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xth Tone选译|咳嗽引发的胡同命案

第六声(Sixth Tone)记者 林绮晴

2017-07-28 15:1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取决于你问谁,芦智城的死亡可能是一次不幸的摔倒,也可能是一场谋杀。
2015年5月6日晚上十一点多,芦智城出现在他平时养植物和鸽子的露台上。这个58岁的退休老北京喝了些酒。天气很凉快。他的外国邻居,一对荷兰和法国情侣,听见芦智城在他们卧室窗户外边反复大声咳嗽、清嗓子。两家人之前因为晚上的噪音问题发生过矛盾,45岁的荷兰人韩非子(Harm Fitié),认为邻居在制造矛盾。
韩非子想抽根烟。担心芦智城可能会伤害他,他从厨房拿了把刀——他后来跟警方承认了这点,上了露台。
后来发生的一切,让芦智城和外国邻居之前积累的小矛盾达到了悲剧的顶点。两家人对对方的语言文化并不熟悉,但是在北京老城紧邻而居,相处困难。
两家人的露台在一层楼的屋顶上联通。在那里,两人发生了争执,后来演变为肢体冲突,但是没有用刀。最后,芦智城从露台上跌落至地面死亡。根据芦智城家人的证词,他在去世前曾经对他们说“老外打的”。韩非子说他是自己摔下去的。没有目击证人在场。
上周五(7月21日),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判处韩非子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推翻了去年北京中级人民法院判处的十二年有期徒刑。万黛梅 (Diane Vandesmet),韩非子的多年女友对第六声(Sixth Tone)表示,她对这一判决结果的感受复杂,“我希望能判得更少,但是这比十二年要好。”
韩非子的辩护律师王甫对Sixth Tone表示希望他能够获释,他对这个结果失望但是尊重北京高院的判决,并说“这个判决结果符合法律规定。”
但芦智城的儿子芦明认为他的父亲是被谋杀的。芦家希望“一命抵一命”,芦明对Sixth Tone表示,“我们最开始跟法官表达了这个意愿,如果判韩非子死刑,我们一分钱赔偿不要。”然而他不太情愿地也接受了二审判判决结果,“就那么样,算是有一个结果了吧。”
韩非子在二审宣判当天,他首次被允许和他从荷兰飞过来的父亲见面。“在一个你不能真正理解的系统面前,你无力抵抗,”万黛梅对司法程序评论说。
韩非子2005年来到中国,后为一家名为Feed Innovation Services的荷兰食品行业咨询公司工作。万黛梅今年32岁,当时她是中央电视台法语频道的主持人。2012年,他们在一家中文培训机构相遇,两人那时候都在上中文课。
2014年,北京,万黛梅和韩非子在长城上自拍。万黛梅供图
尽管中国人多地广,在全球经济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但国际移民数量依然稀少。根据联合国2015年数据,我国约有97.8万外国居民,仅占人口总数的0.07%。这个比例远低于欧美发达国家的平均10-15%,亚洲发达国家的2-3%,也低于同样是人口大国的印度(1%)。融入中国,对外国人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即使对于掌握了中文这门以高难度闻名的语言的外国人来说,也同样如此。从2004到2014年,只有7300名外国人获得了中国“绿卡”。
2014年,万黛梅在微信朋友圈上看到了北京国子监街上有一套房子出租的广告。历史悠久的低矮胡同平房,让很多希望体验真正中国味的外国人向往。
2015年7月22日,北京,国子监街。视觉中国 资料图
国子监街和北京的地标景点之一雍和宫很近,但环境幽静,街道两边长着茂盛的槐树,夏天阴凉宜人。推开一扇对开红色木门,国子监街24号坐落在巷子深处,狭窄的院子两旁围着一圈一两层的楼房。
万黛梅尤其喜欢卧室对面的小露台,和邻居芦家的露台仅有一道低矮的的铁栏杆隔开,四周的围栏也很低。“露台很可爱。我想象天气好的时候在那边吃东西会挺好的,”她回忆说。韩非子和万黛梅对房子之前的一对英国人和美国人租客的警告“邻居有点奇怪”,并没有放在心上。2014年8月,他们搬了进来。
2014年,北京,搬进去不久后,万黛梅在露台摆餐具。万黛梅供图
院子里住了五户人家,芦家住的时间最长。退休之前,芦智城在一家航运国企工作,上世纪80年代芦家分到了这套房子。他每个月6000块的退休金是芦家的主要经济来源。
外国情侣和他们邻居的关系一开始还不错。他们搬进来之后不久,芦智城送给韩非子一些毛主席像章,韩非子也会在芦智城上露台浇花或者喂鸽子的时候给他送烟。
院子里另一个老住户、今年79岁的姜焕楣对Sixth Tone表示,他和外国人处得挺好。“有时候我们会给他们送一些自己做的饺子和包子,他们也会给我们送点用生菜做的凉菜,”他说,指的是他不熟悉的沙拉,“我就吃着玩。”他以前是三轮车夫,从1992年开始和妻子一起住在院子里。
36岁的荷兰平面设计师Céline Lamée当时住在韩非子和万黛梅隔壁,她记得和中国邻居们会在早上出门的时候打招呼、聊天气。Lamée也会把塑料瓶子攒起来,给姜焕楣的妻子拿去卖钱。
然而,越来越多的小冲突开始出现。夏天到了,外国情侣用露台更加频繁。“(万黛梅)在露台上穿着比基尼和短裤晒太阳,我丈夫受不了这个,” 芦智城61岁的遗孀赵晓燕说。
芦智城有喝酒的嗜好,Lamée说,有时候她看到他早上就开始拿着一小瓶酒。“他会变得不太理智,”她说。有一天下午她在院子里和万黛梅说话,芦智城对她们大喊,往地上吐痰。
胡同薄墙挡不住的噪音是最大的冲突来源。芦家对于外国邻居请朋友到家里来的行为感到不满。“他们外国人喜欢在家里喝酒聊天,”她说,“有时候聚会一直到晚上一两点,但是我们十一二点就要睡了。”
国子监街24号院的中国人都不说英语,韩非子和万黛梅的中文口语也不流利,尽管韩非子已经学了多年中文。 “他一直捡起来又放下,” 万黛梅说,“最后他总是几乎又要从头学起。”
文化差异和语言障碍加剧了中国和外国邻居之间的不快,然而对于中国人之间来说,维持邻里和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老芦的脾气挺急躁的,” 姜焕楣说,“他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抽烟,喝酒,所以一有异动就不乐意。”他记得几年前有过一场也是因为噪音的邻里矛盾,芦智城把一个怀孕的邻居气得直哭,后来他送了两盒红双喜赔了礼,和好了。
2015年4月29日,就在事故前的一周,发生了此前最严重的一次冲突,赵晓燕阻止了他丈夫和韩非子的争吵。在万黛梅录下的视频里,愤怒的芦智城对赵晓燕喊,“我想给(韩非子和万黛梅的房东)张晓渝打电话让他们走!”赵晓燕喊,“你是你的生活习惯,人家是人家的!”
5月2日,房东的丈夫请芦智城和赵晓燕吃饭,两家人谈了噪音的问题如何解决。“我们讨论了两个解决方案,要么让外国人走,要么房东在露台中间砌一堵墙,”赵晓燕说。吃完饭后,芦智城和房东争着买单,标志着会谈进行顺利。
但还没等到第一块砖头砌下,两边的关系再次紧张起来。
5月6日,星期三,在事故当天,韩非子晚上九点多回到了家,早早睡下。万黛梅和两个朋友在一楼聊天。11点多,她到一楼门口抽烟,看到芦智城站在露台上看着她,对她嗖嗓子。根据证词,韩非子被声音吵醒了,打开窗户对邻居用中文说“睡觉,安静”。他想抽烟,害怕芦智城可能会伤害他,他拿了把刀,走到外边。
韩非子来到阳台,看见芦智城站着发出嗽嗓子的声音,他试着用中文安抚他,但是芦智城突然生气,辱骂万黛梅。韩非子在证词中说,他做了手枪的手势,想表达谈话结束了的意思,但是芦智城越过中间分隔的栏杆,向他扑过来。韩非子说他做出防卫的时候他们有肢体接触,但是他没有用刀或者打芦智城,但当芦智城后退的时候,他绊倒在栏杆上,掉了下去。
没有人目睹了这一幕,但大家都记得紧接着发生的事。
赵晓燕听到了冲突摩擦的声音,到楼上看见韩非子“神色不对劲”,下楼出门发现她丈夫躺在地上,失去知觉。万黛梅和她的朋友听到了跌落的巨响,韩非子从楼上冲下来,一边喊“邻居从露台掉下去了!”与此同时,姜焕楣和他妻子正在屋里看电视,听到赵晓燕大喊“打死人了!” 姜焕楣冲出门,看到韩非子正在给芦智城做人工呼吸。
芦智城被救护车送到医院,第二天早上死于颅脑损伤和创伤失血性休克。
2016年7月29日,北京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宣判韩非子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二年,并赔偿芦家经济损失65,638元。基于芦智城家人的证言、尸检鉴定意见、公安机关调查等证据显示,芦智城在摔到地面上之前鼻骨已骨折,法院认为韩非子致使芦智城从露台跌落。“案发地露台的空间狭小,围挡较低,”判决书中写道,“被告人韩非子系认知能力正常的成年人,应当预见到在露台上发生肢体冲突会造成的危险。”
韩非子听到判决时震惊得几乎说不出话来,万黛梅回忆她当时在法院,“你一定要上诉!”她喊了出来。
在对韩非子定罪之后,他的律师、家人,以及荷兰政府委托的律师指出警方调查中存在不规范的情况,审判没有公正地进行。韩非子在没有律师在场的情况下被警方多次询问——这一点在中国是合法的——只有律师和大使馆职员能够探视。2016年8月,万黛梅再也忍受不了一个人在国内生活,离开了中国。
万黛梅相信韩非子是清白的,并质疑芦智城的儿子和弟弟一开始说他去世之前失去知觉、无法说话,但事故一周后,他们对警方表示芦智城曾经说过“老外打的”。韩非子的律师王甫表示,芦智城所穿的拖鞋可能能够提供脚印证据,但拖鞋在警方现场拍照后丢失。
王甫提出芦智城的鼻骨骨折并不是因为韩非子殴打,而是可能在坠落的过程中鼻部撞击墙上的空调制冷管所致。尸检在芦智城血液中检出酒精,这一细节没有纳入一审判决的考虑中,但二审判决在结论中提到了芦智城醉酒这一点。
芦智城儿子表示万黛梅的指控“没有依据”。在父亲去世后,他辞去了工作,搬回他父母家处理案子。但他拒绝和Sixth Tone谈论案件的更多细节,当他的母亲赵晓燕提到案件审理过程时他马上阻止她。
万黛梅感到和中国的法律系统打交道并不容易。每次通知庭审通知开庭时间后,她和韩非子家人需要匆忙申请签证、买机票到中国。找到合适的律师也不简单,他们最终对一审时选择的辩护律师感到后悔。万黛梅发起了名为“给韩非子公正审判”(Fair Trial For Harm)的线上活动,筹集捐款并发布更新关于案件的信息。
在韩非子被判决入狱十二年后,负责上诉一案的法官暗示韩非子律师,给芦家支付更高的赔偿可能能够减轻刑期。韩非子家属一开始并不愿意为他们认为没有发生的罪行支付赔偿,但最终同意赔偿芦家五十万人民币。作为回报,芦家对韩非子表示谅解,建议二审法院对韩非子从轻处罚。
北京高级人民法院判处韩非子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减轻了一审中判定为故意伤害罪的判决。
误解在二审判决中再次出现。判决书中写道,“韩非子在被害人坠落后边喊‘他掉下去了’边立即下楼对被害人的进行抢救的行为,能够间接体现韩非子对于被害人跌落的主观心态的系出于过失。”宣判时在场的荷兰人将翻译的文本理解为,韩非子试图抢救芦智城是内疚的表现——这个误会最开始也被荷兰媒体报道。韩非子的律师王甫解释说,术语“出于过失”实际上表示韩非子的行为并不是故意导致芦智城摔下。
命案发生三个月后,房东带了一些有意租房的外国人来看韩非子的房子。赵晓燕是过去和外国邻居相处得比较好的一方,但是这一次,她怒气冲冲对他们喊,“这事儿没完呢!”,手里拿着一把菜刀。房子空置至今。
韩非子将服刑至2019年11月。二审法院推翻了一审对他服刑后附加驱逐出境的判决。韩非子对大使馆职员表示,他释放后希望能够继续留在中国。但是万黛梅没有回中国的计划,“在中国,如果事情顺利,一切都特别好,”她说,“你有更多的工作机会,更有趣,可以发掘非常多新事物。但是如果事情变糟了,可以变得很糟、很糟。”
(本文英文版题为A Fatal Hutong Fight, a Plea of Innocence, and a Prison Sentence,7月25日首发于Sixth Tone http://www.sixthtone.com/news/1000576)
责任编辑:田春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胡同命案,北京,荷兰,法国,情侣

相关推荐

评论(4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