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人”单霁翔:故宫“掌门人”如何让故宫不再“高冷”

商丘日报

2017-07-28 20:41   来源:澎湃新闻 问政

字号
他,曾任国家文物局局长历时10年,倡导用“文化遗产保护”这一概念逐步替代之前“文物保护”的概念。
他,被称为故宫的“掌门人”,却说自己是故宫的“看门人”,理想是“将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他,自称也是一个“商丘人”,曾至少三次回到祖居地商丘,认可商丘是“中国城市建设史不间断的城市”。
他,就是世界最大的艺术宝库之一故宫博物院的现任院长——单霁翔。

为进一步坚定文化自信,传承优秀文化基因,7月27日、28日商丘市委邀请单霁翔先生莅临商丘视察指导工作。
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有强盛的生命力
从2002年到2012年出任国家文物局局长历时10年,单霁翔凭借扎实的知识与丰富的工作阅历,倡导用“文化遗产保护”这一概念逐步替代之前“文物保护”的概念,进一步提升了文物保护的理论高度,改变了人们以往对文物工作的认识,将文物工作的对象和外延扩大化,形成了以“文化遗产保护”为核心的新内容与新思想。
2011年12月,以“保育与发展:是伙伴还是对手”为主题的国际文物保育研讨会在香港举行。单霁翔说:“只有当地民众倾心地、自觉地守护文化遗产,才能实现文化遗产应有的尊严。而有尊严的文化遗产,才有强盛的生命力。”
单霁翔积极倡导、推动并实践在城市化加速进程条件下的各项“文化遗产保护”工作。推动乡土建筑、文化景观、文化线路、工业遗产等文化遗产保护新领域的研究和实践。他在所出版的《文化景观遗产保护》一书中,提出了自己对文化遗产保护的研究与看法,同时,单霁翔还积极参与国家有关文物保护法律法规的修订,为中国文化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2005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后,“文化遗产保护”这一概念逐步替代之前“文物保护”的传统概念。相比较而言,文化遗产保护更注重“公众参与性”和“世代传承性”这两个理念。
“公众参与性,表明文化遗产保护不是政府的专利,也不是文物行政部门的专利,每一个人都有保护、监督和利用文化遗产的权利。”单霁翔说,“只有当我们的文化遗产跟我们市民生活产生这样的情感联系,它们才会是最安全的。”
关于世代传承性,单霁翔说,每一件事、每一个人都是历史长河的一瞬间,我们今天不能随意处置文化遗产,应该为后代多保留文化遗产的真实信息,因为他们同样有权利享受到文化遗产带来的利益。
我是故宫的“看门人”,而非“掌门人”
他让默默无闻的文物修复师成为不一样的“网红”;
他让严肃的故宫在一次次认真“卖萌”中变得温情;
他让博物馆不再“高冷”,让历史的红墙黄瓦有了温度……

2012年1月,单霁翔出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他被称为故宫的“掌门人”,而他却说自己是故宫的“看门人”。
担任故宫博物院院长这五年来,单霁翔一次次的走访中,在紫禁城九千余间房屋、每一个院落的考察体验中,在与每位故宫人交谈中获得最为深切感受的是“故宫是一个活态的生命体”。
故宫博物院从1925年建院至今,已经92年。他将自己定位为故宫的“看门人”,绝不是什么“掌门人”,将看护好故宫博物院的文物珍品、看护好故宫的古建筑群、看护好故宫世界文化遗产,传承和发扬“故宫精神”视为每一代“故宫人”的职责所在,也是永恒的使命。
北京紫禁城于明永乐十八年(1420年)建成。再过三年,紫禁城就600岁了,单霁翔的理想是“将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
1925年10月,故宫从皇家禁苑变成博物馆时,游客从四面八方拥向紫禁城,最后光是丢失的鞋子就捡了好几筐,而在不久的将来,您可以自由地在里面逛来逛去。
单霁翔说:“不同时期改革难点不同,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不断增加的观众需求和我们能够提供的能力之间差别太大。故宫馆藏180余万件文物,展出来的不到1%。现在我们正在建神武门的馆,同时,故宫博物院北院区在建,香港文化故宫博物馆几年建成也可以大量展示故宫的产品。我们想方设法把更多文化资源让更多的人更好享用,更多的人能够从中吸取智慧和营养。”
虽然故宫的门票价格多年没有涨过,但故宫从未想过要涨价,单霁翔说:“相反,在未来,如果得到社会理解、经过有关部门同意,在条件成熟时可以考虑免费开放。”
30年前,也就是1987年,故宫成功完成了世界文化遗产的申遗,30年过去了,在2017年的两会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又带来了16件提案。有一半都是与故宫相关的,其中的一个提案,就是故宫还要继续申遗。
单霁翔认为:“这些建筑与景观载体是中国明清皇家宫廷文化与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与紫禁城共同构成了遗产的见证价值,对故宫遗产的完整性具有重大的支撑作用”。
30年后,故宫准备再申遗——太庙、社稷坛、景山、北海、端门、皇史宬……围绕故宫的这些明清古建筑群和古典园林,若整体成为世界文化遗产,将在古都北京核心区域形成怎样的世界文化遗产群组?
作为一名“商丘人”,对商丘有种亲切感与归属感
单霁翔自称也是一个“商丘人”,认可商丘是“中国城市建设史不间断的城市”。他曾至少三次回到祖居地商丘,2008年3月、2009年4月、2011年1月,以国家文物局局长的身份到商丘调研指导工作。
据商丘市文物局局长刘昭允介绍,单霁翔曾说,自己的家族是明代从商丘单楼村迁移到江苏江宁的,本身作为一名“商丘人”,对商丘有种亲切感与归属感,也在默默地关注着商丘的发展,为商丘古城的保护出一份贡献。
2008年3月,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来商丘考察,登上了商丘古城,考察了大运河的保护与申遗工作以及商丘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工作。
2009年4月8日下午,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赴商丘调研文物管理工作,实地查看了商丘古城、侯氏故居、文庙等文保单位的保护情况。在听取了时任商丘市委书记王保存对商丘市的情况介绍后,单霁翔说,可以看到商丘市委、市政府真正把文物工作作为了一项重要工作在推进。商丘当前的文物保护工作有很多重点,特别要着重古城的保护。商丘古城是一个很有特色的城,有着完整保护的基础和完整的城防体系,在保护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古城墙的同时要注意保护完整的古城。他指出,商丘古城和大运河遗址的开发保护是当前非常重要的两项工作。
2011年1月11日至12日,时值大运河的申遗之际,时任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一行实地考察商丘市文物保护工作及大运河申遗候选点,时任河南省文物局局长陈爱兰、时任商丘市市长陶明伦等陪同考察。单霁翔说,这是他第三次来到商丘,每次来感觉到商丘经济社会发展都有新的变化,使人印象深刻。
据刘昭允回忆,当时单霁翔曾谈到:商丘古城和大运河遗址的开发保护是当前非常重要的两项工作。商丘城摞城,从宋国都城建城到明清,城址一直没有脱离宋国都城范围。商丘是中国城市建设史不间断的城市,是黄泛平原上中国城市发展变迁的经典案例。
商丘是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华夏五千年文明史在商丘没有中断过。2016年商丘市五次党代会之后,新一届市委对商丘历史遗迹承载的五千年文明进行梳理,以商丘古城修复性保护与展示为引领,着力打造“游商丘古都城、读华夏文明史”文化旅游品牌,叫响“一城阅尽五千年”旅游口号,为商丘经济社会又好又快跨越发展提供坚强支撑。
在此背景下,商丘市委邀请单霁翔先生莅临商丘,刘昭允认为:“具有战略眼光、丰富经验的大家来指导商丘文化工作,必将为商丘发展有高屋建瓴的指导意义。随着社会经济事业的发展,人们对精神文化的需求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需要对优秀传统文化进行传承、挖掘、保护、利用。会提高商丘广大干部群众的文化自觉、文化自信,会有更多的人自觉保护文化遗产,通过挖掘本地文化,树立文化自信,提高文化热情。”

本报记者 白 鹏 来源:商丘网—商丘日报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评论(6)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