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耳朵图图之美食狂想曲》:放心带小朋友去看吧

Erma冯

2017-07-31 17:14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海文艺评论专项基金特约刊登】
动画系列片《大耳朵图图》的大银幕首秀《大耳朵图图之美食狂想曲》(以下简称《美食狂想曲》),上映时恰逢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成立六十周年,多少有些“献礼”的意味。
《大耳朵图图之美食狂想曲》海报。
与《喜羊羊与灰太狼》《熊出没》《赛尔号》《摩尔庄园》等已推出多部大电影的动画系列片相比,《美食狂想曲》尽管姗姗来迟,“五年磨一剑”,仍保持了动画系列片的一贯水准——这句话可以从两个角度理解:
一方面,《美食狂想曲》不掺水,不跌份,没有糟蹋动画系列片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声誉与IP;
另一方面,《美食狂想曲》也并不是一部有野心和企图的大制作,完成得中规中矩,没有超出观众对动画系列片的既有认知,不会给观众造成“惊吓”,但也不会有“惊喜”可言。
不求花哨、没有噱头可言的《美食狂想曲》是一部不走捷径的本分作品。电影由动画系列片的导演速达执导,制作团队全部来自国内,用的也仍然是手绘动画的传统办法。
在当下滥用三维建模技术的国产动画电影市场,《美食狂想曲》的克制与“守拙”,看似不知进取,其实大智若愚。
经典动画片新拍,审美一度走火入魔。《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2015年),对黑猫警长做“减龄”处理,眼睛更大,下巴更圆,显得“萌萌哒”,削减了角色应有的英武之气。《新葫芦兄弟》(2016年)在蛇精与蝎子精的服饰上偷工减料,对葫芦娃则是滥用“美颜”滤镜,往“小鲜肉”的路线捯饬。至于《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2一日成才》(2016年),视效技术捉襟见肘,人物僵硬呆板,毫无灵动可言。
《黑猫警长》(1984年,左)与《黑猫警长之翡翠之星》(2015年,右)
《葫芦兄弟》(1986年,左)与《新葫芦兄弟》(2016年,右)
《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1995年,左)与《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2一日成才》(2016年,右)
《美食狂想曲》的人物造型与人物关系仍遵循原作中的设计,不会给观众陌生感。
画面上的“加法”主要体现在场景设计上。电影尽管并未直接点明,倒并不讳言故事所在城市为上海。一些地标性建筑如东方明珠、上海博物馆等均有入镜,马路上跑着的汽车,则一律“沪A”车牌。
不过,除了“软植入”市容市貌,举凡影片中出现的生活用品,大到汽车家电,小到玩具零食,品牌倒都一律虚指,并没有做“商业开发”。
《大耳朵图图之美食狂想曲》
《大耳朵图图》动画系列片
电影尽管配色鲜艳明丽,倒还不村不俗。成年观众或许会觉得用色泛滥,对低龄儿童就正与心理和美学认知的发展阶段相吻合——部分画面稍作处理,是拿来给儿童做水彩笔填色游戏的极好素材。
一些复杂镜头,则采用的是先真人表演拍摄、后参照作画的方法,老套是真老套,不过效果也是实打实,人物动作流畅自然,并不凝涩别扭。
电影中的场景设计。
电影剧本筹备数年,看得出下了功夫,整体尚属扎实。尽管故事的原创性无可置疑,不过仍是稍有经验的观众能完全预料到的类型化题材。成年观众硬要指责影片有《蜡笔小新》或者《中华小当家》的影子,也可说是空穴来风,未必无因。
《大耳朵图图之美食狂想曲》剧照。
从10分钟一集的短片,到掐头去尾超过80分钟的长片,对故事容量的要求大为提高,也十足考验编剧的叙事技巧。《美食狂想曲》的节奏感把握得不错,起承转合的安排也未出大的纰漏。不过故事主干线还是略微单薄,因此不得不用一些关联松散的支线剧情填充时间,虽然也并不是毫无可看之处。
电影开场,用图图妈妈的梦境“致敬”《大闹天宫》的一场戏;以及电影后段,图图一家人郊外露营的一场戏,严格来讲都是插科打诨的“废戏”,在丰满人物性格上的作用不大,于主线剧情更是可有可无。
美食电影无论是真人版还是动画版,都已经多有先例。《美食狂想曲》并未做出太多新意,只能说是不过不失。“小小厨神大赛”的场景设计与菜品设计,写实的成分多于写意,没有穷形极相的夸张。
电影走亲民路线,不用奢侈想象刺激观众胃口,出镜的都是大众餐食。小朋友电影散场后如果吵着要吃同款食品,家长也普遍负担得起,不致荷包大出血。
至于以杜甫《绝句》为灵感而做家常菜的桥段,尽管是大部分成人观众都熟悉的老故事,对儿童就新鲜感十足。丸子荟萃的一场戏,配上“吃吃吃”的洗脑歌词与旋律,足够让小观众跟着手舞足蹈,虽然是歌舞电影用惯的伎俩,也还是行之有效。“吃吃吃”的歌舞场景并未一次用过就算,在后续情节中仍有出现,是电影设计巧妙的记忆点,即使可能引起部分成年观众的不耐烦。
电影中的“丸子荟萃”。
《美食狂想曲》的心态摆得端正。尽管与《新大头儿子和小头爸爸2一日成才》一样,影片也讨论到邻里间的攀比心态,以及年轻父母在子女成长问题和教育问题上的焦虑,基本上点到为止,总体并不歇斯底里。
图图一家人的相处模式,也正常得典型,不走极端,是现实生活较为如实的呈现而非变形的夸张。邻里间或有嫌隙,又或者小朋友间或闹矛盾,都被处理得日常化,闲闲带过,没有都市生活剧的鸡血化或狗血化倾向。生产劣质过期食品的黑心老板麦星星,当然是标签式的反派,不过喜感多过邪恶,避免吓到小观众。
以学龄儿童及学龄前儿童为主要受众的动画片,过去常常会有造成不良示范的隐忧。《美食狂想曲》在尺度上的把控,没出大的岔子。影片后段让图图一家人独自上路,在生产车间勇斗不法厂商,这一做法以现代法治社会的观点来看,并不值得提倡。好在现实中并不容易引起效仿,而该段情节设计的目的,也主要是安排富有观赏性的滑稽动作场面,娱乐观众,顺便灌输朴素的正义感。编剧在支线剧情里安排邻里互助与报警,做出了正确的示范,尽管情节上出现漏洞,经不起较真推敲——家养猫咪毕竟不是训练有素的警犬,凭嗅觉引路几十公里,基本不太可能。
不过谁会在这些细枝末节上与一部儿童动画电影纠缠呢?倒是《美食狂想曲》在校对上犯的一些低级错误,虽然对粗枝大叶的观众或许并不扎眼,但多少拖了整部影片的后腿。
图图一家人生活的小区,名字在“翻斗家园”、“翻豆家园”、“番豆家园”上变来变去,居然做不到前后统一;英文字幕的语法错误,挑起刺来,也不是没有。
影片既然有心在配音上做出普通话版、沪语版和粤语版的不同版本,实在是有必要在这些细节上也纠纠错,打磨得更精细些。
图图的美猴王造型,可谓是上海美影厂经典形象的传承。
7月上映的几部国产动画电影如《大护法》《阿唐奇遇》《豆福传》和《美食狂想曲》,尽管各有各的不足,都还比较用心,不是粗制滥造糊弄人的“山寨”货色。
难得的是它们在市场细分上做到了差异化明显,不再是一窝蜂的同质化恶性竞争。几部影片的票房普遍低于预期,也更多的是时运不济。
国产动画电影要实现崛起,仍有长路要走,并没有捷径可言。多几部老老实实的本分作品,即使不能一步登天,稳扎稳打地小步快跑,也总归是好的。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国产动画

相关推荐

评论(6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