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与火之歌》人物分析之三:这两个人,不是CP胜似CP

天下第一郭

2017-07-28 18:56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权力的游戏》第七季已经开播,蹭着这个热点奉上《冰与火之歌》人物分析系列的第三篇。之前两篇我们聊了“惨到不能再惨的道朗亲王”和“年度玛丽苏三傻小姐”,这一篇咱们换个角度,给CP粉发点福利。
冰火世界一向讲求“凡人皆有一死”,在这样的世界观指引下,男女情爱在原著《冰与火之歌》中向来占不到什么篇幅。
除了传说中引发“篡夺者之战”的雷加王子与莱安娜·史塔克的旷世绝恋外,我们很难在书中看到一对儿正儿八经谈恋爱的CP。
正因为如此,詹姆·兰尼斯特和“美人”布蕾妮(Brienne)隐晦的感情线便更加难得了。
可惜的是,这条本来可以深挖的感情线在剧集的改编中已被无情斩断。编剧一方面安排野人托蒙德(Tormund)与布蕾妮配对,一方面把詹姆强行留在君临瑟曦的身边,殊不知“弑君者”和“美人”才是冰火世界里真正的CP。
我只想说,强扭的瓜不甜。
就从两人刚认识的时候说起吧。
奈德·史塔克公爵被斩首于君临后,北境军队在少狼主罗柏的带领下宣布脱离铁王座,以“为奈德复仇”的名义出兵君临。
不久,与高庭结盟的劳勃幼弟蓝礼·拜拉席恩和独守龙石岛的劳勃二弟史坦尼斯·拜拉席恩相继起兵,而铁群岛之主巴隆·葛雷乔伊也趁乱打出恢复铁群岛自治的叛旗,维斯特洛的土地上,“五王之战”的格局逐渐成形。
战争伊始,詹姆·兰尼斯特被派往河间地,对付拥护罗柏·史塔克的河间地领主徒利家族。
起初,詹姆成功击溃了徒利家的主力部队,包围了河间地的都城奔流城,但好景不长,少狼主罗柏率军支援奔流城,在呓语森林成功偷袭了兰尼斯特的军队,詹姆·兰尼斯特被俘,并在此后近一年的时间里被囚禁在奔流城。
詹姆被囚期间,时任国王之手的提利昂一直希望用珊莎和(已失踪的)艾莉亚去换回詹姆,但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实现。此时,席恩·葛雷乔伊突发奇想的占领了临冬城,对外宣称自己吊死了史塔克家的布兰和瑞肯。
两个幼子罹难的消息彻底摧毁了凯特琳·史塔克仅有的理智,她瞒着罗柏私自放走了詹姆,寄希望于詹姆能够信守诺言,在回到君临之后,送回人质珊莎和艾莉亚。
当然,凯特琳不可能放心让詹姆·兰尼斯特自己跑回君临,她委派了两人护送詹姆同行,一个是詹姆的表弟之一克里奥·佛雷,另一个便是“美人”布蕾妮。
布蕾妮全名布蕾妮·塔斯,是暮临厅伯爵赛尔温·塔斯的独生女和继承人。塔斯家族是塔斯岛(Tarth)的世袭领主,效忠于“风暴之地”的拜拉席恩家族,也算是“簒夺者战争”之后铁王座的直属领地之一。
劳勃·拜拉席恩死后,赛尔温伯爵拒绝了史坦尼斯的招揽,决定效忠已和高庭结盟的蓝礼·拜拉席恩,同时,他将女儿布蕾妮送至风息堡。
蓝礼·拜拉席恩在高庭称王后,布蕾妮加入了蓝礼的大军。在向君临进发的路上,布蕾妮在一场比武大会上所向披靡,战胜了包括夺冠热门“百花骑士” 洛拉斯·提利尔在内的所有对手(威武我美人)。
理所当然的,身为君王的蓝礼要给冠军奖点什么,一直暗恋蓝礼的布蕾妮于是要求加入蓝礼的个人卫队——彩虹护卫,得到应允。
在高庭称王的蓝礼·拜拉席恩
不久,凯特琳·史塔克也来到蓝礼军中,希望说服蓝礼与北境结盟。在史坦尼斯与蓝礼的谈判以失败告终后,史坦尼斯默许梅丽珊卓释放出“影子杀手”杀害了蓝礼·拜拉席恩。
蓝礼死去之时,正值布蕾妮在蓝礼营帐中值守,布蕾妮随后被蓝礼的追随者,尤其是百花骑士指责为背叛和杀害蓝礼·拜拉席恩的凶手。
布蕾妮无法向他人证实影子杀手的存在,百口莫辩之时,只能接受同样目睹蓝礼之死的凯特琳的劝阻,跟随她逃离了蓝礼的大军,来到奔流城。
因感念凯特琳的信任与搭救,布蕾妮向其宣誓效忠。凯特琳深知布蕾妮的武艺不输于维斯特洛任何一个优秀的骑士,且为了瞒过罗柏私放詹姆,只有与北境毫无瓜葛的布蕾妮最为适合。
于是,在奔流城的地牢中,布蕾妮与詹姆·兰尼斯特分别向凯特琳起誓,这个要将珊莎和艾莉亚平安带回的誓言,让两人的命运从此改变。
布蕾妮向凯特琳宣誓效忠
返回君临的途中几多波折。先是被罗柏派出的追兵追赶,接着又遇上了土匪,布蕾妮始终不肯给詹姆解下手铐,坚持凭一己之力化解危机。
在克里奥·佛雷爵士被击杀后,詹姆企图逃跑,正与布蕾妮打斗到精疲力竭之时,流窜于河间地、维斯特洛最凶残的佣兵团“勇士团”(又名血戏班)突然出现,两人双双被俘。
詹姆企图逃跑时与布蕾妮打斗
关于“血戏班”要给大家扫个盲。
大家应该都记得在剧集第二季中,二丫跟随守夜人尤伦逃出君临之后,又被魔山当成流浪儿抓去了赫伦堡,当时驻守在赫伦堡的除了兰尼斯特军队外便都是血戏班(无面之人贾昆、后来为瑟曦服务的被学城开除的学士科本都在其中)。
血戏班由世界各地的亡命之徒组成,以异常残暴的行为闻名于世。
五王之战期间,泰温公爵雇佣血戏班为其服务,并命血戏班的团长——外号为“山羊”的瓦格·霍特驻守赫伦堡。泰温公爵离开赫伦堡后,当时还被关在赫伦堡的艾莉亚·史塔克利用无面之人贾昆许下的诺言,在其帮助下放走了北境的囚犯。
血戏班不得已只能倒戈,击败了赫伦堡的兰尼斯特守军,投靠了当时仍效忠于史塔克家族的恐怖堡伯爵卢斯·波顿(小剥皮的父亲老剥皮,阴险诡谲不输泰温)。
血戏班团长“山羊”瓦格·霍特
但团长瓦格·霍特担心卢斯·波顿会倒向兰尼斯特一边(事实证明,卢斯的确倒向了泰温公爵),这样自己倒戈的行为势必受到泰温公爵严厉的惩罚。
因此,在抓到詹姆·兰尼斯特之后,他使了一招“离间计”——通过砍掉詹姆的右手将祸端引向卢斯·波顿,以保证他们不会合作。
御林铁卫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成员——詹姆·兰尼斯特就这样莫名失掉了用剑的右手。
在押送二人回赫伦堡的路上,血戏班对詹姆和布蕾妮百般欺辱,让两人面对面共乘一骑,还把詹姆被砍掉的右手挂在布蕾妮的脖子上。
失掉用剑右手的詹姆万念俱灰,一心等死。是布蕾妮一句“你是懦夫?”问醒了他,詹姆决定听从布蕾妮的话——“活下去,活着,战斗,复仇”。
与此同时,血戏班成员几次三番想强暴布蕾妮。“他们会毁了她心中的城堡,把她变成和我一样的残废”,詹姆不忍。他利用塔斯的别称——“蓝宝石之岛”骗血戏班,塔斯岛盛产蓝宝石,只要不碰布蕾妮,就能得到赛尔温伯爵大笔的赎金。
待二人被押送到赫伦堡,精明的老剥皮一眼就看穿了“山羊”企图嫁祸自己的伎俩,但无奈詹姆的手已断又接不回去,卢斯·波顿只得先行缓兵之计。他为二人解除镣铐,并命科本学士为詹姆清理断肢。
赫伦堡的澡堂里,詹姆和布蕾妮赤身相见。甚至出乎他自己的预料,“弑君者”詹姆·兰尼斯特生平第一次向人说出了他最大的秘密——杀死“疯王”的真正缘由。
在一种极度坦诚的氛围里,詹姆卸下了背负十七年之久的“弑君者”之名,昏倒在布蕾妮怀中。
恐怖堡伯爵不是愚蠢的佣兵,他与詹姆讲明了山羊的动机,提出护送詹姆返回君临,旨在向泰温公爵示好。
同时,为了安抚瓦格·霍特,卢斯·波顿把布蕾妮留给了山羊,因为波顿清楚,塔斯根本不产蓝宝石,“蓝宝石之岛”只是形容那里蔚蓝的海水。
阴险诡谲不输泰温公爵的卢斯·波顿
一心只想回到瑟曦身边的詹姆接受了卢斯·波顿的条件,在波顿委派的军队护送下,离开了赫伦堡。
与此同时,瓦格·霍特得知了“蓝宝石之岛”的真相,拒绝了赛尔温伯爵三百金龙的赎金,坚持要强暴布蕾妮。
在被布蕾妮咬下一只耳朵后,气急败坏的山羊将布蕾妮丢进了赫伦堡的“熊坑”,让她持钝剑与黑熊搏斗。
离开赫伦堡当晚,詹姆枕着一截鱼梁木树桩睡着。他梦见了父亲、瑟曦、兰尼斯特家人、雷加王子和那些死去的御林铁卫兄弟。
在梦中,幽灵们要吞噬他,只有布蕾妮手持燃烧的剑与他在一起。
梦醒后,詹姆决定掉头转回赫伦堡,以身犯险逼护送队的队长出手,在熊坑里救下了布蕾妮。
詹姆跳下熊坑逼迫波顿的人杀死黑熊
此后,布蕾妮跟随詹姆抵达君临,此时的君临正因为乔佛里的死而大乱。为了保护布蕾妮免受“百花骑士”的伤害,詹姆逮捕了布蕾妮,随之安排百花骑士与布蕾妮会面,说清了蓝礼之死的真相。
由于血色婚礼和乔弗里之死,布蕾妮失去了效忠的对象,也得知了珊莎和艾莉亚皆已失踪,无法完成对凯特琳许下的诺言,布蕾妮大为受挫,精神不振。
在御林铁卫的白剑塔内,詹姆将泰温公爵送给自己的瓦雷利亚钢剑赠予了布蕾妮,并为这把由奈德·史塔克的巨剑“寒冰”(Ice)重新回炉后一分为二的剑起名为“守誓剑”(Oathkeeper)。
詹姆希望布蕾妮用奈德的剑去保护奈德的女儿,完成对凯特琳发下的誓言。
布蕾妮得到守誓剑
两人就此分别,直到一路寻找珊莎和艾莉亚踪迹的布蕾妮在三叉戟河附近被“无旗兄弟会”俘虏。
彼时,原本领导无旗兄弟会的贝里·唐德利恩爵士以自己的性命为代价,让红袍僧“密尔的索罗斯”复活了在血色婚礼后找到的凯特琳·史塔克的尸体。
复活后的凯特琳,也即“石心夫人”开始带领无旗兄弟会向血色婚礼的参与者们复仇。
与布蕾妮一起被俘的还有提利昂曾经的侍从波德瑞克·派恩。石心夫人认出了布蕾妮,她命令布蕾妮在杀死詹姆·兰尼斯特和被吊死之间做出选择。
布蕾妮拒绝了,但当波德瑞克·派恩即将窒息,布蕾妮自己也被绳索拉离地面时,她嘶吼出了一个词。(马丁尚未公布这个词是什么,应该会是sword)
二人最后的相逢是在詹姆处理完鸦树城的围城战之后,布蕾妮突然造访,声称已经找到珊莎·史塔克,请求詹姆独自跟她前去,否则猎狗就会杀了珊莎。
詹姆跟随布蕾妮离开,两人从此下落不明。
不难推测,石心夫人手握波德瑞克·派恩做人质,布蕾妮独自前来引走詹姆,两人未来还要共同面对许多凶险。
布蕾妮带着波德瑞克继续寻找珊莎
马丁在处理詹姆和布蕾妮的故事线上是克制且隐晦的,只有在字里行间的细节里,我们才能看到二人之间逐渐生出的复杂情感。
这种情感恐怕连詹姆或布蕾妮本人都无法定义,它糅杂了尊敬、理解、信任和坚守,以及那一丝双方都难以觉察的情愫。
詹姆和布蕾妮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作为泰温公爵的嫡长子,詹姆·兰尼斯特自出生起就是维斯特洛望族兰尼斯特的骄傲。他生得高大英挺,金发飘扬,有着“闪亮的碧眼和利如刀锋的笑容”。
就连琼恩第一次见到他,也发觉自己几乎无法将视线自他身上抽离,甚至在幼小的布兰·史塔克眼中,“觉得只有詹姆·兰尼斯特爵士看起来比较像故事里的伟大骑士”。
詹姆的武艺同样配得上他“伟大骑士般”的英俊样貌。十五岁时,他在剿灭御林兄弟会的战斗中因为作战英勇被“佛晓神剑”亚瑟·戴恩爵士亲封为骑士。
同年,在赫伦堡的举行的授职典礼上,御林铁卫队长杰洛·海塔尔爵士为他披上白袍,詹姆·兰尼斯特成为御林铁卫史上最年轻的成员。
“无畏的巴利斯坦·赛尔弥”爵士也认同詹姆是他见过最好的天生剑客。
布蕾妮则更像是提利昂那般被上天遗弃的对象。她身材极其高大,胸平肩宽,面孔又圆又糙,一排牙齿暴突不齐,黄色的头发像肮脏的稻草,脆弱干枯。只有一双大而蓝的眼睛,还算得上美丽。
由于相貌丑陋,布蕾妮自幼生活在他人的嘲笑和怜悯中,人们甚至为了戏谑,给她起了“美人”的外号。
赛尔温伯爵为自己的独生女前后订立了三次婚约,但最终都因为对布蕾妮相貌的嫌弃或是不允许布蕾妮习武而告终。
只有在蓝礼·拜拉席恩身上,布蕾妮体会过没有偏见的对待。蓝礼履行成年礼巡游造访塔斯岛之时,并未像他人那样嘲笑布蕾妮的丑陋,他对布蕾妮彬彬有礼,甚至邀她共舞。在蓝礼的臂弯中,布蕾妮感觉自己和其他贵族女子一样优雅高贵。
自那天起,布蕾妮便决意要留在蓝礼身边。当蓝礼为布蕾妮披上“彩虹护卫”的蓝色斗篷之时,布蕾妮誓言为他效忠,保护他周全。
蓝礼的死对布蕾妮而言,不止是爱慕之人的逝去,更有着对自己誓言的辜负——梅丽珊卓的“影子杀手”来无影去无踪,丝毫没有给布蕾妮保护蓝礼、为他而战的机会。
而视“恪守誓言”为最高骑士信条,恰恰是布蕾妮与詹姆·兰尼斯特内心深处的共同追求。
与泰温公爵、提利昂和瑟曦不同,詹姆是兰尼斯特家唯一一个秉性单纯之人。他一生只追求两件事:姐姐瑟曦和骑士荣誉。
很难想象英俊潇洒的兰尼斯特家嫡子除了瑟曦之外,这辈子没有过任何其他女人,甚至在他因清理断肢而高烧之时,也拒绝了科本学士为他安排的妓女。
十五岁时,为了能留在君临接近姐姐并躲掉与莱莎·徒利的婚约,詹姆接受了瑟曦的建议,主动提出加入从此不能再婚配的御林铁卫。
然而疯王册封詹姆成为御林铁卫的举动激怒了泰温公爵,他辞去国王之手连夜带着瑟曦回到凯岩城。被独自留在君临的詹姆终于明白疯王为自己披上白袍并非因为器重,而只是为了剥夺泰温公爵的继承人。
他和其他的御林铁卫们日复一日地在君临守护着逐渐走向疯狂的伊里斯,目睹他虐待蕾拉王后,对布兰登和瑞卡德·史塔克处以极刑,烧死一个又一个国王之手。
这个过程一点一滴消磨着少年詹姆对骑士荣誉的向往——披上御林铁卫的白袍,誓言守护一个暴虐的君王,究竟是荣誉还是耻辱?
这个自问了无数遍的问题,终于在疯王要求詹姆杀死已经兵临城下的泰温公爵并计划用野火烧毁整个君临时有了答案。他截杀了前去传令点燃野火的火术士罗萨特,然后做出了人生中最重要的决定——背弃御林铁卫的誓言,亲手杀死了伊里斯二世。
虽然得到劳勃的赦免继续留任御林铁卫,但“弑君者”的名号从此传遍七大王国。如詹姆自己所言,“这世上有很多很多人因我最大的恩惠而辱骂我”。
即便疯王使维斯特洛民不聊生,但在包括奈德·史塔克在内的重视荣誉的人眼中,御林铁卫詹姆·兰尼斯特始终只是个背弃自己神圣誓言的“弑君者”。
詹姆从未后悔杀掉伊里斯,但自背负“弑君者”之名又耳闻目睹宫廷无休止的权力斗争之后,年少时对成为一个伟大骑士的渴望逐渐消亡。
他混沌的守在红堡,守在已经嫁给劳勃为后的瑟曦身边,对姐姐的、不为世俗所容的乱伦之爱成了唯一能够给他希望的东西。这种执着最终促使他在和瑟曦密会被布兰撞见之后,狠心将布兰推下高塔。
此时的詹姆,已经不止是一个背弃誓言的“弑君者”,更是一个可以将无辜儿童扔下高塔、毫无骑士荣誉的男人。
布兰无辜受害,不过也就此开启了“绿先知”之路
如果不是遇见了布蕾妮,詹姆·兰尼斯特只会在这条他无力抵御的沉沦之路上走向灭亡。
没人会否认布蕾妮外表上的强壮,但与天赋异禀的体格相比(据马丁最新的透露,布蕾妮很有可能是传奇骑士“高个邓肯”的后代,这也就难怪了),布蕾妮内心的坚韧更加超乎常人。
与小恶魔一样,她绝大部分的人生都生活在嘲笑与怜悯之中。她无法像其他贵族女子那样表现优雅,亦无法像正常的男骑士那样得到尊重,尽管她的确武艺高强。
然而,在年复一年被称作“美人”的戏谑中,在被未婚夫一次次解除婚约后,在不断经受军队里男人的讥讽和有关她贞操的玩笑中,布蕾妮仍坚持披上盔甲,无时无刻不恪守着真正的骑士信条。
在被血戏班砍掉右手之后,自幼众星拱月的詹姆第一次体会到被命运抛弃、被世人蔑视的滋味,比这更令他痛苦的,是失去用剑的右手便无法再做骑士的恐惧。是布蕾妮适时点醒了他。
不止如此,布蕾妮那种即便终身无法受封为骑士,也依然按照骑士荣誉行事的坚持,让詹姆·兰尼斯特重新发现了骑士荣誉的价值——能否成为骑士不在于用剑还是拿枪,不在于武艺高低,而在于是否践行了锄强扶弱、恪守誓言的骑士信条。
在君临虚伪、诡谲的氛围中已生活太久的詹姆,第一次发现原来这世上,还有人真心相信并坚守着骑士精神。
这个发现让一开始觉得布蕾妮又丑又蠢又可笑的詹姆,心生敬意。也让詹姆感受到了许久未曾在他人那里感受到的温暖——他,詹姆·兰尼斯特,在渴望成为伟大骑士的路上,并不孤独。
即便是深爱着的弟弟提利昂,也无法完全理解詹姆对骑士荣誉的渴望
是的,“弑君者”詹姆·兰尼斯特远比人们认为的要孤独。
父亲泰温公爵是不世的政治天才,运筹帷幄、手段毒辣。弟弟提利昂虽然天生畸形,但也头脑精明,对权谋得心应手。而自己曾经深爱的双胞胎姐姐瑟曦,即使有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样貌,但在性格上却野心勃勃、刚愎自用。
兰尼斯特家,只有詹姆不懂得权谋手段,他是一个天生的战士,一心只想成为传说中的骑士。然而在把控着维斯特洛真正权力的兰尼斯特家中,骑士荣誉这种东西,恐怕只会被视为孩童幼稚的追求,得不到重视,也不可能有人理解。
詹姆·兰尼斯特无力抵御这种孤独,只好执拗地揪着对姐姐的依赖,完成姐姐的愿望,哪怕这种愿望并不荣誉。
这也许就是詹姆将杀害伊里斯的真正缘由讲给布蕾妮听的原因,在此之前,不管是对瑟曦还是提利昂,他都从未开口。
毫无疑问,布蕾妮的出现重新点燃了詹姆·兰尼斯特年少时对骑士荣誉的渴望。所以他赶回熊坑救下布蕾妮,瞒着瑟曦让布蕾妮继续寻找并保护史塔克家的女儿,释放北境的俘虏(包括白港的威里斯·曼德勒爵士,他父亲威曼·曼德勒将会保护瑞肯·史塔克。没错,瑞肯·史塔克在原著中应该不会死)。
更重要的是,布蕾妮给了他能够抵御孤独的温暖,在她美丽的蓝眼睛中,他看到了一种无畏的坚定。这种坚定促使他逐渐从对瑟曦盲目的爱中醒悟过来,看到了瑟曦的任性、愚蠢和毫无怜悯之心的恶毒。
在泰温公爵死后,詹姆与成为摄政王太后的瑟曦分歧加剧,渐行渐远。甚至在瑟曦被总主教“大麻雀”囚禁即将面临审判,并希望詹姆返回君临成为代理骑士出席比武审判之时,詹姆也只是命人烧毁了瑟曦求助的书信,选择继续留在奔流城。
与瑟曦的分道扬镳意味着詹姆·兰尼斯特终于有勇气摆脱家族的阴影,他决意要像布蕾妮那样,努力成为真正的自己——一名伟大的骑士。
而自打在君临与布蕾妮分别,他时常想起与布蕾妮在一起的短暂时光。每当有人提起布蕾妮时出言不逊或是嘲笑讥讽,他都会发怒,他也不再称呼她为“妞儿”,而是说“她是一位出身高贵的小姐,她叫布蕾妮”。
看看这离别时的不舍
在原著中,正是这样的蛛丝马迹让我坚信詹姆和布蕾妮的纠葛仍将继续,即使结局也许并不美好。詹姆枕在鱼梁木上的那段梦境已有启示:
他梦见自己赤身裸体,孤零零被敌人环绕。身边,有十来个穿长袍带兜帽的高大黑影用矛尖捅他,他无路可逃,只能不断沿着台阶向下。他朦胧中预感到地底有毁灭等着他,有东西要捉他。这时,父亲、姐姐、乔佛里和许多金发的兰尼斯特黑影出现。瑟曦手中的火炬是洞穴里唯一的光明,但她转身要离去。
詹姆恳求他们不要把他留在黑暗中,“至少给我一把剑”,他恳求道。泰温公爵给了他一把剑。这把剑剑尖和剑刃上都有苍白的火焰在跳动,一直烧到剑柄。在巨大的水声中,布蕾妮出现,她也举着剑,一把放射出银蓝色光芒燃烧着的剑。黑暗在她的剑下向外退了一圈。
瑟曦举着火炬离开:“剑燃人存,剑灭人亡”,她遥远的喊道,不理会詹姆让她不要离开的请求。两把长剑是黑海中的孤岛。布蕾妮把手放在詹姆肩上,令他不由一颤,好暖和。
这时,黑暗中五个身穿雪白铠甲的骑士走近——那些逝去的御林铁卫,以及雷加·坦格利安本人。“一个个来,还是一起上,我都无所谓!但这不关妞儿的事,放她走!”詹姆喊道。
“我发誓保护你”,布蕾妮回答。
接着,六柄长剑出鞘,指责詹姆背弃了御林铁卫的誓言。詹姆剑刃上的火焰开始熄灭,他想起瑟曦的话,剑灭人亡,恐惧如同巨掌,箍住他的喉咙,但他的剑终究还是灭了,只剩布蕾妮的那把还在燃烧。

詹姆的梦境或许是整部书中对他命运的最佳注解。兰尼斯特的家人们抛弃了他,御林铁卫的兄弟们无法原谅他,在走向无底深渊的毁灭路上,布蕾妮就是他的救赎,也只有布蕾妮誓言与他同在,给他温暖,助他抵御黑暗。就像梦境最后,詹姆自己的剑已经熄灭,但布蕾妮的剑仍在燃烧。
詹姆选择将“守誓剑”赠予布蕾妮去寻找珊莎和艾莉亚,为的就是能够帮助布蕾妮,或者说与布蕾妮一起共同实践身为骑士许下的诺言——他要让布蕾妮的剑永不熄灭。
这段关系对布蕾妮而言又何尝不是如此?
自幼经受世人放肆的嘲弄,布蕾妮虽找到了成为骑士的梦想,但也极度渴望他人的尊重和接纳。因为很少得到善意的对待,她对那些真诚待她的人无不报以毫无保留的忠诚,对蓝礼如此,对凯特琳如此,对詹姆更是如此。
且同蓝礼和凯特琳不同,詹姆不仅善待布蕾妮,更重要的,是他由衷明白布蕾妮的梦想,认可骑士荣誉的价值。
“两把长剑是黑海中的孤岛”,詹姆的梦境里这样说。在战乱频发、权力不断更迭的维斯特洛,还有几人能在乱世中守住“当一名真正的骑士”的梦想?
两个愿意这样做的人在彼此身上发现了勇气,他们就是彼此的孤岛——黑暗中的最后一份坚守。
当然,詹姆·兰尼斯特始终是要更戏剧化一些。遍览原著,詹姆是少数几个自带悲剧命运的角色之一。(另外三个分别是史坦尼斯、猎狗和席恩·葛雷乔伊)
他的悲剧并非始于“弑君者”的诅咒,而在于身为当权者兰尼斯特家的一员。泰温公爵、乔佛里和瑟曦自“簒夺者战争”至“五王之战”,给维斯特洛带来了太多的血腥,点燃了太多的仇怨,提利昂远走(况且他也不是狮家人),企图控制瑟曦愚行的叔叔凯冯又被瓦里斯杀害,詹姆势必成为那个要背负后果的人。在某种意义上,他更像是兰尼斯特家的赎罪者,所以老马才要给他安上“弑君者”的诅咒。
虽然布蕾妮并不能解除“弑君者”的诅咒,但她已经开启了詹姆·兰尼斯特的自我救赎之路。她美丽的蓝眼睛将始终是詹姆的灯塔,指引他勇敢面对最终的命运——在异鬼入侵,永冬即将到来的战场上,如果可以为了他最初向往的骑士信条而战,为了他曾经立誓保护的人们而战,马革裹尸,将是伟大骑士——詹姆·兰尼斯特的最好归宿。
责任编辑:程娱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权力的游戏

相关推荐

评论(5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