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福传》:混搭不是freestyle,也讲究技巧

Erma冯

2017-08-01 15:55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豆福传》是又一部被宣传海报给“糟蹋”掉的电影。两款海报相继被甚至不需要太眼尖的观众看出明显“借鉴”自《怪物史莱克》和《功夫熊猫3》,几乎要让人先入为主,板上钉钉,把这部原创动画电影归入“山寨”动画电影的行列。
《豆福传》与《怪物史莱克》海报对比。
《豆福传》与《功夫熊猫3》海报对比。
作为《吃饭睡觉打豆豆》动画系列短片的电影版,《豆福传》在人物形象上的演变其实有迹可循。
2012年的《吃饭睡觉打豆豆》,人物形象带有典型的Flash动画特征,强调无厘头与神经质;
2015年的《豆特么黑》,豆豆的身形开始往直筒方向发展,倒像是北极熊;
2016年的《神经豆》,与《豆福传》中的人物造型已经差别不大,重新设计了更丰富的面部表情,体型则往不倒翁方向发展,小细胳膊、圆粗短腿、腆着的大肚子,仿佛怪物史莱克与监狱兔的“合体”。
《吃饭睡觉打豆豆》动画系列短片中豆豆形象的演变。
很难界定海报上的“致敬”与动画角色造型上的“混搭”在知识产权问题上是否构成打“擦边球”。观众如果恨透了抄袭成风的国产“山寨”动画电影,也很难不杯弓蛇影、神经过度敏感。
所谓“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前人造孽,后人买单”,国产动画电影曾经有过的或辉煌或不光彩的历史,无差别地落在后来者身上。自我救赎与自我拯救之路,既阻且长。
监狱兔、怪物史莱克、豆福与小黄人。
抛开海报与人物造型上的争议不谈,《豆福传》的故事,底子倒是中国味浓厚。修仙题材糅合科幻题材,脑洞不可谓不大。不过本土传说混搭上异国怪力乱神,多少有些前言不搭后语,导致电影自我分裂,仿佛是将两段故事强行“拉郎配”,接榫得生硬尴尬,经不起推敲。
电影开场叙事,综合进淮南王刘安“一人得道,鸡犬升天”的民间传说与发明豆腐的历史典故,倒是有趣。画面刻意做旧,用的是汉代画像砖的古朴画风,韵味悠然。
不过这一致敬国产手绘动画“古风”传统的片段惊鸿一瞥,又回到了从好莱坞大厂动画滥觞的建模技术应用上,虽然场景设计依然是原汁原味的中国山水笔墨,有《功夫熊猫》系列的珠玉在前,并不能予人惊艳之感。
电影经费大约也并不宽裕,尽管在场景的俯拍镜头与近景特写上并不露怯,一旦场景退而成为人物活动的次要背景,便被虚化得厉害,像是没钱做更精细的渲染。虽说人像背景虚焦是近年来摄影的潮流,在电影的动态画面里运用太多,也还是让人有视野模糊的不良观感。
豆腐村的场景,让人想起安徽宏村。
不借助声光特效,同样能讲好修仙故事。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木偶动画片《崂山道士》,朴拙质感也完全无损影片对仙家道宗的玄妙呈现。《豆福传》对玄门法术的表现手法,受西方影视作品的影响未免太深,丢掉了老一辈动画人和电影人摸索出来的中国技法,殊为可惜。
《崂山道士》截图
电影中,豆福用仙术分开河水,很明显是《出埃及记》中摩西的展现神迹,倒不如学中国民间神话传说,用“八仙过海”的表现手法。
豆福用仙术分开河水。
修仙讲求“御气而行”,豆福的仙术,除了穿墙术尚属本土道家,其余跳跃腾闪的武艺,也与一般的武打戏并无分野,不过是披上了“仙术”的外皮而已。
电影前段对豆腐村市井生活的一带而过式展现,生活气息浓郁,热闹而不聒噪,笔触古意盎然。豆香这一女性配角的人物形象塑造,相当成功,为近年来国产动画电影中所罕见。
不是圣母白莲花(《大鱼海棠》),不是冶容陪衬(《大护法》),也不是蛇蝎恶妇(《熊出没·奇幻空间》、《超能太阳鸭》),豆香的娇憨与果敢,活色生香,对心上人使小性子的一段戏,灵动活泼。
豆香扮作老妇,陪伴豆福“却向孤山行”,是《笑傲江湖》中“倾心”一章,任盈盈假扮婆婆,与令狐冲五霸岗重逢的桥段,化用得自然妥帖。
季冠霖的配音,同样突破了观众对其一系列大女主声音形象的固有认知,声线爽脆,清妍可喜。
豆香(左)由季冠霖配音。
电影的其他配音阵容也同样强大。久未露面的陈佩斯,为神经豆配音,活灵活现,可说是量身定制。神经豆疯癫不羁,眉眼间亦颇有陈佩斯当年喜剧表演的神韵。
神经豆由陈佩斯配音。
同为“台湾剧场三宝”,顾宝明抛头露面不多;金士杰近年来接戏过密,表现良莠不齐;李立群难得玩票一把,为刘安配音,可惜戏份太少,缺乏发挥空间。
电影的原声大碟让人过耳不忘。配乐该浓油赤酱的地方浓油赤酱,该清味回甘的地方清味回甘,不是敷衍了事的应付之作。
不过谱曲、演奏全是美国制作班底,“东学西渐”,让国人既是欣慰,又是自羞。片尾曲由方文山作曲、王力宏演唱,谈不上惊艳,倒也是合格的交差之作。
豆福进入神经病院,跟随神经豆修仙,是整部电影最出彩的片段,最大程度保留了《吃饭睡觉打豆豆》系列短片的无厘头与神经质风味。
如果影片就此戛然而止,说不定更有欣赏性。神经病院的一帮脱线豆子,插科打诨,疯癫得有趣。当然最大亮点仍是陈佩斯配音的神经豆。可惜这个角色有始无终,在剧情后半段彻底消失。
影片另一些配角,例如豆福的朋友豆寿,豆香的父亲豆老根,也是虎头蛇尾,草草了事。
演完前半部好戏,后半部的《豆福传》,剧本破绽百出,完全无法自圆其说。电影画风从修仙突转为科幻,怪力乱神,大失水准。仙术被解释为外星人的“黑科技”,不过是照搬《七龙珠》中“超级赛亚人”篇的故事,但牵强附会,毫无逻辑可言。反派外星人黑豆大军的作恶动机,也仍是西方殖民主义的思路,非常不“中国化”。
电影让豆福以弱胜强,完全与仙术无关,用的是西洋格斗招式,依靠“主角光环”,“乱拳打死老师傅”,潜意识里则是《东方不败之风云再起》中“你有大炮,我有神功”的意淫。
整场戏仓促上马,动作戏或许“借鉴”自《七龙珠》“黑绸军”篇中,小悟空肉搏布拉克副司令一节。豆香为救豆福而牺牲,豆福“小宇宙”爆发,“起死回生”,写戏的灵感或许来自《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但并没解释清楚,更像是编剧的乱开“金手指”,胡乱一写了之。
《七龙珠》中的布拉克副司令与《豆福传》中的黑哒将军。
剧情在接近失控的边缘悬崖勒马,居然在尾声扳回一局。
豆福放弃追随刘安升仙,留在豆腐村制售豆腐,浇水养护豆香牺牲后所遗留豆苗,这段情节放弃掉“最后一分钟拯救”的皆大欢喜套路,倒多少拍出了《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余韵。
《豆福传》的制作历时三年之久,也不能说不用心。不过对于拍摄制作短片起家的编剧和导演来讲,从小荧幕转战大银幕,技术上的难关容易克服,最大的挑战还是如何在不注水、不拼贴的前提下,把故事合理“抻长”。
“外包”的制作模式,可以快速补齐技术上的短板,但讲故事的能力,不可能一蹴而就。混搭不是freestyle,也讲究技巧。《豆福传》的摸索并不尽然成功,但至少是一次有益尝试。
责任编辑:张喆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豆福传

相关推荐

评论(3)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