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住通往大自然的门票,“中山鸟人”与他们的南方观鸟笔记

澎湃新闻记者 林凡靖

2017-07-28 21:01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近日,中山文化人曾毅峰和吴娟夫妇合著的《飞鸟相与还——南方城市观鸟笔记》出版,这本书以中国古代诗词中的鸟为线索,串联起了作者三年多的观鸟旅行中的点滴感受,记录了中山市辖区常见的120种野生鸟类,关于它们的形态特征、生活习性和主要的分布状况等,是一本非常有趣的博物类书籍。澎湃新闻对他们进行了采访。
新书封面。 本文图均为 曾毅峰图
《中杓鹬》鸟纲鸻形目鹬科中杓鹬,摄于南朗镇燕石围靠海大堤。
澎湃新闻:写这本书的初衷是什么?
曾毅峰:最初完全没有想到要写一本书。刚开始我们只是开通了叮咚荒野学堂的微信公众号,想把观鸟的一些感受、认识写下来,与朋友们分享。渐渐就积累了不少篇章,有朋友建议把它们编成集子。毕竟微信文章都是三两天的转发热度,很快就淹没掉了。如果能成书,就可以更好地把这种片段式的感受保存下来。所以这本书实际上是写微信的成果,是我们观鸟的一种纪念。当然也希望朋友们看到,原来我们身边还有这么多可爱的精灵存在,间接或能提高大家对鸟类的一种保护意识。
叮咚荒野学堂的小学员们在曾氏夫妇的带领下观鸟。
澎湃新闻:你们夫妇是怎样开始观鸟的兴趣的?
曾毅峰:观鸟的兴趣源于三年前,我们带儿子去深圳一个湿地公园参加观鸟活动。活动有专业的观鸟老师带领,用高清望远镜看。那时是第一次通过望远镜仔细欣赏鸟儿,它们多彩的羽色,动听的歌喉,似乎近在眼前,一下子就被打动了,感觉有一扇奇妙世界的窗口在向我们悄然敞开。回到中山后,去家附近的金钟水库绿道散步,眼睛总离不开路旁树枝上叽叽喳喳的鸟儿,慢慢的就迷上了,一发不可收拾。
澎湃新闻:很多人将观鸟视为一生的兴趣,你们认为这项活动令人着迷的原因何在?
曾毅峰:观鸟的乐趣有很多。像鸟儿一样自由地飞翔一直是人类的梦想,它们灵动的身姿,婉转的歌唱,会给人带来特别美好的享受,可以说是一种审美的愉悦。世界上有9000多种鸟儿,遇见不同的千姿百态的鸟儿,也是一种探索与发现的快乐。还有,遇见有同样爱好的“鸟人”朋友,可以一起交流观鸟心得,一起探讨鸟类的话题,是一件非常开心的事情,这是求知层面上的愉悦。西方有句谚语:观鸟是你一生进入大自然的门票。的确,观鸟让我们重返自然,与自然万物有了一种更亲密的连接。人与鸟一样,本来就是自然的一部分。很多人将其视为一生的兴趣,这并不奇怪。我觉得观鸟最迷人的地方在于当你走进自然之中,你永远不知道鸟儿会以怎样的面貌突然出现,总是有惊喜在等着你,每天观鸟的情形都不一样,我喜欢这种感觉。
《荷鹭图》鸟纲鹳形目鹭科小白鹭,摄于南朗横门近海荷花塘。
澎湃新闻:你们去过哪些观鸟胜地?还有哪些地方是列在旅行计划上的?
曾毅峰:自从喜欢上观鸟,任何一趟旅行,观鸟都是其中必不可少的计划之一了。观鸟为我们的旅行增添了无限欢乐。比如前几年去斯里兰卡,大家都是看风景去海滨,我却独自一人租车去了南部的邦达拉鸟类保护区观鸟。今年春节去悉尼,我们一家最多时间是在逛悉尼的各个公园,观鸟观植物,非常开心。国内也有很多的观鸟圣地,比如云南的盈江、百花岭,广西的弄岗,河南的董寨,江苏的如东等等,都是“鸟人”向往的观鸟圣地,我想这些地方以后我们只要有时间,一定都会去看看。
澎湃新闻:能描述一下迄今为止最特别的一次观鸟经历吗?
曾毅峰:印象最深最特别的是去年12月去湖南岳阳东洞庭湖观鸟。在君山旁边的濠河——长江故道,看见成千上万只反嘴鹬齐飞。这是人生中第一次见到这么壮观的鸟浪。它们此起彼伏,在水面上高速掠过,瞬间变幻出各种近乎完美的几何形状,翅膀扇起哗啦啦的风声。此时此刻真像置身于贝多芬《欢乐颂》的庄严而美的音乐之中。我在那里呆呆地看了两个小时。
澎湃新闻:就你们的了解,中国目前的观鸟环境如何?
曾毅峰:中国目前喜欢观鸟的人正越来越多,可以说方兴未艾。在我们国家,香港、台湾的观鸟活动是开展得比较早的,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香港就有观鸟会。到了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广州、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观鸟开始兴起。本世纪初,观鸟活动慢慢热起来,但发展得还是不够快。近几年,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户外休闲运动越来越热,观鸟也成为很多人喜爱的亲近自然的一种方式。
但很多中小城市,观鸟活动还没有普及。随着人们生态环保意识的提升,对自然教育的逐渐重视,我们觉得观鸟的环境应该会越来越好。
湃新闻:中国能看到哪些国外看不到的特别的鸟类吗?
曾毅峰:中国也是一个鸟类资源很丰富的国家,有1400多种鸟儿,其中特有鸟种据我所知有80多种。比如说濒危特有珍稀鸟种朱鹮,还有美丽的红腹锦鸡、白马鸡、白冠长尾雉等,都非常漂亮,国外看不到。所以也有很多外国的观鸟爱好者慕名而来中国观鸟。但遗憾的是虽然我们的种类多,但这些鸟儿的数量却并不多,很多是很难见到的珍稀鸟种,还需要大力加强鸟类的保护工作。
拯救一只栗背短脚鹎。
澎湃新闻:对刚刚开始观鸟的人,有什么建议吗?应该怎样开始一场观鸟城市旅行?
曾毅峰:对于初学观鸟的朋友,有两样东西是必备的。一是要有一架望远镜。望远镜价格从几百到几千上万的都有。我觉得初学者买一架1000元左右的也够了,清晰度和质量过得去。还有手头要有一本鸟类图鉴,比如经典的《中国鸟类野外手册》,看到不认识的鸟类经常查查图鉴,慢慢的认识的鸟儿就多了起来。最重要的是多看,多寻找。至于开始观鸟城市旅行,这个视个人情况而定。你可以选择去上面我提到的那些观鸟圣地旅行,最好先做做功课,这个时间段那里有哪些漂亮的鸟儿可以观察到,最好请一个熟悉当地鸟况的鸟导,这样收获会大一些。你也可周末在自己生活的城市公园、郊野开始观鸟,只要你用心去观察,鸟儿就会随时随地出现在你的视野中。
澎湃新闻:我们再回到你们的新书上吧。这本书以中国古典文化为线索来描述飞鸟,能谈谈你了解的关于飞鸟在古人精神生活中的地位和意义吗?
曾毅峰:我自己是中文系毕业的,对古典文学素来也亲。在写这些文章的过程中,我也尽可能地去寻找这些鸟儿与古典诗歌、古典文化的关系。我觉得古人可能看到的鸟儿比现在要多得多,因为那时的生态环境好,不像现在森林、湿地破坏得这么严重。而且古人本就生活在自然之中,与自然有一种天然的亲近。
在古典诗词里,有关鸟儿的描述数不胜数。如大家最熟悉的“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寒波澹澹起,白鸟悠悠下”等等。从这些有关鸟类诗句之中不难体会古人的心境。或轻松自在,或忧伤难禁,不同的心境下观鸟,感受自是不同。古人那时观鸟没有望远镜,不是一种刻意的观,而是一种更纯粹的观,鸟儿与山水、万物是一体的,那就是自然,是世俗生活的一种观照,也可说里面有一种精神的寄托。我在书中提到“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这是杜甫晚年颠沛流离中写下的一句诗,这就是由飞鸟返观自身的命运。正如苏东坡所言“人生到处知何似,应似飞鸿踏雪泥。”关于观鸟与博物学及古典文化的关系,本书中刘志荣教授代作的序言里有很精彩的阐发。“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我们之所以选择《飞鸟相与还》作为本书的标题,也是对古人的一种致敬吧,希望观鸟、观自然成为我们生活最贴近灵魂的一部分。

新书片段摘录
如人戴胜,她从《山海经》中飞来

戴胜是一种令人过目难忘的鸟儿,不但外形独特,名字也极好听。
古时女子春游,头上佩戴美丽的首饰就叫戴胜,“如人戴胜,故名戴胜。”
戴胜形似啄木鸟,但非啄木鸟科,而是独立的戴胜科,与翠鸟同属佛法僧科目。喜欢栖息于山地、平原、河谷、农田、草地等开阔地方,多以天牛幼虫、蝼蛄等害虫类为食。
每年4-6月繁殖,戴胜选择天然树洞和朱母鸟凿空的蛀树孔里营巢产卵。有时也建窝在岩石缝隙、堤岸洼坑、断墙残垣的窟窿中。主要分布在欧洲、亚洲和北非地区,在我国有广泛分布。
第一次见戴胜鸟,是2015年在北京奥体森林公园的一棵松树上,当时远远拍到,想靠近些再看,它却忽地飞走,再无影踪。留下我的园地失魂落魄,怅惘不已。从此,对戴胜念念不忘。
如王菲《传奇》所唱:只因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再也没能忘记你容颜,梦想着偶然有一天能再见……
没想到,2016年4月,真的如传奇般,竟然就在工作的南国小城中山再见到了她!(会是北京的那一只吗?)
与一只鸟的缘分,常常不可思议。
清晨六点半,中山大信体育公园球场的草坪边,和鸟友一同趴在地上,匍匐前移到适当位置,静静等待戴胜的飞来。她或是忘了归途的迷鸟,在这样的季节和地点出现,真是令人惊喜。
它头顶星冠,微弯如鹤嘴锄一样的尖喙,像钻探机一样,高频插入草地中。抓到一条虫子,会聪明地抛起来,再一口吞下去。
“星点花冠道士衣,紫阳宫女化身飞。能传世上春消息,若到蓬山莫放归。”
唐代苦吟诗人贾岛《题戴胜》的诗,描述戴胜惟妙惟肖。
“星点花冠道士衣”,在戴胜展翅的时候,这“道士衣”看得特别真切。它还有一个别名——“花和尚”,戴胜的衣裳到底更像道袍还是袈裟呢?
戴胜这么一个好听之名,有很古老的历史渊源。
《山海经·西山经》载:“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
这是戴胜最早的由来,指的是女人头上所戴的某种美丽的头饰(古时称之为“华胜”)。西王母是半人半兽的神,她戴的头饰会是什么样的呢?一块出土东汉的砖雕刻画了“西王母”的形象,由此可窥一斑。
我揣测,西王母不过是传说,“戴胜”未必一定是石刻中的样子,随着朝代更替,姑娘们的头饰也会发生变化。但当人们发现头顶美丽羽冠的鸟儿,名之为“戴胜”。真是贴切不过。
在中国,戴胜象征着祥和、美满与快乐,还有不少赞美戴胜的诗与画。
元代书画家赵孟頫有一幅《幽篁戴胜图》,画中戴胜的脖颈部分竟画有如珠颈斑鸠一样的珍珠斑,应该是观察有误吧,莫非古时真的存在过这样一种戴着珍珠项链的戴胜?
2008年5月29日,以色列总统希蒙·佩雷斯在耶路撒冷宣布戴胜鸟为以色列的国鸟,戴胜获选原因是它美丽、忠诚,能照顾好自己的后代。
戴胜虽分布广泛,但南方非常罕见,被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2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3.1——低危(LC)。
唐代王建也有一首诗描写戴胜:
“紫冠采采褐羽斑,衔得蜻蜓飞过屋。可怜白鹭满绿池,不如戴胜知天时。”
在诗人眼中,满池的白鹭也不如戴胜好看,因为它知天时,有灵性。
对这只“紫冠采采”,从《山海经》飞来的美丽神鸟,人们从来满怀敬意,青眼有加。

更多前沿旅行内容和互动,请关注本栏目微信公众号Travelplus_China,或者搜索“私家地理”。
责任编辑:沈关哲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观鸟 旅行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