。但不得不承认,老年再婚的成功率远低于第一次婚姻。这不仅因为牵扯到双方子女而带来的复杂亲情纠葛,更是因为双方家庭观念不同导致的冲突。
老年再婚,涉及到两个家庭的重新粘合,但在再婚后的家庭关系中,父母的自主权常常会受到子女的干涉。父母进入新的婚姻关系之后,很多原先家庭中的规则都会发生改变,而成年子女往往会拒绝改变原生家庭的相处方式。他们把父母的分离举动看作是对家庭的“背叛”,进行指责和百般阻挠。另一方面,父母也因为害怕“失去”子女的支持而对进入新家庭显得犹豫和胆怯。如何在新的家庭关系中调整自己的角色,是父母和子女都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电视剧《我的前半生》剧照。
美国密歇根大学的一项研究成果表明,老人再婚生活成败与否,往往取决于能否赢得对方子女的心。父母再婚后,子女都会感受到家庭氛围发生了变化:父母的生活重心从自己转移到了新的配偶,新的继父或继母对自己的态度并不亲切,还会横加干涉自己父母的情感和经济生活。冲突在继父和成年子女之间更容易出现,因为男性往往在家庭中扮演决策性角色,缺乏情感关怀的意识和能力,对于家庭规则的适应敏感度比较低。当然,也有子女会觉得安心和解脱,这种情况多出现在自己父亲再婚的情况。继母的出现,能给父亲提供更多的关怀和照顾,从而将子女从沉重的照顾责任中解放出来。
《我的前半生》中,崔宝剑的儿子正是因为看到父亲住院期间,薛甄珠不分日夜地悉心照料,才有条件地接受了父亲的这段恋爱关系,和薛甄珠达成表面上的和解。但在现实中,长期照护很可能成为矛盾的爆发点。照顾病人本身就是一个充满压力和不确定性的过程,两个家庭的价值观、沟通方式等方面的不同都会体现出来。而因为没有血缘关系和共同生活经验,继父或继母并不了解对方子女的想法,无法指挥子女帮忙。老年人多数会选择独自承担压力,逐渐疏远和继子女的联系,默默忍受被孤立被压抑的痛苦。前段时间琼瑶女士和丈夫平鑫涛的子女因插喉而引发的论战,就集中反映了这个矛盾。
值得一提的是,与西方不同,中国家庭边界的混乱已经从父母管理子女延伸到了子女干预父母。让人感觉到不舒服的家庭相处模式,本身就是一种家庭边界混乱的结果。在父母再婚的问题上,很多子女会表现出控制型人格,出现对父母个人边界的单方面入侵。这些子女会给出巨细靡遗的建议,并且不认可父母自己的判断和选择,让年老的父母感觉只有在子女的帮助下才能够做出最有利于自己的决定。和父母为成年儿女张罗相亲的情形相比,在这种角色倒置当中,身体渐弱的父母处在更加弱势的地位,子女对他们的控制很多时候是对其情感和权利的漠视。
结构派家庭治疗鼻祖萨尔瓦多·米纽庆认为,在一个拥有健康亲子关系、边界清晰的家庭中,每个家庭成员之间彼此连接,都对家有一种“归属感”,并且每个家庭成员都具有独立性,这样,每个人才能承担相应的角色和责任。老年再婚的过程中,面临家庭关系的分离和重组,是一个不容易的过程。作为子女,我们要避免对父母予取予求,尊重父母的边界,不再让他们把你的需求当做生命的重心。作为父母,要找到属于自己的、不仅仅是作为一位父/母亲的,而是个人的生活,找到自己的生活重心,不过度参与子女的生活,也不让子女过度参与自己的生活。
责任编辑:朱凡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老年人婚恋,再婚家庭,个人边界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