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副厅级一官员其名在官网上消失,曾叫嚣“我是纪委的”

“大白新闻”客户端

2017-08-01 14:54

字号
2015年,一段题为“山西纪检干部当街恐吓百姓”的视频引发热议,视频中因当街辱骂并叫嚣“我是纪检委的”而被媒体广泛报道的男子系时任山西省纪检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副厅级)赵润喜。事件之后,山西省纪委并没有公开对赵润喜的处理决定。
近日,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注意到,在山西省纪委监察厅网站上领导机构一栏,“中国共产党山西省第十一届纪律检查委员会”全体人员名单中,赵润喜的名字消失了。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随即以“赵润喜”为关键字在该网站进行站内搜索,没有检索到相关条目。
纪检官员叫嚣“我是纪委的”
公开资料显示,赵润喜此前系山西省纪检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副厅级)。
2015年3月,一段标题为“山西纪检干部当街恐吓百姓”长达3分多钟的视频在网络广泛传播。据网络流传的视频资料显示,2014年2月,赵润喜驾驶晋ALR15X牌照黑色本田车行至太原市南内环体育西路口,在等红灯时被后方来车追尾。下车后,赵润喜与人发生争执,在争执中他自称“我是纪检委的”并多次爆粗口辱骂对方。
该视频在网络广泛流传后,曾有媒体记者就此事曾联系到赵润喜,他向记者表示:“这是去年的事情了,网络上一直流传,这是蓄意的打击报复。”
事件发酵后,据山西省纪检委宣传部部长范晋昌向媒体证实,视频中的男子系山西省纪检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赵润喜,“这个视频我也看过,在网上影响比较大。纪检委去年调查后对此事也做了处理,领导找他(赵润喜)谈过话,他本人也作了书面检查。”
对于赵润喜在视频中以“我纪检委的”自居并爆粗口的行为,范晋昌表示,不管当时情况如何赵作为纪检干部在视频中所表现出的态度不好,山西省纪检委在干部会议上也曾提及此事,并要求在今后的工作中纪检干部要注意形象。
有报道称,事件发生后,赵润喜被免职。然而,事件之后,山西省纪委至今没有公开对赵润喜的处理决定。近日,大白新闻(微信ID:dabaixinwen)发现,赵润喜的名字从山西省纪委监察厅网站上领导机构一栏中消失。
后续:交通肇事者被判刑
该事件发生后,因该交通事故肇事者被起诉,舆论继续发酵。
据悉,当时这个原本简单的交通肇事案经交警大队做出责任认定,赵润喜和薛某达成调解并获8000元赔偿。随后,事件出现重大逆转,视频中被赵润喜多次爆粗口辱骂的交通肇事方以及其他四名相关责任人,随后被公安机关以“涉嫌故意毁坏他人公私财务罪”刑事拘留。一个月后,侦查机关再次将羁押罪名改为“寻衅滋事罪”。随后公诉机关向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据报道,该案一审开庭期间,辩护律师认为“侦查机关有多份证据涉嫌刑讯逼供取得,应当不予认定”。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采信了以上辩护意见,以公诉机关提交的公安机关多份证据“不能排除非法取证的可能,故在侦查机关所做供述依法予以排除。”值得关注的是,一审判决书同时根据检察机关提交的证据,采信了公诉机关针对5名被告人“寻衅滋事罪”的公诉意见。
2015年5月8日,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判决杨某等三人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2年;判决潘某等2人犯寻衅滋事罪,免于刑事处罚。
太原市迎泽区检察院于2015年5月19日对此案提出抗诉。8月12日,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庭审结束后,审判长宣布该案将择期判决。
针对太原市晋源区人民法院作出的一审判决,两名被告杨某、薛某不服提起上诉。随后太原市晋源区检察院对此案提出抗诉(已超法定抗诉时限)。山西省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5年11月20日作出二审裁定:驳回(太原市晋源区检察院)抗诉、(两名被告)上诉,维持原判。
据肇事者薛某的律师向媒体提供的监控视频资料显示,警方在侦查提审嫌疑人的过程中,擅自更改讯问笔录时间,并撕毁此前已经做好的真实笔录。根据监控视频资料显示,警方提审薛某的时间为2014年3月21日上午11时许,提审地点为山西太原二看讯问室29。在这段一分多钟的监控视频中,警官让薛某对讯问笔录签字时,明确告知“签上20号”,随即将原本真实的20号的笔录当场撕毁。
而视频所反映情况的真实性,得到了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法院的证实。
太原市晋源区一审判决书中认定:“经查,侦查人员存在撕毁已经制作好的笔录,更改讯问时间的行为,该行为违反了法律规定,另外,经与同步录音录像核对,笔录内容与讯问内容不一致,并非是被告人的真实供述,该两次讯问笔录的取得和制作过程违法,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二审裁定中,太原市中级法院再次追加认定以上视频的真实性。
人民网:“我是纪委的”犹如“我爸是李刚”
对于赵润喜事件,人民网曾以《“我是纪委的”犹如“我爸是李刚”》为题刊文进行评论。
文中称,那句经典的“我爸是李刚”曾经掀起了一场全民拼爹大讨论,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揭开了这个“拼时代”的冰山一角,“我是纪委的”简直是异曲同工之语。“说我爸是李刚,潜意识里是在告诫对方,我爸是你们惹不起的人,同样,我是纪委的也可以理解为,纪委岂是你等草民能惹得起的,至于后面的爆粗口辱骂对方,也是基于自己是纪委的这种优越心态而产生的行为。”
官员的优越感无非产生于一个基本设定,那就是自认有权有势高人一等,普通群众则无权无势矮人三分。其实,这都是在长期的官僚主义熏陶之下,对“我是谁”问题产生了错觉和偏差的直接结果,官员常以“我是领导”“我是干部”“我是行政人员”“我是执法主体”等等自居,继而把群众当成被管理者、受恩惠者、得好处者,所以不只出现了“我是纪委的”,还出现过“我是公安,我是城管,我是局长”等等狠话,而赵润喜只是认识不清“我是谁”的代表之一。 
(原题为《曾叫嚣“我是纪委的”那位副厅级官员,其名字在官网消失了……》)
责任编辑:蒋晨锐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厅官

相关推荐

评论(175)

热新闻

澎湃新闻APP下载

客户端下载

热话题

热门推荐

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