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市规划局:将为郭川建纪念雕塑,选址初步定在奥帆中心

“半岛都市报”微信公众号

2017-07-29 13:24

字号
2016年10月25日15时,“中国职业帆船第一人”郭川进行横跨太平洋航行时,在夏威夷附近海域失联。
2017年7月28日,记者从青岛市规划局获悉,青岛将建郭川纪念雕塑,选址初步定在奥帆中心!船长,我们回家吧!
记者从市规划局了解到,青岛市规划部门近日与市帆船帆板运动协会、市旅游集团在奥帆博物馆周边进行雕塑选址勘察,经与相关部门协商,形成初步意见。
下一步,市规划局将积极协调,最终落实雕塑选址地点,为项目建设做好审批准备工作。同时,结合郭川的生平事迹与现状环境特点,做好雕塑方案征集和作品创作工作,为项目落成创造必要条件。
2016年12月15日晚上,中国优秀运动员最重要的荣誉——“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颁奖,郭川获最佳体育精神奖。
郭川的妻子肖莉替丈夫上台领奖,她的一段哽咽的获奖感言,感动台下所有人。她说,郭川最幸福的不是归航上岸的瞬间,而是在家用相机捕捉家人的表情,航行时,这些照片都在他电脑里循环播放,遗憾的是,现在这些都没有了……台下早已哭成一片。
随后,关于郭川失联的讨论迅速冷却,大家似乎都不愿意再去触碰这段浸透着极端焦灼和痛苦的回忆。虽然不愿挑明,但大家似乎都默默接受了一个结论。
郭川的妻子肖莉带着两个孩子一如既往地生活,就像郭川依旧还在海上航行一样。其实在郭川失联后不久,她就知道自己将要面临一个怎样的生活境遇。
“俗话说长痛不如短痛,看来我要作好长痛的准备了。”她对记者说。
长痛是一种怎样的煎熬?!生活还在继续,肖莉没有向厄运屈服。郭川精神在妻子这里得到了诠释。
40多岁时,郭川曾对自己的心境作过这样一段总结:“有人说中国人保守,什么年龄做什么事情,我已过不惑之年,似乎应该循规蹈矩。但是在我看来,人生不应该是一条由窄变宽、由急变缓的河流,更应该像一条在崇山峻岭间奔腾的小溪,时而近乎枯竭,时而一泻千里,总之你不知道在下一个弯口会出现怎样的景致和故事,人生本应该立体而多彩!”
2013年4月5日,完成了环球航行的郭川(左一)上岸与前来迎接他的家人相聚
50岁时,他又说:“我也想对所有心怀梦想的人说:我今年50岁,十年前开始改变自己的人生,只要想改变,什么时候都不算晚。只要内心保留住真实的自我,保留住那份对生活的执着。”
向平庸世俗低头,是灵魂懦弱的表现。高贵的人生必然执着。
2013年3月12日,郭川驾驶“青岛号”帆船驶过印度尼西亚巽他海峡
郭川带着这份执着,在天命之年带领船队浮槎北冥,实现了令世界航海界赞叹的穿越北冰洋创纪录航行。上岸之后,他追寻郑和足迹,去了太仓和云南考察,汲取这位航海前辈的精神和智慧。他开始大量阅读有关航海方面的文史资料。随后他回到了法国西海岸的航海圣地拉特里尼泰小镇,开始准备下一个创纪录航行——单人穿越太平洋。
郭川失联之后,他驾驶的三体大帆船被拖回了美国旧金山,如今静静地停泊在港湾内,似乎在诉说着主人的悲情往事。郭川在美国留学的外甥女赫赫不久前去看望这艘帆船,随后又回到国内,四处拜访郭川的熟人,希望能整理有关舅舅的故事,让更多的人领略他的精神。她说:“我有一个了不起的舅舅!”
郭川不容易!郭川了不起!了解他的人都会这样说。
巨大的精神痛苦往往能够净化灵魂。当时间淡化了痛苦,回忆中就会沉淀出真纯。痛苦的心结会慢慢滋生出美好的味道。这种美好必然是种高尚的精神,是种宝贵的道德价值观。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说:“一切脆弱的东西之中,最脆弱的就是不曾在烈火中试炼过的道德。”
郭川传递给我们的道德精神,是他用生命考验过的。我们秉承他的精神,继续砥砺前行,就是对他以及600多年前的郑和这两位中国航海开拓者的最好怀念。
世界上已经有超过5000人次登上过珠穆朗玛峰,但完成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人不超过200人,而完成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郭川——他是中国大陆唯一的职业帆船手,也是中国航海史上神一样的存在。
郭川创造了许多“第一”:
“第一位”完成沃尔沃环球帆船赛的中国人

沃尔沃环球帆船赛是目前全球影响力最大、赛程最艰巨的专业帆船赛事和团队运动赛事之一,郭川是2008-2009沃尔沃环球帆船赛唯一一名亚洲人,也是首次参加并全程完成比赛的中国人,比赛历时10个月,途经阿利坎特-开普敦-科钦-新加坡-青岛-里约热内卢-波士顿-高威-哥德堡-斯德哥尔摩-圣彼得堡,航行约39000海里。
“第一位”参加克利伯环球帆船赛的中国人
2006年1月至4月,参加clipper环球航海比赛,从新加坡出发,经菲律宾,最后抵达青岛。
“第一位”单人帆船跨越英吉利海峡的中国人
2008年7月,绕行法国Re Island,及爱尔兰Conninbeg Light Vessel一圈,总航程(不间断航行)约1000海里(合1852公里)。
“第一位”参加6.5米极限帆船赛事的中国人
2008年至2010年,在欧洲参加多场6.5米极限帆船赛,并于2010年8月完成从法国西岸到葡萄牙亚速尔群岛的单人6.5米帆船赛。
参加环法帆船赛并首次夺冠的中国人之一
法国的环法帆船赛是仅次于环法自行车赛的法国夏季第二大体育赛事,从二战结束时开始,已经拥有33年的历史。6月24日,从法国东北部港口城市敦刻尔克扬帆起航。于7月25日在滨海拉塞纳收帆。
“第一位”参加跨大西洋minitransat极限帆船赛事的中国人
2011年9月至11月。该赛事使用最小的6.5米跨洋帆船,完成单人不停航航行,是航海领域的极限赛事之一,是对参赛者个人能力的极致考验。他是参加此项赛事的首位中国人。
第一个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过合恩角的中国人
2013年1月19日, “青岛号”帆船抵达南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郭川成为第一个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过合恩角的中国人。
创造国际帆联认可的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世界纪录
2013年4月5日,郭川驾驶“青岛号”回到了原点,完成环球航行,创造了国际帆联认可的40英尺级帆船单人不间断环球航行的世界纪录。
许许多多个“第一”背后,郭川更是经历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磨难!
2009年沃尔沃帆船赛,郭川患上了“幽闭恐惧症”,整夜整夜睡不着,甚至想到过自杀;
2012年12月环球航行中,帆船遭遇大前帆破损,船帆坠入水中,郭川紧急停船,在漆黑的夜里花费了一个小时将帆捞起;
2013年1月,大三角帆的卷帆器意外发生故障,导致船帆撕裂,无法使用,郭川临时换上小球帆代替;
2015年的北冰洋极地航海,在寒冷冰冻的船上,郭川有好几次差点以为这段路再也走不下去了。
这件事竟被中国人干成了!
“我每天都在用海水洗头,用雨水洗澡,以泪洗脸,我在海上哭的时候比在现实生活哭得多的多。”
这是这个坚毅汉子的内心独白,环球航行途经合恩角这个500多艘船沉没、两万多人葬身的“海上坟场”时,郭川紧紧缩在船舱的角落里,唯一的希望就是这个夜晚能尽快过去。
郭川说:“我恐惧过、绝望过、崩溃过,但从没放弃过。”
“郭川就好像第一个完成环球航行的人和第一个登上珠峰的人一样,一件连我们这样疯狂的法国人想都没有想过的事,竟然被一个中国人干成了。”
实现穿越北冰洋航行之后,世界帆船运动领域的气象权威克里斯蒂安·杜马尔说过这样一句话。
类似这样的褒奖,低调的郭川少有提及。但在郭川此前的采访中,依然能深深体味到他以一个中国人的身份争锋世界的那份快意。
很多次艰难险阻后,支撑他走过来的也是一句朴实无华的“来到这里,我不能让祖国蒙羞”。
中国人要比他们更快!
在作客海南环岛赛时,郭川第一次透露了自己横跨太平洋的计划:
意大利玛莎拉蒂号率先完成了从美国旧金山到中国上海的航行,现在我需要去从冲击这个纪录,过去国际帆联认可的(横穿太平洋)航线都是从美国洛杉矶到日本大阪,现在终点定在了中国,这意味着我们的祖国愈发成为世界的聚焦点。
“在航海界(设置航线)不仅仅要考虑地理方面的因素,还会考虑一个国家作为一个经济体在全球范围的地位,对此,我非常自豪。”
51岁的郭川已经不再年轻,但他的爱国情结让他做出了这样一个艰难的航行决定,“我希望比他们更快。”
玛莎拉蒂号用了21天完成了横穿太平洋的航行,按照郭川制定的航程,10月19日出发,11月5日或者6日抵达,将大大超越玛莎拉蒂号创造的世界纪录。
玛莎拉蒂号上共有11名船员,而郭川此行,是孤身一人。
“走不到的地方是远方,回得到的地方是故乡。明年春暖花开时,我一定回来。”
这是某一次进行环球航行前郭川抛下的一句话。
如今,我们已经等了你好久了。
希望雕塑尽快落成
希望我们又能在海边见到你的样子
风雨无惧,豪情不减
船长,青岛人都很想念你
船长,我们回家吧! 
(原题为《定了!青岛要建郭川纪念雕塑,选址奥帆中心!船长,我们回家吧!》)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郭川

相关推荐

评论(94)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