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图之∣香港书展及其以外的书店风景

徐图之

2017-07-31 14:20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我本来不想去今年的香港书展,因为自从2009年起已经去过五次,心态从最初的兴奋逐渐恢复平静,何况那些年在广州工作可以当天往返两地,而自从去年起我已离香港有两千里之遥。
但今年我还是去了,一来有书友初访香港希望我带路;二来在开幕前一周传出消息,一批好书即将在香港书展首发,特别是著名冷战史学者、档案解密大家沈志华先生所著《最后的“天朝”》,在日文版、韩文版相继出版后,终于由香港中文大学出版社推出了简体中文版。沈先生在书展前一天在香港中文大学还有一个讲座,可惜我行程已定来不及更改,不过好在我和书友在书展第一天请他为新书签了名。
《最后的“天朝”》沈志华签名
沈先生在后记中说,本书的研究缘于2009年,当时中国有关部门找他梳理朝鲜战争以来的中朝关系史,他于2011年提交了十五万字的研究报告;在课题结项时,他发现有关职能部门的多数朝鲜问题专家,对中朝关系史的很多基本史实竟也知之甚少,于是决定从学术研究的角度写一部现代中朝关系史。
除了签售会和讲座,香港书展并不比一般香港书店多些什么。以折扣为例,旺角西洋菜南街的楼上书店一般是港版书八折、台版书七折,这个力度基本就是书展全场的折扣。但因为占香港出版市场大头的连锁书店,如香港三联书店、中华书局及商务印书馆等,平时对非会员不打折,所以书展期间的折扣对平时不怎么买书的市民来说非常优惠,何况这些连锁书店还会视情况(如7月23日受台风影响书展闭馆到下午才开)在八折基础上再减价促销,特别是香港家长会购买大量教辅及儿童图书给子女在暑期充电。但对初次去的书迷来说,香港书展仍不失为一个开阔眼界的地方,特别是去过同样在酷暑举办的上海书展、广东南国书香节的人,会佩服香港书展在场地设置、人员分流等方面的有序安排,更不用提品种的多元丰富程度了。
“世界上最小的书”,这是香港书展秘鲁参展商摊位
关于台湾书店的三本书,来自台湾独立书店协会摊位
这次香港书展我连续三天到场,前两天主要是为了签名书,第三天是凭第二天的票根于下午五时后免费入场并带书友逛了逛。三楼的台湾独立书店协会展区布置得大方又精致,众多独立书店及出版社都亮出了自己的代表作,特别是在展区一角陈列了近十本关于台湾书店的书及杂志,其中《书丛中的微光》等三本我在台北买过,这次替一位上海书友各收了一本,我自己则买了本小巧如字典的《开店指难》,引得同行书友以为我要回去开书店。
《开店指难》
《香港旧书店地图》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我买了本《香港旧书店地图》,封面是请日本画家山口洁子画的香港旧书店招牌群像,颇有韵味。相比去年的《书店日常:香港独立书店在地行旅》,这本书只访旧书店,而且由于作者是财经记者出身,比较重视旧书店的经营之道,他发现访谈的十五家旧书店除了两家亏损外,其他都能收支平衡甚至颇有盈利。而这十五家书店中,我去过八家;此次香港之行,又有新发现,试述如下:
我这次先后带了三名分别来自江苏、安徽和深圳的书友逛香港书店,有些店去了两次。访书行程沿香港地铁由北而南或反向展开。
第一站是太子附近的我的书房,它在荃湾时我就去过一次,那时位于一座购物中心的顶层,上万本书堆得像杂货仓库,要在其间寻宝要多费点力气,我买到过颇为罕见的揭秘港英时期香港警察最神秘部门的《政治部回忆录》。现址临街分上下两层,不但面积大增,而且分门别类方便找书,室内空调也开得够凉爽;不过,由于全店只有一名八〇后店主打理(偶尔会见他父母来帮忙),图书分类及上架仍不够完善;但店主几乎每天都会在Facebook 上传收的新书照片,香港本地书迷可即时请他留书。所以,店门未开时已有好几人包括我和两位书友在等候,平均同时在店内流连的感觉有近十人。一楼并不排斥流行畅销书,但仍有英文、中国古代史、哲学等专架,颇吸引人,二楼则以文史哲为主,价格则相当便宜,我这次去买了四本书一共才一百港元,包括港版《金庸与报业》,内容比台版和简体版都要丰富不少。
接着去的是号称旺角书店街的西洋菜南街,虽然有几家已结业但仍然颇有人气。乐文书店的台版书颇成规模,但有时折扣不及旁边的田园书屋优惠。梅馨书舍虽然我第一次去香港时就逛过,但我嫌它大陆书多过港台书,后来只去过一次。这次做“带路党”,进去纯粹是杀时间,因为它楼上的序言书室下午两点才开,没想到闲翻那几套并不齐全的金庸武侠小说《倚天屠龙记》和《鹿鼎记》(香港明河社版),发现它们有内地版所无的古书及古迹插图,足见金庸之博学,简体版舍弃未免太可惜了。
序言书室在我看来是以贩卖西方左派学术书为特色的书店,不过有些个人独立出版物唯有此处才可找到,我就发现一本许鞍华电影《千言万语》男主角原型吴仲贤文集《大志未竟》,我几年前在香港一流动摊位原价购得此书,此店物以稀为贵,售价是我那本的五倍多。
学津书店
在这条街上最大的惊喜,是发现学津书店开门了,我以往几次去都吃了闭门羹。虽然它写明营业时间是每天下午三点至七点半(星期三休息),但比这更任性的是,店主一般在下午三点半后才来开门,第二次见他时我说“你好”,但他见坐在台阶上等待的我和朋友却摇了摇头。更古怪的传说是,以前到过学津书店的书友告诉我,他买单时却被店主告知有些书不卖。不过,我这两次光顾都如愿以偿结账。值得一提的是,学津书店虽然也有相当多内地简体文史书,但价格比孔网上的同类便宜,而且和店内其他港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出版的诸如沈从文、鲁迅等作品一样,不仅品相奇好(有的近乎十品),而且有好多复本!另外,买单时在标价基础上八折,在二手书店中也算是异类。
最后坐港岛线,先去了在终点站柴湾的神州书店,它是孔夫子旧书网上唯一的香港书店,而近四百平方米的书店实际库存,使它更像个中型图书馆,据说还有特大型仓库,不仅在收入最高(但物价不是最高)的港岛乃至全香港都是第一位。其实我先前来过两次,第一次拿书店名片问楼下女保安,顺利升堂入室;第二次找错大楼加之营业时间将尽铩羽而归;这次和书友同去,开始进错了隔壁大楼,向一年长保安询问,但他不懂普通话,反问我们“Can you speak English?”于是得蒙正确指示,结果我们又把B座当A座折腾了几分钟。
乘着古旧的升降机进入二十三楼这家有五十一年历史的老店,有一种在旧图书馆的紧迫感:空间逼仄、营业时间也只从下午一点到五点,而如果一架架书检索,时间是绝对不够的。好在分类很明晰,我们寻书近两小时,书友满手而归,我只挑了一本画册,虽然是绝版书,但盛惠一百二十港元。
森记书店的猫
从柴湾上地铁,反向坐到炮台山站,走几十米就可以看到森记书店和二手书店的招牌,这两家书分新旧实为一家。以前到访两次都无甚感觉,因为店内堪称齐全的漫画和武侠小说都不是我的菜。上个月来时淘到一本香港《文汇报》前社长李子诵题签书名的绝版书,在二手书店亦舒小说专架前则发现空调滴水打湿了书页,于是买单时提醒店主去修整。这次发现二手书店玻璃门内就有好几本绝版书刊,包括董桥几本书的初版。我帮书友买了本亦舒的《伤城记》,这本与最近根据她小说改编而热播的《我的前半生》风格迥异,女人心之外更见家国情怀。
当然,来过森记书店的人无法回避猫。这些喵星人哪个国家的访客没见过,即使它卧于我脚下或躺在我浏览的书架顶上,或者闭目养神当人不存在,偶有活泼者会蹭我手提装书用的布袋。在这里,玩猫是不受欢迎的。而更显森记风格的是书架上的各色纸条,它们可以看作是店主的阅读手札:哪本书好但翻译不好,强烈推荐王鼎钧《文学江湖》等等……需要注意的是,森记书店和学津书店一样,买单只收现金,另有一定限额的折扣。
至于港岛上的湾仔天地图书和铜锣湾诚品书店,我这次为找最新一期英国《经济学人》周刊也匆匆逛过,论富丽堂皇当然诚品居上,论藏书丰富还是天地更胜一筹,甚至有些台湾研究类书籍,比诚品都多。
责任编辑:郑诗亮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香港书展,香港书店

相关推荐

评论(1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