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布斯也限制子女玩iPad,你想过怎么戒掉手机瘾吗?

亚当·奥尔特/纽约大学心理学家 董怿翎 编译

2017-07-29 17:1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抱歉!
您的浏览器可能不支持此视频播放器,请用更高版本的浏览器试试!
纽约大学心理学家亚当·奥尔特(Adam Alter)在TED演讲。 视频编辑:董怿翎 视频来源:TED(09:23)
【编者按】
你能想象没有手机的生活吗?焦虑、心慌、还是各种不安?
工作之余,我们被智能屏幕侵占的个人时间越来越多,但生活真的有因为天天刷五花八门的应用程序而更加精彩吗?
纽约大学心理学家亚当·奥尔特(
Adam Alter)告诉我们,离开屏幕,我们会更幸福。
最近的一场Ted演讲上,
亚当·奥尔特分享了相关研究结果。他发现,每个人的人性正因过多使用手机、平板、电脑等“神奇的”屏幕而逐渐被禁锢。
那怎样才能把手机像药瘾一样戒掉?秘密在于要在这信息爆炸的时代重新找到你的停止提示。

几年前我听到一个有趣的谣言。据说,某大型宠物食品公司的负责人将带着一罐狗食出席年度股东大会。他要当场吃那罐狗食,以此向大家证明,如果这对他来说足够好,那对他们的狗来说也够好了。这个策略现在被称为“吃自己的狗粮”,在商界里很常见。虽然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要去吃狗食,但商人会通过使用自己的产品来证明对它们有信心。 现在这是一种普遍的做法,但我认为真正有趣的是当你发现这个规则的例外,也就是企业或从业人员并不使用自己产品的情况。事实证明,这种特例确实普遍存在于一个行业——屏幕科技。
2010年史蒂夫·乔布斯发布iPad时将其描述为一台“非凡”的设备—— “前所未有的最佳浏览体验,超越笔记本电脑,超越智能手机,它会是一种难以置信的体验。”几个月后,《纽约时报》的一位记者联系乔布斯,他们在电话上聊了很久。通话结束时,记者问了一个很客气的问题,他说:“你的孩子一定很爱用iPad。”答案可以很简单,但乔布斯的回答让记者很意外,他说:“他们还没用过,我们限制孩子在家使用电子设备的时间。”
类似情况在科技界中非常常见。比如说,在硅谷附近有所名为Waldorf School of the Peninsula的学校,他们直到初二才让学生接触屏幕。有趣的是,那里75%学生的家长在硅谷担任科技高管。这让我觉得很耐人寻味,也很惊讶,它促使我去认真思考到底屏幕对我、我的家人、我爱的人和其他所有人带来什么影响。
所以过去五年中,作为商业和心理学教授,我一直在研究屏幕对我们生活的影响。我们先来看屏幕耗费了我们多少时间,然后再谈谈那些时间的意义。现在展示的是在24小时的工作日中,我们分配时间的平均值,数据来自历史上三个不同点——2007年、2015年还有上周。能看到许多事情并没有改变。我们每天睡大约七个半到八个小时; 有些人说他们睡眠时间略有下降,但其实没有明显变化。我们每天工作八个半到九个小时。日常生活活动——比如吃饭、洗澡和照顾孩子——每天需约三小时。
剩下的这段空白就是我们的个人时间。它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用它做自己的事情,我们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个体。在这段时间里,我们培养兴趣爱好、建立密切关系、思考人生、迸发创意并试图找出我们的生活是否有意义。虽然工作也能带给我们一些感悟,但当大家回顾人生,在临终前回忆自己一生活得如何时,他们最后提到的都是那些发生在个人时间里的事。所以个人时间是神圣的,它对我们很重要。
现在,我来告诉你,这个神圣空间如何逐渐被屏幕侵占。2007年,这么多(编者注:占据约一半个人时间)。那年,苹果推出了第一款iPhone。八年后,这么多(编者注:占据约三分之二个人时间)。现在,这么多(编者注:占据约92%个人时间),这些时间我们都花在了屏幕前。这个黄色区域,这条细条,就是我们的魔法之源。那里住着你的人性。现在,它在一个很小的盒子里。
那我们能做什么呢?首先要了解的是:那个红色空间里都发生了什么?(编者注:红色空间为被屏幕占据时间)当然,现在的屏幕都很神奇。我住在纽约,但很多我的家人生活在澳大利亚,我有个一岁的儿子。通过屏幕,我才能向儿子介绍家人。这在15、20年前几乎不可能实现。所以屏幕的确有很多好处。
你可以试问自己:你在屏幕前做了什么?那些应用程序让生活更丰富多彩了?有些确实是有价值的。如果你打断正在使用应用程序的人,问他们“你觉得这个程序怎么样?”那些说很不错的人通常用的都是休闲、运动、天气、阅读、教育和健康类应用。他们平均一天在每个应用上花9分钟时间。再看看那些让人不那么愉快的应用程序。用户被打断使用并被问及使用感受时,约一半人回答感觉不好。有趣的是, 像这些约会、社交、游戏、娱乐、新闻、浏览类应用,人们平均一天在每个程序上要花27分钟。我们花三倍时间在那些让我们不愉快的应用程序上,那似乎并不是很明智。
我们在令人不愉快的应用上花费那么多时间,原因之一是它们夺走了我们的停止暗示。20世纪时,停止暗示无处不在。我们做的所有事情都被编入了停止暗示。停止暗示相当于一个信号,告诉你现在是时候继续前进,做一些新事情,或其它事情。以报纸为例,读完末页,你会把它折起来,放到一边。杂志和书籍也是同样道理——你看到一个章节的末尾就会考虑是否要继续。在电视上看一个节目,它总会结束,然后你要等一个星期,直到下周播出。这种停止暗示无处不在。但是,今天我们使用媒体的方式让其不存在停止暗示。即时消息不断滚动,一切都无底: Twitter,Facebook,Instagram,电子邮件,短信,新闻。就算你去其它来源查看消息,还可以继续不断跳转。
不过,我们可以从西欧得到一些如何去改变的提示,他们在工作场所有许多好的点子。举个例子,这是一家荷兰设计公司。他们把办公桌吊在天花板上。每天下午6点,无论你正在给谁写电邮或是在做别的什么,桌子都会被吊上天花板。
每周四天,这个空间会变成一个瑜伽室,另外一天,变成舞蹈俱乐部,你可以选择要留下参加哪个活动。这是一条很棒的停止规则,因为它意味着每天下班时,一切都停止了,你无法继续工作。德国汽车公司戴姆勒也有一个很好的策略。当员工去休假,他们不再说:“这个人在休假,稍后会回复你,”而是说:“这个人在休假,所以我们删除了你的邮件,这个人永远都不会看到你刚发的邮件了。你可以两周后再试或发给其他同事。”
如此一来,你可以想像当你去休假时,你是真正在放假。这家公司的员工也觉得他们能真正告别工作,休养生息。
当然,这些例子并没有告诉我们自己在家时应该做些什么,所以我想提出一些建议。有些规则说起来很简单,比如下午5点到6点之间我不去用手机。但问题是,每天下午5点、6点时都有不同的安排。我认为更有效的策略是去想,有些事情我每天都做,有些场景每天都发生,比如吃晚餐。有时我自己吃,有时候和其他人一起,有时在餐馆里,有时在家里,但我所采纳的规则是:我永远不要把手机放在餐桌上,有多远就把它放多远。我们真的很难抵制诱惑。但是当有一个停止规则提示你每次晚餐开始,手机有多远放多远,你就避免了手机的诱惑。
起初,我很痛苦。因为我有严重的错失恐惧。
我经历了挣扎。
但渐渐地,你会习惯于遵守规则。你会像克服药瘾一样打消放弃的念头,然后,生活会变得更多姿多彩、充实、而且有趣 —— 因为你更专注于交流。你会与身边的人更好地沟通。我认为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策略,而且我们知道它是有效的,因为当人们这样做时,根据我对这些人的追踪调查——效应会扩大。他们尝试后感觉良好,于是开始在早上醒来后的第一个小时也这样做。再后来,开始在周末把手机调至飞行模式。这样,你的手机还能当相机用,但它不再是一部电话。这是一个强大的想法,我们看到人们尝试后感觉自己的生活好多了。
让我们划一下今天的重点。屏幕是神奇的,这点我已经提过,也认为是事实。但我们使用它们的方式就像在一条漫长的快车道上飞驰,车里的油门被锁定到底,但你却够不到刹车。你有一个选择要做。你可以选择最简单的——飞速驶过美丽的海景,从车窗里抓拍照片,或者你可以多花点力气,把车开到路边,踩下刹车停好,下车,脱掉鞋袜,在沙滩上走两步,感受脚下的沙子,迈向大海,让海浪涌上脚踝。
你的人生会变得更丰富,更有意义,因为你用全身心去感受这种经历,也因为你把手机留在了车里。
谢谢。
责任编辑:洪燕华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手机瘾,乔布斯,iPad

相关推荐

评论(37)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