释新闻|美俄又打外交制裁战,普京对双方正常化还抱希望吗

澎湃新闻记者 单珊 实习生 罗如娟

2017-07-31 22:47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俄美新一轮的‘外交制裁战’开始了。”7月31日,对于俄罗斯总统普京要求美裁减755名在俄外交机构工作人员的做法,俄罗斯商业日报《Vedomosti》评价称,“这是历史上最大规模的外交官驱逐行动,莫斯科对与特朗普政府改善关系的希望所剩无几。”
对于未来的美俄关系,俄方学者普遍也比较消极。俄《消息报》副主编梅茹耶夫称,俄美可能回到“冷战”状态,但莫斯科和华盛顿相互采取的措施不会导致断绝外交关系,因为这威胁世界安全。
普京7月30日对俄罗斯电视台新闻频道网站表示,“由于华盛顿方面自身的政策,超过750名美国外交官将不得不离开俄罗斯”。此举被认为是美国国会通过对俄最新制裁议案的回应。
上周,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先后以压倒性优势通过新制裁议案的投票。根据该议案,美国将以俄罗斯涉嫌干涉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和军事介入乌克兰危机等为由,追加对俄相关个人和实体的经济制裁。
自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美俄之间已经进行了多轮的相互制裁。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潘锐7月31日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表示,不排除双方你来我往,之后在其他问题上寻求合作。
普京对改善美俄关系不抱希望?
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7月31日报道,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当天表示,美国应自己决定外交机构工作人员中哪些人将留在俄罗斯工作,哪些人将停止工作。
佩斯科夫同时表示,不会像美国那样勒令72小时内让驻外使团人员离开,因为该做法“不人道且无礼”。俄外交部此前要求美方人员在9月前完成裁减。
上述说法意在回击美国去年底对俄进行的制裁。当时,美国时任总统奥巴马曾以俄涉嫌干涉美国大选为由,要求35名俄罗斯外交官在72小时内离境。而当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刚刚赢得大选,还未就任。
据新华社报道,俄罗斯科学院美国和加拿大研究所军事政治研究中心主任巴秋克认为,俄此前对特朗普上台后俄美关系正常化一直抱有一线希望。但美国的新制裁法案事实上排除了这种可能性。
7月25日和27日,美国国会众议院和参议院先后通过一项法案,对俄罗斯以及伊朗、朝鲜施加新的制裁。俄罗斯7月28日宣布决定对美采取回应措施:9月前将美国驻俄使领馆的所有工作人员裁减到455人,这一人数与目前俄驻美使领馆的工作人员总数持平。此外,自8月1日起,俄禁止美使馆使用其位于莫斯科西部“银松林”的度假屋及其位于莫斯科南部“旅行大街”的多所库房。
普京7月30日在专访中称,美国驻俄罗斯外交机构工作人员应裁减755人,以使俄、美在对方国的外交机构人数对等。“美方在毫无缘由的情形下采取了一项措施,这使俄美关系恶化了”,“我们一直等待了很长时间,也许事情会朝向好的方向发展,但是看起来好像不会在短期内发生变化。现在是表明我们不会无动于衷的时候了。”普京说。
据今日俄罗斯新闻网31日消息,美国国务院对此表示遗憾,认为这是“不必要”的举动,该部门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正在评估这一限制的影响,并考虑该如何应对”。
新华网31日分析,让“超员”的美国外交人员离境,从外交对等原则上看没有问题。但俄方这时候动作是在表达对美国新制裁的愤怒,是一次反击。
不过,普京其实也保持着克制的态度。在专访中,他言语谨慎,并未动用“驱逐”等惯常使用的外交辞令。“对于一个工作的外交使团来说,这一举措非常敏感,”普京补充称,俄罗斯对美国可能的反制措施很多,但他认为,目前不应追加对美的其他限制措施。
此外,普京认为,俄美在能源、航空和太空等领域都有合作前景,反对在合作领域采取限制措施。他还举例称,即使当前困难重重,也正在合力解决叙利亚问题。
新华网援引中国社科院俄欧亚所俄罗斯外交研究室副主任李勇慧的观点称,普京很清楚特朗普对俄政策的决定权有限。现在内政对特朗普来说大于外交,只能顾及国内政治基本盘对俄打压。但普京也认为,对商人出身的特朗普,如果给出适当交换筹码,谈判契机就还存在。对外交人员动手,只是表面对抗,既表明俄罗斯态度,也不造成大伤害,为两国关系留有缓和契机。
在决定回应美国制裁的7月28日,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就曾表态称,俄方一再忍耐换来的是美国内反俄势力的不断挑衅和激化两国关系,俄罗斯不希望以牙还牙,而是希望以此换取美国对自身政策的反思。俄罗斯仍然愿意与美国关系正常化,并在重要和国际问题上进行合作,但前提必须是相互平等、尊重和利益均衡。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教授潘锐7月31日对澎湃新闻表示,俄罗斯可以选择不做激烈反应,也可以选择双方关系继续螺旋型的往下走,这取决于普京和俄罗斯政府怎样解读此次的新制裁法案。目前还很难下结论说俄罗斯可能作出哪种选择,需要进一步观察。不排除俄罗斯再次作出一定的让步。也不排除俄罗斯作出进一步回击,双方你来我往,之后在其他问题上寻求合作。
7月31日,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再次呼吁俄美关系正常化,他表示,美方必须表现出建立关系的政治意愿并放弃实施专横制裁的企图。随后,美国副总统彭斯则表示,美国希望与俄罗斯改善双边关系,但俄罗斯应当从根本上改变自己的政策。
美俄相互间“制裁长跑”
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以来,美俄开始了相互制裁的“长跑”。前外交官、卡内基莫斯科中心高级研究员鲍诺夫(Alexander Baunov)曾评论称,美俄最重要的问题之一是双方并没有可以等价交换的“交易”。而这一点,从双方的相互制裁手段和频率也可以略见一斑:美国对俄罗斯的制裁常常是“精准打击”,俄罗斯相对被动,反制措施也显隔靴搔痒。
2014年3月,克里米亚入俄公投之后,美国宣布对包括俄罗斯7位外交人员以及4名乌克兰政府人员实施制裁。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通过签署行政命令,宣布对侵犯乌克兰主权和领土完整负有责任的俄方和乌方官员实施签证禁令和资产冻结等制裁措施。
随后,俄罗斯宣布对部分美国官员实施包括禁止入境在内的制裁,将包括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助手以及国会参议员在内的9人作为目标。
2014年7月,马航MH17坠毁之后,西方指责俄罗斯给乌克兰东部武装势力提供帮助。当月,美国宣布对俄罗斯金融、军事、能源领域实施制裁。9月再次扩大对俄罗斯的制裁。
次月,普京则签署总统令,对28个欧盟国家及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挪威等国的大多数进口食品,实行为期一年的“全面禁运”,包括牛肉、猪肉、鱼类、禽类、乳制品、水果、蔬菜、坚果等。
2015年及2016年3月,奥巴马分别签署命令,对俄制裁的有效期延长一年。相应的,俄罗斯也以延长禁令作为反制裁措施。
2015年12月,美国财政部宣布对一批对俄罗斯个人和公司实施制裁,以继续就乌克兰问题向俄罗斯施压。2016年9月,美国财政部宣布对俄罗斯新一轮制裁,强调在俄罗斯全面履行对明斯克协议的承诺之前,美方将继续保持制裁压力。
2016年12月,美国财政部因乌克兰问题再次延长和加大对俄罗斯的制裁,增加了7名涉及金融和防务行业的俄罗斯个人、8家组织机构和朱可夫元帅号和斯大林格勒号2艘油船。当月晚些时候,美国以俄罗斯干涉美国总统大选为由对俄罗斯一系列公民和企业实施新的制裁,此外要求在72小时之内35名在华盛顿和旧金山的俄罗斯外交官撤离。同时关闭俄罗斯在马里兰和纽约的两处外交资产。
2017年1日,美国又将5名俄罗斯人列入制裁,其中包括普京亲信俄罗斯联邦调查委员会负责人巴斯特雷金。
2017年6月,普京签署命令,将对西方制裁的回应措施延长至2018年12月31日,俄官方公布的文件表示,对原产于美国、欧盟国家、加拿大、澳大利亚、挪威、乌克兰、阿尔巴尼亚共和国、黑山、冰岛共和国和列支敦士登公国,向俄罗斯出口的部分农产品、原料和食品的禁令从2018年1月1日延长至2018年12月31日。
责任编辑:茹存峰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美国,俄罗斯,制裁

相关推荐

评论(18)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