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上海追梦人②|飞行员做外逼动作,驱走擅闯领空外机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李佳蔚

2017-08-01 08:23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上百次战斗起飞驱离外军机;带领战友肩扛一吨重轧钢,续写新时期“好八连”故事;和外方军舰信号演练时技能过人,对方打出“你很棒”信号;5000多次冲入灾难现场,救出300多个受困群众……
他们是王新峰、李旭、陈腾飞和周祥,他们是总能够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中国军人。
王新峰 在军机上。 张旭 图
王新峰:每一次战斗起飞,都做好性命相搏的准备
上天敢亮剑,这是王新峰对自己的要求。
他是驻沪空军某部队副参谋长,特级飞行员、指挥员。入伍以来,他圆满完成了奥运、世博安保、空中加油和外出驻训等一系列重大演训任务。
作为飞行2100多小时的特级飞行员,上百次战斗起飞,上百次空中直面外国军机,王新峰多次成功处置不明空情。
某次战斗起飞中,王新峰碰到了擅闯中国领空,执意不肯离开的外军机。“我是中国空军,你已接近我领空,请立即离开,否则将遭到拦截,”王新峰语音警告后,外军侦察机没有作出丝毫反应。
王新峰知道,这是他国在向中国空军挑衅,在试探中国空军的胆量。随即他进一步缩小距离,可是倚仗其重量和形体远大于我机,外军机仍无反应。
“无论情况多复杂,必须显示出信心和决心。”王新峰回忆,他随即指挥僚机继续跟队,自己在靠近敌机飞行员可目视范围内做了外逼动作,明确示意:如果外军机再不立即驶离,我机将实施进一步的处置动作。
此时,外军机知难而退,立即调转机头、向东回转驶离。“敌情复杂,不敢有丝毫的懈怠,每一次的战斗起飞,我都做好了性命相搏的准备。”王新峰说。
“好八连”官兵在开展海训。 张宁峰 图
李旭:用肩膀扛起轧钢的硬汉连长
“南京路上好八连”的事迹早已经家喻户晓。而来自贫困山区,从一名士兵成长为“好八连”连长的李旭,正带领官兵续写新时期的“好八连”故事。
2010年上海世博会,中国馆一亮相,便引起了世界的惊叹。但鲜为人知的是,这背后凝聚着“好八连”官兵洒下的汗水。
当时,“好八连”接到命令,协助完成世博园中国馆地基拼接任务。工程进行到关键时刻时,遇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难题,因为场地拥挤,大型起重机进不去,如何把拼接用的轧钢抬起?大家都犯了难。
这时,李旭挺身而出,大吼一声:“没有起重机,我们就自己抬!”接着,他硬是和战友们用肩膀把一根根50多米长,约一吨重的轧钢一步步地搬到了每一个结合点。
2013年3月,李旭接到命令参加全军特种兵大比武。选拔过程十分残酷,很多人劝他:“你都提干了,何必再受这个罪呢?”李旭却说,“我是八连的干部,如果我被淘汰了,那就对不起八连。”
之后,李旭成为一名替补,未能成为主力。但比武的日子临近,李旭所在的小组划舟水平滞步不前,带队领导和教练召开紧急会议研究,一致决定把李旭换上去担任组长。最终,小组获得总分第一名,综合2000米划舟渗透第二名,海上狙击行动两项射击第一名的好成绩。李旭也完成了从替补到冠军的逆袭。
陈腾飞在修理机器。 上海海警 图
陈腾飞:外方军舰为他打出“你很棒”信号
“1999年,我在电视上观看了国庆大阅兵,那一个个整齐的方阵太震撼了。”上海海警机动支队某舰信号报务班长陈腾飞说,当年他只有15岁,从那时起,参军报国的理想就深埋在了他的心中。
2003年12月高中毕业,陈腾飞毅然选择参军入伍,分配到了信号培训班。在一次与韩国军舰信号演练中,他一展身手。
2011年,中韩第四次联合搜救演习,陈腾飞主动请缨,负责与韩国军舰“王建号”进行国际信号通信及编队运动信号演练。对方发来的国际信号灯光速度之快,让旁边的战友都很不适应,陈腾飞明白这是对方发出了“较量”的邀请,想要考验中方信号兵的实力。
向来不甘示弱的陈腾飞,对于这种挑战肯定奉陪到底。他一边操作着信号灯回答,一边盯着对方的灯光信号,两眼不敢眨动半下,生怕漏掉一个字母,脑中的莫尔斯码却如行云流水,一个个熟记于心。随后他迅速将译文送达指挥员,得到首长的好评。见难不倒陈腾飞,韩方主动放慢了信号速度,并打出信号“你很棒”。
周祥带领攻坚小组坚守一向射流灭火。 上海市消防总队 图
周祥:5000多次冲进灾难现场
身为上海市黄浦消防支队车站中队中队长的周祥,入伍16年,他参加各类抢险救援、灭火救灾行动5000余次,救出被困群众300余人。如今35岁的他,仍和年轻人一起,在灭火一线摸爬滚打。
2015年6月23日,上海波涛建材市场突发大火,熊熊大火翻卷着、吞噬着周遭的一切,而滚滚浓烟则拼命地撕扯着所有人的视线。作为车站中队指挥员,周祥第一时间应援到场,他深知如果不实施内攻寻找火源、打击火点,就不可能遏制火势。
周祥向现场指挥主动请缨,然后高呼一声“跟我上”,就带领内攻小组深入火场一线而去。市场里存有大量建材,火灾荷载大,火势发展迅猛,每推进一步都困难重重。周祥以水枪开道,摸索前行。
火源终于被发现了,可周祥背着的空呼报警器却响了起来。这时,退回去更换气瓶再来肯定会贻误了战机。周祥当即作出决定,命令班长带领战士撤出,去更换气瓶,由自己守住阵地、继续打击火势。
当更换了气瓶的战友们重新返回,让他退出火源地时,脱下面罩的周祥已经满脸都是被高温、浓烟灼伤的黑色的印痕,由于在灭火时空呼器里空气余量不足,他只得大口大口地呼吸着。最终,火灾在凌晨时分被扑灭。
责任编辑:徐晓阳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中国军人,飞行员,消防员

相关推荐

评论(9)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