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旬吉莲·艾尔斯中国首展,讲述女性抽象画家的成长之路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实习生 竹君

2017-08-01 16:58 来源:澎湃新闻

字号
“绘画的本质,是在其自身空间内创造形象的痕迹,而画布被看做是一个完整的形象和空间,就像麦哲伦的水手可能感觉的空间,那时世界是平面的,而他已经驶出了地平线边缘。”抽象艺术家吉莲•艾尔斯首次中国个展的名称“航向边缘”便来自于她对艺术的理解。“澎湃新闻·艺术评论”(www.thepaper.cn)通过展览作品解析男权社会中的女性抽象画家的艺术表达。
2017年7月30日,抽象艺术家吉莲·艾尔斯(Gillian Ayres)的首次中国个展《航向边缘:吉莲·艾尔斯的抽象绘画,1979年至今》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开幕。展出作品囊括了她自1979年以来所创作的多幅大尺寸画作,作品来自数位私人藏家及艺术家个人工作室。
展览海报
男权社会中的女性抽象画家
现年87岁的吉莲·艾尔斯是在世重要的抽象画家,也是各大英国艺术学院聘用的第一位女性绘画系主任,曾作为唯一一位女性艺术家,跻身英国战后最重要的艺术展览《境况:英国抽象艺术家》(1960年,英国皇家艺术协会)。“1960年代的英国艺术学校仍然是个极端男权化的世界;作为一位女性,艾尔斯在其间的生存想必不易。然而她却凭借着不屈不挠的决心以及对独立创作自由的信仰坚持了下来,并创作出大量今日看来绝不逊色于同代知名艺术家的绘画作品。”英国皇家艺术研究院首席执行官查尔斯·索马里兹·史密斯(Charles Saumares Smith)说曾这样评价艾尔斯。
艺术家吉莲·艾尔斯
1930年,艾尔斯生于伦敦西南部泰晤士河畔的巴恩斯,她在一个宽容开明的家庭中长大,受梵高、高更、塞尚和莫奈影响很深。二战后,16岁的艾尔斯进入坎伯韦尔艺术学院学习,然而她很讨厌坎伯韦尔的尤斯顿路画派精确而具象的画法,所以未毕业便离开,开始自由创作抽象画。在毕业后的近30年时间里,艾尔斯辗转于画廊助理和学校教职之间。
1956年,英国泰特美术馆第一次举办了美国抽象表现主义的展览,艾尔斯也参展,并借此名声大噪,此后她还成为英国各大艺术学院聘用的第一位女性绘画系主任。
在泰特美术馆收藏的艾尔斯作品中,最早的一幅是创作于1957年的《萃取》;这幅作品是艾尔斯用油彩混合利普林珐琅漆在水平地面上画成的,当时受到了杰克逊·波洛克(Jackson Pollock)“滴画”创作照片的启发。艾尔斯在回忆时坦言“我被这种无构图的理念深深吸引了”。“她创造出充满视觉冲击力和想象力的作品,使生命、色彩以及充满生机的抽象形象跃然其上,并藉此避开了1950年代职业中产阶级的悲观萧条。”查尔斯·索马里兹·史密斯说。
吉莲•艾尔斯《萃取》
1979年,在一次偶然的威尼斯之行中,艾尔斯见到了文艺复兴大师提香的作品《圣母升天》,提香作品对人体筋肉的独特描绘,以及作品中崇高的悲剧感彻底折服了艾尔斯,让当时处在人生岔路口的她重新思考自己的艺术。两年后,51岁的艾尔斯正式成为一名职业艺术家,并开启了她独具面貌的创作之路。
提香《圣母升天》
艾尔斯曾经历英国女权运动,从八十年代开始,她开始用女神的名字为自己的画作命名(本次北京展出的《芙瑞娜》和《瑞亚之钹奏响的地方》即在此列)。艾尔斯还提出“色情的崇高”的理念,将对不可触及的崇高之物的追寻与身体和情欲结合,她从七十年代末期至八十年代的画作皆可被称作“色情的崇高”绘画。“在这些画作里,大自然并不是被观察的对象;同时,与大多数西方艺术品不同,它也不等同于女性的身体。这些画作所演绎的乃是一个女性的身体与作为大自然的颜料相邂逅时的体验。它们充满着令人欣喜的肉欲感。也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吉莲画作的宽度与她身体彻底展开的长度相等;在这一时期,吉莲还选择用手直接将颜料涂上画布,从而将绘画的过程变成了一种深刻的触觉体验。”查尔斯·索马里兹·史密斯说。
吉莲·艾尔斯《芙瑞娜》
吉莲·艾尔斯《瑞亚之钹奏响的地方》
1986年,艾尔斯被英国女王授予大英帝国官佐勋章,并在罗马和伦敦两次获得研究员基金。1989年,艾尔斯入围闻名遐迩的特纳奖最终候选名单;1991年,她被选为伦敦皇家艺术研究院院士。艾尔斯的作品被全球约50家博物馆和美术馆收藏,其中包括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英国泰特美术馆、巴西利亚现代艺术博物馆、澳大利亚国立美术馆及伦敦大英博物馆等。她的展览足迹从英国延及欧洲,东达印度,西至美国。位于卡迪夫的威尔士国家博物馆正在为吉莲•艾尔斯举办1950年代至今的大型作品回顾展。迄今为止,已有两部关于艾尔斯作品的专著问世,后一本400页的专著《吉莲•艾尔斯:马丁·盖福德与大卫·C·罗伯茨评论集》于不久前出版。
展览现场
以绘画驶出“地平线边缘”
本次展览名称“航向边缘”来自艾尔斯对绘画的理解:“绘画的本质,是在其自身空间内创造形象的痕迹,而画布被看做是一个完整的形象和空间,这就是本质,也许就像麦哲伦的水手可能感觉的空间,那时世界是平面的,而他已经驶出了地平线边缘。”
展览以数幅1980年代创作的感性而壮美的画作开篇——巨幅画布之上,颜料虬结,笔触长可达三十厘米,色彩主宰着画作的形式。艾尔斯师法的艺术大师,包括威尼斯画家提香和英格兰画家特纳,她1980年代的画作也包含着与这两位早期大师类似的雄心和抱负。艾尔斯曾在讲座中说过:“提香的天使仿佛填满了我们的空间——在这些永恒不变且不受引力制约的画作里,人物的形体时而上达天堂,时而溢出画布……(提香)使用半透明的涂层创造出一种彩虹色的光泽,与‘色情的崇高‘相结合。”
展览开篇
吉莲·艾尔斯《磷光体》
吉莲·艾尔斯《磷光体》细节
吉莲·艾尔斯《卢卡斯》
近年来,艾尔斯的画作中开始出现图形,她的作品也变得愈发明快而愉悦,这种对图形的青睐在2010年以后的作品中变得更加明显。对于这次展览,吉莲•艾尔斯曾谈及:“在过去很长一段时期里,人们总喜欢一些不美的东西。而我热爱美,这一点毫无疑问。提香、鲁本斯和马蒂斯都对美有着炽热的爱恋。我认为,人们在观看艺术作品甚至大自然时,应当能够迷醉其中。我认为我们的生命可以通过观看艺术品而得到提升。
吉莲·艾尔斯《阿马尔菲》
吉莲·艾尔斯《悬星之思》
在吉莲•艾尔斯位于英格兰西南部的房子后面,有一个大花园,花园里的植物来自世界各地,当然也包括亚洲。这个花园对于艾尔斯和艾尔斯的艺术创作都无比重要。尽管艺术家本人并不创作任何具象作品,她却说过“在我疯狂的想象里,大自然被看作颜料”。
吉莲·艾尔斯《在海峡中流浪的土耳其蓝和祖母绿》
美国抽象艺术家弗兰克·斯特拉(Frank Stella)、土耳其小说家艾丽芙·沙法克(Elif Shafak)、爱尔兰小说家科尔姆·托宾(Colm Toibin)等均为艾尔斯艺术的拥趸,他们将在配合本次展览出版的图录中撰写文章,并出现在展场放映的关于吉莲•艾尔斯的纪录片中。
作家科尔姆·托宾曾收藏吉莲.艾尔斯的作品,并评论道:“关于一个点,并非她需要通过这个点表现什么,而仅仅因为她知道此处需要这个点,我只知道当我观看时,她的画给我很多想象,令人非常满足”。
“她的作品中蕴藏着不息的能量和无限的勇气,同时还有一种镇定而容忍的智慧。生机勃发的黄色、令人沉醉的蓝色、倔强顽固的红色……在艾尔斯的画作里,各种颜色就如同在外婆的故事中一样拥有着令人难忘的个性。它们谈话。它们倾听。它们呼吸从东方到西方,我们很难找到这样一位艺术家:她拥有着坚定的信念,却能够放下自我并与天地融为一体;她对混沌和宇宙、纪律和即兴有着同等程度的领会;她历尽人生却从未失去好奇心与惊奇感;她将自由视作高于一切,拒绝任何形式的条条框框的束缚;她轻柔却坚定地持住我们的手,帮助我们与那超出自身肉体局限的存在沟通。”艾丽芙•沙法克说。
知名英国策展人菲利普•多德
作为本次展览的策展人之一,知名英国策展人菲利普·多德(Philip Dodd)谈到:“无论在中国还是美国,女性艺术家都开始受到她们应得的瞩目。现在正是将吉莲·艾尔斯的作品带到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进行展示的完美时机。她的抽象绘画生机盎然,令人心醉神迷,极具个人特色,同时又体现了从提香直至葛饰北斋的丰富的艺术史文脉。这无疑是一场关于重量级艺术家的重要展览。”
《航向边缘:吉莲·艾尔斯的抽象绘画,1979年至今》于2017年7月30日—8月27日在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举行
责任编辑:黄松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吉莲·艾尔斯,中央美术学院

相关推荐

评论(0)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