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参众两院高票通过对俄制裁,难题抛给特朗普:签还是不签

澎湃新闻记者 单珊 实习生 罗如娟

2017-07-29 07:3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7月7日,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俄罗斯总统普京在G20峰会上实现首次正式会晤,并畅谈了两个多小时。特朗普随后在多个场合表示跟普京谈得很好。但是20天后,摆在特朗普面前的考验来了,面对美国众参两院高票通过的制裁俄罗斯的新议案,签还不是不签?
当地时间27日,美国参议院以98票赞成、2票反对的压倒性优势通过了对俄罗斯、伊朗和朝鲜三国的制裁议案。两天前,该议案以419票赞成、3票反对的结果已经在众议院过关。
议案经总统特朗普签字后,将正式生效成为法律,同时将成为2014年以来对俄规模最大和最全面的制裁。
根据该议案,美国将以俄罗斯涉嫌干涉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和军事介入乌克兰危机等为由,追加对俄相关个人和实体的经济制裁。此外,美国将以发展弹道导弹项目等为由,对伊朗、朝鲜实施制裁。
值得注意的是,该议案限制了美国总统解除对俄罗斯制裁的权力。而特朗普作为总统,对该议案有权否决。他收到议案后,将有10天时间考虑,如不签字议案将自动生效。
目前,围绕此次制裁,涉事各方也给予了强烈回应。俄罗斯总统普京27日表示,俄罗斯对于“蛮横无理”的制裁已经保持了极大的耐心和克制,但必将作出回应。28日,据今日俄罗斯新闻网报道,俄外交部要求美国在俄外交官人数减少至455人,并关闭了美使馆几处房产。伊朗、朝鲜也都对该议案予以回击。
如今,这份议案已呈到特朗普案上,签,是默许法案对自己权力的限制;不签,参议两院可轻松以三分之二多数票推翻总统否决权,并给自己留下“通俄”口实。
特朗普会怎么做?制裁将给各国带来多大的冲击?俄罗斯又将如何反击?美俄是否走将走向新冷战?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特此邀请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和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杨成两位专家对此进行解读。
对俄强硬已成美两党共识
澎湃新闻:美国新制裁法案已经在参众两院获得通过,并提交给总统,特朗普会直接签署吗?还是会使用否决权,以表明自己的态度?
吴心伯:
我觉得还是存在特朗普否决的可能性。首先这是美国国内政治斗争的一个表现,民主党通过“通俄门”等问题来与特朗普做斗争,从特朗普性格来看他可能不会老实接受。另外,该法案通过以后,特朗普改善对俄关系、包括取消对俄制裁的主动权就没有了。他会希望掌握一定的主动权,而不是完全交给国会。
杨成:我倾向于认为特朗普动用否决权的几率会较低。美国国会两院都以绝对优势通过制裁法案,充分表明美政治精英在涉俄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已超越共和、民主两党的政党利益边界,而表现为一种重叠共识。对于草案中有明显的限制总统对俄政策调整权限的内容,特朗普有可能动用否决权,但问题是,在美国现有的政治氛围和制度环境中,否决会徒劳无功,也会为其执政带来更大麻烦。
不会引发新的“经济冷战”
澎湃新闻:此次制裁将对俄美关系产生什么重要影响,特朗普希望缓和两国关系的打算彻底破灭?俄罗斯是否还对特朗普心存侥幸,而继续寻求与美国进行建设性对话?
吴心伯:
如果法案通过并实施,美国改善对俄关系的空间就大大压缩。而在俄看来,特朗普信誉度也大大下降。特朗普跟俄罗斯打交道的筹码会减少,对于他的对俄外交是一个很大的挑战。
杨成:俄美对两国关系改善的预期早已大大降低,能够正常化就已经是可以接受的结果。此外,问题还在于,两国关系的调整主要不取决于俄,而取决于美。换言之,俄美关系的调整已经呈现出后冷战时期前所未有的,受制于美国国内政治议程和政治结构的新特点。特朗普即便曾经想改善对俄关系,现在也不得不部分迁就目前对自己不利的国内大环境。俄对此认识得很清楚,会继续努力争取俄美关系的改善,但预期已明显调低。
澎湃新闻:俄罗斯会不会嘴上强硬而实际行动相对克制?抑或是俄罗斯退无可退,主动反击,爆发新冷战?
杨成:
俄美经济联系并不密切,在国际经济权力结构中,两国也完全处于不对称的地位。美杠杆更多,且奉行“精确制裁”战略。俄并没有太好的反制手段,所以俄对外话语一直使用“反对单方面制裁”。鉴于此,我认为,俄可能会制定象征性意义更大的反制措施,但不会开启全面“经济冷战”。制约新冷战的因素还在于,美在朝鲜、叙利亚、伊朗等事关其切身利益的热点问题上,还不能完全抛开俄为所欲为。
“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
澎湃新闻:美国国会将伊朗、朝鲜、俄罗斯放在一起打包制裁,有什么考虑?
吴心伯:
这体现了美国体制内的一种看法:伊朗、朝鲜、俄罗斯这三个国家为美国的主要对手。这样也强化了对特朗普的压力,(使其)在改善美俄关系方面不能走得太远。因为在美国看来,美俄还保持正常的国家间关系,领导人之间保持会晤,而美国与朝鲜和伊朗之间是没有的。现在把三个国家放在一起,某种意义上是将美俄关系的敌对性进一步加强了。
杨成:打包制裁,重点显然首先在于俄罗斯。这应该是草案提议者的一种策略选择,而投票结果也验证了其有效性。如果只制裁俄,民主党可能会担心特朗普借此打“政治压迫”的悲情牌。对于共和党而言,携手民主党议员一起制裁俄,恐怕也要面临白宫压力。所以,俄罗斯、朝鲜、伊朗一并被制裁,各方都会有足够好的说辞来交代。
澎湃新闻:此次制裁号称是2014年以来最全面、规模最大的制裁,将会给这三个国家带来怎样的不良影响?这些国家将会以怎样的手段回应?
吴心伯:
目前俄罗斯还在等待和观望。若法案签署、落实,将迫使俄采取针锋相对的行动,其态度也可能越来越强硬,或将进一步恶化美俄关系。
杨成:俗话说:“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对于这三个国家来说,朝鲜、伊朗长期处于美国制裁当中,大概也不会太在意新的制裁措施,只会报之以习以为常的话语谴责,顶多加上象征意义更多的反制裁措施。
对俄而言,自2014年后也已经连续饱受美国及其主要盟友的制裁之苦,俄高级官员经常开玩笑说让制裁来得更猛烈些,因为这会让俄政府主张的“进口替代战略”实施得更顺利。在此意义上,不取消制裁比继续制裁对俄更有利。更为关键的是,俄即将进入新一轮总统选举周期。美加大制裁对克里姆林宫将是一个绝佳的有利于动员爱国主义力量的机会,有利于普京政权的长期执政。
美制裁俄能源首要目标仍是政治考量
澎湃新闻:您怎样看待此次制裁当中对俄能源产业的限制,是美国在借机希望向欧洲销售自己的能源?欧盟之前对该法案表示不满,未来对俄知否还会再跟美国站在统一战线上?
吴心伯:
美国是在通过制裁俄罗斯,增加自己在能源市场上的份额。美国页岩气革命出现后,国内能源实现自给,并且在向外出口,但是国际能源价格走低。现在加大对俄罗斯能源制裁,对美国扩大他的能源市场来说是有利的。
由乌克兰危机引发的对俄制裁,欧盟已经受到影响,而美国现在是在强化这种影响。欧盟本身对特朗普已有所不满,该制裁使其对美国国会也很不满。欧盟可能会考虑从美国进口能源,但成本太大。抑或欧盟无视该法案,根据欧洲的利益采取行动,继续与俄罗斯相关企业合作。
杨成:对俄能源企业进行制裁是美国及其盟友的一贯做法,其逻辑有二:首先,能源产业是关系到俄国计民生的战略性行业,精确制裁的效果可能既快又好。而且,俄能源产业以国有企业居多且多为普京亲信执掌,对克里姆林宫及普京本人为首的执政精英形成直接冲击。所以,国会制裁案是循旧例抓药,首要目标仍是政治考量。
第二,俄欧迄今为止能源贸易总体上未受制裁显著影响,俄继续向欧洲输送油气资源。欧盟降低了对俄油气的消费,但这主要是美国页岩气革命使得传统的出口国阿尔及利亚、卡塔尔等转身进入欧洲市场的结果,而非制裁造成。对俄影响大的主要是技术和设备的引进受限。
国会制裁案引发欧洲国家不满,主要是欧盟担心其延伸机制会损害欧盟与俄能源合作的利益。法案若被批准,反倒可能促使欧盟与美在制裁问题上出现利益分歧,从而弱化跨大西洋统一战线的团结。即使美有销售能源的动机,恐怕过程和结果也不会一切如其所愿。处理不好,有可能得不偿失。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制裁,俄罗斯,伊朗,朝鲜

相关推荐

评论(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